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独立游戏开发商Giant Sparrow推出首款作品《未尽天鹅》(The Unfinished Swan),并凭借该作成为一间备受玩家关注的工作室。而在前不久,他们又推出了第二款游戏《艾迪芬奇的记忆》(What Remains of Edith Finch)。

《艾迪芬奇的记忆》今年4月登陆PS4,随后在7月份登陆了Steam和Xbox One,它同时也是安纳布尔纳影业旗下安纳布尔纳互动发行的首款作品——安纳布尔纳互动于去年12月成立,旨在制作并发行“个人化、情绪化,将互动娱乐内容的边界向前推进的原创游戏,并鼓励艺术家们将新的愿景带入游戏领域”。

Giant Sparrow创意总监伊恩·达拉斯(Ian Dallas)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将《艾迪芬奇的记忆》描述为“关于一个被诅咒家庭的短篇故事合集”。在游戏中,玩家扮演的主角艾迪芬奇是家庭中的最后一名幸存者,而玩家将探索每个家庭成员死去的故事,并最终挖掘出整个家庭几代人的历史。

作为一款步行模拟游戏,《艾迪芬奇的记忆》获得了极高评价。该作在Metacritic的媒体综合评分达到88分,《GQ》杂志称赞它拥有2017年到目前为止,电子游戏中的最佳单个关卡。据达拉斯介绍,玩家对游戏的绝大部分感受来自艾迪芬奇的叙事,后者也是游戏的核心之一,平衡了游戏中故事展开的节奏。他还解释称,虽然游戏中每个故事都以家庭成员的死亡结束,但玩家需要通过环境来推测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达拉斯说之所以创作《艾迪芬奇的记忆》,最初的灵感来源于他在华盛顿州戴呼吸器潜水的一次经历。

“我永远忘不了身在普吉特海峡底部时的感觉,如果再往下看,我只能看到无尽的黑暗。自然既美丽而又可怕。所以,自然的非凡与恐怖就是这款游戏的内核。”

达拉斯还从其他地方寻找灵感,包括大卫·林奇执导的电影,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和尼尔-盖曼撰写的书籍等等。“它们酝酿出一种令人不安的氛围,并非恐怖,却会让人觉得真实存在。”达拉斯说,“人类不得不面对一个自己无法理解的世界,并接受这个事实。”

借鉴这些例子,达拉斯决定在制作《艾迪芬奇的记忆》时采用短篇小说的形式。“许多游戏讲述的故事都被限制在2小时或者10个小时。”达拉斯说道,“但当我们决定采用短篇故事的模式,我们就可以进行更多有趣的尝试。部分故事非常短,只有3分钟流程,所以作为一个玩家,你永远不会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

“这样一来,游戏中就有一些未知因素,我们希望让玩家随时保持警惕。你知道你终将死亡,但在那之前,你在每个时刻的经历会非常有趣。”

达拉斯不认为《艾迪芬奇的记忆》是一款解谜游戏。“发现是游戏的主题,但玩家发现真相的方法是窥探房间。通过这款游戏,我们想带给玩家一种掉进兔子洞里的感觉。”

在达拉斯看来,《艾迪芬奇的记忆》与市面上绝大多数游戏都不一样,而这也是该作获得玩家认可和好评的主要原因。“我们不会去争取某个特定的玩家群体,而是希望能够吸引那些对自己从未见过的事物感兴趣的人。”达拉斯说,“某些玩家玩过许多游戏,想要尝试一些新鲜内容,也有玩家此前接触的游戏并不多。通常来讲,人们只会玩几款游戏,这是因为他们对同质化的玩法和体验感到厌倦了。”

从《未尽天鹅》到《艾迪芬奇的记忆》,Giant Sparrow工作室希望为玩家提供与众不同的体验。达拉斯认为,这有助于推动游戏在Steam和PlayStation脱颖而出,得到更多的曝光机会。

“我觉得在这些地方发布游戏,比在App Store要容易得多。平均每天都有几百款游戏进入App Store,我无法想象自己面向那个平台推出游戏。相比之下,PlayStation 4和Steam平台不仅游戏数量较少,品类也更少,不过它们更适合玩家体验流程较长的游戏。”达拉斯说道,“安纳布尔纳和索尼公司为我们提供了巨大帮助,作为一家开发商,我们没有花一分钱做市场营销。这很棒。”

“不过归根结底,我们制作的游戏都非常奇怪,这或许才是它们吸引玩家注意力的最重要原因。我们不需要说服人们相信,我们的射击游戏比其他公司的射击游戏更棒。我们的游戏没有参照对象,所以我们只需要尽可能让更多人知道我们制作了一款新奇有趣的新游戏,这就够了。”■

(关注微信“游戏茶馆”,了解全球手游新动态)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