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市,永远会有不同的面貌示人。





 

 

01

这已经是周姑娘面前的第七碗海鲜砂锅粥了。

跟之前的六碗一样,被她自己添得满满当当。

碗旁垫了一张餐巾纸,上面是垒了小山高的虾壳螃蟹壳。

和周姑娘这边的热闹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对面男孩子冷静粘稠的那一碗粥。

因为打从盛进碗里的那刻起,他就没有动过勺子。

这样不平衡而古怪的吃局,将他们之间的气氛,也带得冷静粘稠。



眼看着她的第七碗粥又要见底,他终于忍不住起身夺下勺子。

“周粥,你别这样。”

姑娘抬头,笑中带泪。

“是不是因为我太能吃,你才不喜欢我?”

“肯定是这样的,其他的那些理由,都是你硬编的吧。”

“你是不是特别担心以后养不起我啊,哈哈哈。”

男孩沉默了一会,起身离开。

周姑娘若无其事给自己添了第八碗。能吃,是她想到的最不残忍的拒绝理由。

砂锅海鲜粥真是个好东西,白白的热气腾起来,人只能埋进碗里呼噜,狼狈的表情都被遮住了,有咸咸的东西落进去也吃不出来。

更何况,这碗美味的粥,让这场胃都撑疼了的戏码,可以演得不那么煎熬。

 


02

小朱今天穿了上周在HK定制的西装。

今晚要为自己的创业公司争取一个最难搞的资方。当然,如果能拿下,B轮的钱也就不愁了。

整个晚上,不知道推杯换盏了多少次,终于换来了想要的结果。好不容易撑着为酩酊大醉的客户叫了车,小朱又去厕所吐了一轮。出来以后,包厢里只剩收拾残局的服务生。

衬衣的后背早已湿透,嘴里还残留着辛辣。小朱勉强地靠到座位上,口齿不清地问服务生要“解酒的东西”。

不一会,一碗汤色奶白的砂锅猪肚鸡面被端上了桌。



不知为何,小朱突然回想里大学时期,和舍友一起吃泡面的夜晚:

他们总是和宿管大妈斗智斗勇用“热得快”;

老三吃面没筷子,就偷别人的牙刷当筷子,吃完洗干净放回去;

老大每次都要吃三袋,干脆买了个小脸盆来泡。

不同的是,之前吃完面,可以肆意往床上一躺,明早醒来又有大把新的梦想和年轻的、一穷二白的岁月可以挥霍。

而现在,自己也成了被人艳羡的所谓“CEO”。谁都不知道的是,这碗鲜香四溢的砂锅面吃完后,就应该赶紧从宿醉中醒来,换上另一身西装,去赶下一轮晨会。

此时,小朱细细地嚼着弹牙的猪肚,喝着浓醇温暖的鸡汤,酒精慢慢被驱散。他突然体味出了生活的公平:它能给你以压力,也能给你以抚慰。

 


03

Sherry Long屁股刚挨着座位,菜单都没翻开,就嚷嚷着点了一个龙虾汤泡饭。

她简直都快饿疯了,都怪今天下午的那个什么“potluck party”。全身冒着假洋气的老板,为了逼格和省钱,竟然效仿老外,叫员工每人带一道下午茶来公司。

这简直成为了Team里的心机女同事们的表演秀。

A昨晚花了一两小时蹲在烤箱前,做了一盘黏糊糊的西红柿马苏里拉奶酪烤意面;

B早有准备,假装不经意地拿出一盒墨西哥burrito;

C听说老板最近在健身,做了个绿了吧唧的卷心菜土豆鸡蛋阳光西兰花沙拉;

D作为骄傲的海归派,带来的是鹰嘴豆泥佐起司块儿配脆饼干;

E最过分,不知道从哪里搞了一盘子bagel,还强调这是正宗纽约犹太bagel做法,和蒙特利尔的不同。

Sherry Long傻兮兮地带了一篮子家乡的梅干菜酥饼,一看这个阵仗,赶紧去厕所全倒了,然后出来厚着脸皮说哎呀我忘了这事了。

她不好意思吃别人的,好不容易盼到晚饭,又遇到一个紧急case,处理完已经接近凌晨。



还好这碗汤汁金黄的龙虾汤泡饭及时救了低血糖的她。用龙虾熬煮的浓香高汤,泡饭入味又香糯,汤汁鲜美浓稠。此时稀哩呼噜狂吃的外企白领Sherry Long,已经变回了家乡的二妞。嘴里讲过再多的英语,却骗不了思乡的五脏庙。

好像妈妈做的味道啊。她突然有些鼻酸,胃里却极暖。

 


在热气腾腾里,人有着真实的欲望和情感,也是人最原始的本能。



以上这些真实的故事,平凡,琐碎,上不了台面,还有更多成千上万的故事,就在你阅读的此时此刻,在纯K沉默上演。

 


深夜食堂,要有人,才有故事。

纯K深夜食堂菜品已新鲜出炉,我有食堂,你有故事吗?


(以上菜品将在北京工体店,上海打浦桥店,重庆重江店,深圳店特别供应)




-END-




春风未老,风细柳斜斜。试上北安桥上看,海河春水一城。烟雨暗千家。

晴日好,漫步五大道。也对故人忆旧事,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我在纯K等你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纯K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