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8月3日,《自然-生物技术》发表题为《是该数据说话的时候了》社论,撤回韩春雨团队于2016年5月2日发表在该期刊的论文!

也许这一撤稿已经是有些人说的“尘埃落定”了,我们仍然“不识抬举”地希望:在还没有被确凿的证据证明为数据造假前,还会有奇迹发生。因为韩春雨老师的“一鸣惊人”给了太多默默无闻、出身不好、科研条件不好的科研工作者以极大的精神鼓舞。他又承载了多少人的英雄梦、翻身梦。。。他的朴素,不浮夸,幽默风趣,接地气让人“耳目一新”。甚至他的PPT、仪表、谈吐都与正派的所谓学术大咖格格不入!

去年,英雄的韩春雨老师在国内进行了少数的巡回演讲,在浙大的讲座,我们发布了原创推文进行了报道:

是“英雄迟暮”也好,是“学术造假”也好,应该,之后的很久一段时间,我们都很难听到有关韩春雨老师的声音了。

今天,我们仍愿意以当时的盛况来“缅怀”我们心中这位曾经的英雄!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你。。。。

当得知在韩老师的大作上,除了学生高峰,还有沈啸老师的名字后,冥冥之中,我想,韩春雨老师来浙大是必然的,谁想说来就来了。。。


沈啸老师是韩春雨在协和期间的师弟,韩老师的许多工作都和浙大有交流合作,所以,韩春雨老师和浙大应该是颇有渊源的。


相信,现在这个时候,国内任何一个机构都是绝对希望得到韩老师了,那作为浙里的学子,也没必要遮掩渴望得到韩老师的欲望了吧:



看看这Welcome后那充满盛情的感叹号!再来听听沈啸老师在最后提问环节前是怎么说的:现在大家提问题啊,我想,以后韩老师会经常来,这次不用把问题一网打尽。。。


至于韩春雨何时可以来浙大,记得一切皆有可能,浙大的魅力不是盖的,女神胡海岚来了,下一个会不会是男神韩春雨呢,我们默默YY,热切期待,哈哈哈。。。


YY之后,再来回顾下今天上午的报告盛况:在紫金港校区干了几十年的环卫工人都说从没有看到过呢。

这是一条报告现场的分割线


好吧,9点的报告8点半到,报告厅门口是酱紫的


报告厅里面是酱紫的


这种场面,浙大教授,领导好多都还站在门外呢,咋办,果断换地方,然后在浙大紫金港校区内,你会发现一大波人群,从校园的另一头涌向另一头,他们或自行车,或小电驴,或四个轮子,总之,心潮澎湃,一心向往



这种场面,我也从未在浙大看到过,哇嘎嘎。。。所以也会有不明事由的童靴二话不说,跟上再说,跟了好一段儿路忍不住问:同学,你们是去哪儿啊,听报告啊,韩春雨。该同学一脸愕然,我是玉泉计算机系的。。。


偶然看见浙大的三位年轻有为的教授,这个时候,谁都是追星族。。


新场地,站在外面的人果然少了,坐在地上的却一大堆。。。

考虑到安全因素,仍有不少同学被阻在门外,但他们,仍久久没有离去。。。


终于坐定!

这是一条韩春雨老师说了啥的分割线

沈啸:我来简单介绍下韩春雨老师的生平(全场笑。。韩老师苦笑。。哈。)。。。沈老师再次明确韩老师绝对不是那种只会埋头做实验的书呆子,茶道,吹箫样样在行,而且绝不是网上流传的每天做实验到2点再翻墙出去的哈,不仅如此,韩老师每天中午还都要咪很长一段时间午觉。另外,韩老师要是送你茶具,这表示他喜欢你。(全场爆笑。。。)


以上从左到右:浙大基础医学院副院长柯越海  沈啸  韩春雨


韩春雨:这是cas9的优点,我这,也算是对先人(你懂得哈)的致敬了,因为刚才沈啸已经帮我把生平介绍过了。(全场爆笑。。。)


韩春雨:我喜欢茶道,因为我觉得茶道和科研一样,都需要全身心投入,需要花心思琢磨,把一件事作为爱好就会乐此不疲,做科研,热爱更需要付出。我往往做实验的时候都是人跟着实验室,人静下来就要思考问题,思考什么呢?思考基因编辑的问题(全场大笑),我喜欢从科学史的角度思考问题。


韩春雨:说实话,我应该是世界上最早关注cas9的那波人,虽然那时候我籍籍无名,但是我一心向往科研,我从科学史的角度,一直关注着科学的大事件,然后一直想参与其中,当然,现在,显然,我参与了。。(全场爆笑。。。)


韩春雨:。。。cas9是非常聪明的发现,利用古细菌的防御机制。这些能在CNS发表paper都是很聪明的人,在阅读他们的文章时,不仅要关注写作和实验,更要与作者进行精神层面个的交流,通过看他们的文献,想想他们是怎么想的,然后学习他,最终超越他们。(全场爆笑。。。)


