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是近代立德、立功、立言的大儒,并且有任职六部的经历,他在改造绿营战斗力时,仍然难免与绿营有激烈冲突。可想而知,改革之难。



为什么选这么个话题呢?主要是现在“转型”的话题很热,我就想从历史中寻找灵感。


历史学家马立诚写过一本书,《历史的拐点:中国历朝改革变法实录》。作者在封面提出一个拷问:中国传统历史上有个谜团,十几次改朝换代获得了成功,而十几次大的改革却大都失败了。


这个问题问得好!值得思考。


1、共同练兵


清朝打天下时,靠的是八旗。后来,八旗不行了,绿营替代了八旗。


太平天国时,初期主要靠绿营。洪秀全势如破竹,也是因为绿营没有战斗力了。


曾国藩最初以丁忧之身帮办团练,团练主要是为了弥补绿营数量不足。最初倒没想团练与太平天国的军队干仗,主要还是剿匪,保境安民。


办团练之初,曾国藩是有改造绿营之意的,表现就是让团练与绿营一起操练。


按说,绿营比团练更专业,一起操练,应该是绿营带团练,但事实恰恰相反,反倒是曾国藩带着绿营在操练。


曾国藩为什么喧宾夺主呢?因为绿营对操练不上心,既然曾国藩爱操心,干脆让曾国藩代劳。


在共同操练过程中,虽然曾国藩对绿营不满意,但仍然发现不少有用的人才,后来所用。


2、改造失败


如果共同操练行得通,历史或许会不同。但按曾国藩的操练办法,绿营忍受不了。


原来,那些绿营兵平素懒散惯了,一个月难得有一二次操练。


就这一二次,去的人也不多,用几个钱雇个人代替,本人则睡觉、上馆子、下妓院,操练也有名无实。集个合,点个名,走走步伐,各自拿刀枪挥舞几下,就算完了。三伏天、三九天照例是不操练的。


曾国藩练兵,作风却大不同。大团一天的操练总在四个时辰以上,事事讲认真过硬,一丝也不许马虎。他自己一天到操场去几次,严格督促。


这样一来,绿营兵也只能陪在那里。到了逢三逢八会操这一天,天还没亮,就得集合上操场。那些绿营兵油子擦着惺松的眼睛,胡乱穿上号褂,昏昏沉沉地跟着走,个个嘀嘀咕咕。


曾国藩整天一刻也不离开练兵场,将士们无奈,只得一遍又一遍地练习。一天下来,浑身骨架都散了。一回到营里就骂开了:


“曾国藩不过是个团练大臣罢了,他有什么资格管我们!”


“跟那些种田地的一起操练,脸都丢尽了。”


3、与绿营起冲突


一次,绿营一副将的姨太太过生日,副将大发请柬,准备大大热闹一番。


恰好这一天是初八,是会操期。曾国藩以团练大臣的身份发出告示,绿营和团丁在南门外操场大会操。


点名时,曾国藩发现本应500人的长沙协左营,竟然不到300人。顿时火起,停止操练。然后派人到城里各自寻找,记下他们的名字。


当天晚上,曾国藩就向皇上参了一本,请求撤掉副将。


这下惹恼了绿营。“传我的命令,从明天起,营兵一律不再与团丁会操。”绿营高层下令。


不仅不再会操,而且从此结下梁子。团丁在街上还经常挨绿营兵的打。


4、无奈避走衡州城


终于,绿营与团丁还是起了冲突,而且是大规模酒后闹事,绿营出动100多人参与私斗。责任在绿营,曾国藩要处罚闹事者。


绿营本以为团丁会来道歉,想不到曾国藩要对闹事者军法从事。于是在领头的带领下,带300多人冲到曾国藩的办事处。


“曾国藩敢杀我们的人,我们就杀掉曾国藩。”


领头的甚至拿着刀逼着曾国藩放人,一个营兵甚至刀尖直指曾国藩的额头。


曾国藩只得请出巡抚骆秉章,哪知巡抚竟然倾向绿营。处罚了绿营,谁来打仗?


最后,虽然在曾国藩的威严之下,打了闹事者几十大板,但巡抚骆秉章说:“绿营与团丁的冤仇,这一世都不能解了。”


这一回合,曾国藩虽然胜了,但在长沙办团练也不行了。于是,曾国藩避走衡阳,在那里没有干扰地安心办团练,这才练出了一支湘军。


5、感 悟


1.团练与绿营的冲突是偶然还是必然?曾国藩是近代立德、立功、立言的大儒,并且有任职六部的经历,仍然难免与绿营有激烈冲突,我认为这种冲突是必然的,结构性的,除非团练被绿营同化。


2.在巡抚脑海里,绿营仍然是主要依靠。打仗靠绿营,团练只能保境剿匪。当主政者有这种心思时,如有冲突,必然心向绿营。尽管曾国藩弹劾副将,皇上准了。但副将只是绿营的代表,这样的人很多,难道皇上要连锅端吗?


3.曾国藩之厉害,就在于它迅速远避衡州,在边缘处快速发展。仗打赢了,边缘就成为顶梁柱。


4.没有什么转型,只有新生力量对传统力量的替代。无论是之前的绿营取代八旗,还是湘军替代绿营,亦或是后来的北洋军和新军替代湘淮军,都是新生力量崛起,然后取而代之。如果没有这种替代,可能就是改朝换代。


5.在绿营中有不少优秀人才,但在绿营整体氛围中难以被埋没了,到了新的环境就可以脱颖而出。


6.像曾国藩这样的团练帮办有三四十个,但只有曾国藩成功了。可见,新生力量的成功率也很低。


本文转载自刘老师论坛(ID:liuchunxiong1964)


本号致力于好文推送,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之用,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联系。


编辑:王玉

邮箱:289360562@qq.com

美编:刘尧


您的老朋友 《销售与市场》

商务合作

微信:851967786

TEL:0371-63906191

投稿邮箱

4884537@qq.com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销售与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