近日,《华尔街日报》网站刊发一则视频,一名来自中国的80后经济学博士李晓鹏讲述他在多个国家求学、访问、做研究和生活的经历后,改变了对西方的看法,并重新认识中国的过程。李晓鹏1982年出生在重庆一个偏僻的小镇,曾在中国人民大学求学,后前往英国剑桥大学访问、美国哈佛大学做经济学研究。李晓鹏的经历可以说在中国80后群体中具有一定代表性。

李晓鹏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他们那一代人以前的爱国是基于国家的羸弱,在中学学习期间,中国近代史课程教授学生中国被动挨打,为了摆脱这种被动挨打的状态,我们可以向西方学习。

李晓鹏认为,现在的一代人生活在中国已经强大的时代。中国强大以后,爱国不是因为我们要学习西方,而是因为我们国家太好了。我们要让世人理解中国,要把这套制度推向全世界。

“我觉得我的思想对于出生在改革开放后的这一代人是比较有代表性的,”李晓鹏这样说。

李晓鹏回忆,邓小平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很盛行。那时的学生被教导中国改革开放的内容,都相信西方的市场经济。后来他在中国人民大学学习期间接触到互联网,当时大学里的老师很多都是从美国或者德国留学回来的,课堂上讲授了很多西方社会的法制体系和体制有多好。因此李晓鹏当时非常相信那一套东西,认为西方很完美。

后来,在博士期间,李晓鹏开始去英国剑桥访学。

李晓鹏回忆,当时他觉得剑桥就是人类的圣地和思想的圣殿。在剑桥期间,他的思想变化还不那么大,总体来说还是觉得西方非常好。但是他当时也觉得,西方的各种办事效率严重地低于中国,不是差得一点半点,如伦敦地铁环境比北京差很多:

街头有流浪汉和乞丐:

“西方社会肯定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好,”李晓鹏这样说。

后来去了哈佛做研究以后,李晓鹏发现美国的乞讨和社会治安问题比英国还要严重:

而且在他去了美国没多久就发现哈佛校区附近的枪击案,他说,抢劫的事情不是一次两次。

李晓鹏认为,中国没有大城市存在这个问题,我们不用担心走在路上会被人抢。

此外,美国受金融危机的影响,暴露出了很多问题:

在李晓鹏看来,这些现象逼着我们重新换一个视角来看待中国。我们以前所了解的中国的那些问题真的有那么严重吗?我们以前想象的西方美好世界真的就有那么美好吗?

李晓鹏认为,特朗普以前没有接触过政治,他以前就是一个大富豪,特别能说,然后就当总统了。

李晓鹏表示,比我们更年轻的90后、00后这一代,他们跟我们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从他们开始懂事时中国就已经很强大了。他们从这个起点看世界,去看待中国,去看待美国的民主制度和自由市场,他们会比较客观,不像他们这一代人还需要走很多颠簸的路。

图源:华尔街日报,文字整理:刘思悦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海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