韩春雨。。。接下来就介绍下NgAgo..现在呢,网上有人称之为第四代基因编辑技术,这一点呢,我谨慎的表示,从思路上和cas9是一样的,但他确实有它的特点,至于它能不能真正的成为第四代基因编辑技术,还需要在座的各位向往科研的科学家们,共同研究开发。(全场爆笑。。。)


韩春雨:。。。当时看到ago2的时候,我确实想过这个问题,但是我认为得我不可能实现,为什么呢,首先资料太少。。。而且我那会儿我还没钱。。。所以,所以有时候你想,但有时候该出手时就出手。(全场爆笑。。。)


韩春雨:。。。这个我给他起了名叫one guide faithful,其实,我是先把“从一而终”放到有道里面翻译,一看这个不错啊,然后那编辑还问我呢,我的Chiglish非常好,但是 my English is非常poor。(全场爆笑。。。)


韩春雨:其实现在应该叫Agos,这个应该叫个什么名儿好呢,这个有点膨胀了,这是一个科学家不应该的。。。。。(全场爆笑。。。)


韩春雨:科学家往往不被外人理解,比如那他我看到显微镜下的结果非常高兴,外人看来就会觉得这人傻啊,其实那天我非常高兴,比现在还更高兴些,就是网上说的,那天晚上我是2点出去的,我说当时我跳墙是跳得特别轻松。(全场爆笑。。。)


韩春雨:酶的特点就是反应活性高,那就直接看ago酶的效果,酶好比是刺客手中的刀,先来个切西瓜的实验,试试刀的锋利程度。距现在所知,当初我是和世界顶尖的不下10家实验室进行竞争,但是,现在,I'm winner,为什么呢,策略很重要,对不起我又有些膨胀了。(全场爆笑。。。)


韩春雨:。。。cas只切一刀,比如治疗艾滋病,病毒已经在基因组了,万一切一刀不失活呢,可能还可能更惨点,突变后变成一个超级艾滋,是随呼吸传播的。。。(全场爆笑。。。)


韩春雨:当时我看到那篇文章呢,非常的兴奋,为什么呢,我忍不住再说一遍,因为我从他文章中可以看出来,他没有找到低温的菌,第二他以为他是找不到了,否则就不会发成Nature。。。Blast是高峰做的,当时在我那个小茶座上和他吹牛聊天,和他说咋们可以这样那样干,然后他就去Blast了,1个小时不到,出来二十多条,然后我们四处去找这个菌,我们实验室没有钱,自己合成不起啊。还查这些菌的生活环境,家门口有没有,厕所里,水沟里,你不要小看这些地方,这些地方是微生物,分子战最激烈的地方。。。当然这个菌种是从微生物所买的。。。(全场爆笑。。。)


韩春雨:。。。其实他们不知道我是协和的那个博士,我也没跟,,他们也没问。。。。现在很多民科就把我抬出来,不要因为我长得像民科(民间科学家)就以为我是民科,从翻墙的身手上说我们差不多,但是恩,从这个培训上,做实验是要非常严谨的。(全场爆笑。。。)


韩春雨:。。。在我们实验室,这个成功率在90%以上,十盘儿有一盘儿污染也就算了,因为我们那儿有雾霾。。。(全场爆笑。。。)


韩春雨:(PPT错别字以你得训练,欢迎大家到我那,现在才3个克隆手,所以我每次一出来做报告,实验室就要停工。。。(全场爆笑。。。)


韩春雨:其实这些都是酶改造的可能性,你看你想的,我就不做了,一般人能做的,咋就不做了。。。我们当时也有很多想法,但后来都放弃了,因为我猜,有很多聪明人都想到了。。。)



浙大免疫所鲁林荣教授提问


最后有位追问不罢休的仁兄:

您可以把那个2.0版和Smart版和初级版有什么差别,能简单介绍下吗?

 ——韩春雨:不能!(憋了好一会儿)(全场爆笑)


韩春雨

网红,他从没承认过,

民科,他也已经否认。


段子手,见识到了,

真性情,见识到了。


韩老师,为您的工作点赞,期待您的2.0版和Smart版!浙大欢迎您!


声明:本文根据现场韩老师讲话摘录及部分神经所沈晨杰整理、如有出入误解,还望韩老师多多指正,再次感谢韩老师为浙里学子奉上的一场轻松愉快又极其高大上的讲座。


科研路,不孤单!^ ^

FS科研软件库,集合60+医学科研必备神器,现在统统打包分享点这里

致敬Scihub|Freescience、生信人要一起做些很Cool的事儿


科学自由共享

投稿请扔至:freescience@zju.edu.cn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长按二维码关注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弗雷赛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