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怎么发私信?关注我们--点击我的头像--右上角有“发私信”功能

杨桢高琳(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方药系副教授杨桢)

在众多的消风散同名方中,明代的医学大家陈实功所著的《外科正宗》里的消风散较为有名。本方由当归、生地、防风、蝉蜕、知母、苦参、胡麻仁、荆芥、苍术、牛蒡子、石膏、甘草、木通组成,功用是疏风养血、清热除湿,主治风疹、湿疹。

以湿疹为例,该病的典型经过是皮肤局部出现丘疹、红斑、水泡或脓疱,伴随瘙痒;经过搔抓,出现抓痕、皮肤破溃,伴随流血、渗液;继而结痂,痂皮脱落,皮肤粗糙增厚、干燥、脱屑。全程伴随瘙痒,且反复发作,缠绵难愈。从中医病因学角度可以把其全过程的病因概括为风(痒)、热(红斑、脓疱)、血(红斑、流血)、湿(水泡,渗液、缠绵难愈)、燥(皮肤粗糙增厚、干燥、脱屑)。这些病因或者联合、或者单独出现,交替反复,构成疾病的不同时期。

对此,中医处方法可以给出对应的治法,即疏风祛风、清热凉血、祛湿、润燥。陈实功创立的消风散中,荆芥、防风、牛蒡子、蝉蜕,疏风止痒兼清表热;配伍石膏、知母清热泻火,配伍生地清热凉血;苍术芳香化湿,苦参清热燥湿止痒,木通清热利湿;当归、胡麻仁养血润燥。

本方全面考虑到一般瘙痒类的皮肤病的自然进程和演变规律,针对各个环节设计了治法,选取行之有效的药物,故而收效优良。本方的多种治法没有相害之处,故可以一方同纳,可以运用于湿疹的多个时期。即使是祛湿和润燥这一对治法表面看来相反,但环节完全不同,润燥是通过养血实现的,而养血是可以祛风止痒的。即使如此,临床运用的时候加以变通仍是非常重要的。

本方一出,大受欢迎,风头盖过《和剂局方》、《普济方》等方书中收录的大量的消风散。从《和剂局方》的消风散后,众多的消风散皆以其为蓝本,将疏风止痒法加以发挥,并无创新之处。其制方的理论源泉直接来自于内经“风邪客于肌中”这一关于“痒”的成因的基本理论。但陈实功没有囿于这种学说。陈实功是可以与华佗比肩的大医学家,尤其长于外科,实践和理论都属一流。在创编此方时,他考虑了风疹、湿疹类疾病的成因的复杂性,组方更为全面、完备。

除上述分析外,本方还考虑到了其他相关因素。首先从病位和脏腑的关系来看,发生部位在皮肤,与五脏相关的就是肺,所以中医的皮肤病多从肺治;内经又说,“诸痛痒疮皆属于心”,因而与心也有关,因为心主血,有“血虚生风”之说,有“养血熄风”、“血行风自灭”之说;心属火,火能生风,因此清心热也是主要的治法选项之一。其次从病因和方剂的立法用药来看,风、热、血、湿、燥,虚实皆有涉及,但其中风是主要的。因为在本类疾病中,最为突出、同时也是贯穿始终的症状是“痒”,恰恰《内经》认为“痒”属于风,所以疏风熄风之法几乎成为止痒的首选治法。本方考虑和运用了疏散祛风、养血熄风、祛风胜湿等多种祛风法,因此既可以运用于实证,又可运用于虚证。通过对本方制方原理的分析来看,足可见创制者之良苦用心,而皮肤科的中医理论及其运用,也远非有些人想像的那样简单。

研发前景

现代研究反复证实本方有广泛的抗炎和免疫调节作用。其机制十分复杂,包括降低白细胞数量和细胞因子水平,从而抑制Ⅳ型超敏反应及肥大细胞脱颗粒,达到抗变态反应的目的;并能通过多种途径减少白三烯的产生,以缓解迟发相变态反应。

本方现代广泛用于治疗荨麻疹、湿疹以及多种过敏相关的皮炎(如虫咬皮炎、接触性皮炎、药物性皮炎、神经性皮炎)等属风湿病患者。

从临床运用来看,本方和防风通圣散(丸)的主治覆盖面非常相似。防风通圣散的运用已经深入人心,销售量很大。按照本方配伍生产的消风止痒颗粒是现代新剂型,其功效应与传统散剂一致。本方无论是传统剂型还是现代制剂,其生产、销售都有极大的空间。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