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潮官方微信:investide

投资潮官方网站:www.investide.cn

投资潮官方微博:投资潮网站微博


来源:投资潮


“网贷不是我们擅长的,也不是我们看好的,这块业务最终会被老周清理出去,只是时间而已。”727日清早,网贷老革命、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在涉足网贷行业8年多,并将红岭创投打造为国内一线P2P平台之后,宣布自己不玩了。

周世平称,清盘网贷业务过渡期大概三年,2020年12月31日到期,将现有产品全部清理完成。而以大标模式、交易规模巨大著称的红岭创投宣布将退出网贷市场,其象征意义和实际影响都可能给网贷行业以沉重打击。

市值超500亿成浮云

据了解,红岭创投为深圳市红岭创投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于2009年3月正式上线运营,注册实缴资本5000万元。截至7月27日,红岭创投累计吸引投资人179万人,成功投资金额2702亿元,为投资人赚取了64亿的收益。在2017年6月公布的中国互联网金融领军企业百强榜中高居第四名。

然而,随着行业监管逐渐深入,红岭创投的大额标的和净值标是转型的最大难题。根据平台官网披露,2017年上半年红岭成交总金额为524.29亿,其中净值标占比92.88%,剔除净值标后上半年成交量只有37.33亿,平均每月不达7亿。

图片来源:红岭创投社区

红岭创投此前有高管透露,大额标和净值标也是深圳监管部门关注的要点,监管的要求是“(在净值标这块)最终实现零杠杆,但是没有给红岭创投具体的时间期限”。而这也是红岭创投迟迟难以上线银行存管的主要原因。

同时,根据去年公布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自然人在同一网贷平台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2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上限不超过100万元。网贷“限额”使得以大额标的模式难以持续。周世平在今年红岭创投2016年度股东大会上曾表示,“金融办给我们的要求是小额标的要放量,大额标的要限量,就是把总量保持平稳,但是红岭创投毕竟以前一直是做大的标的,一下子要我们做小额标的的确有难度。”

另外,与大单模式相伴的是红岭创投不断增多的坏账。2014年8月,周世平首次自曝广州纸业4家公司1亿元坏账;2015年2月,红岭创投再次曝出森海园林7000万元坏账。

根据红岭创投财报,该公司2016年营业收入2.15亿元,但销售费用超0.8亿元,管理费用约2.56亿元,财务费用0.67亿元。如此高的费用支出意味着高额垫付成本,红岭创投多次主动披露坏账情况,今年7月,红岭创投公布称,目前放款共形成不良贷款两笔,其中之一就包括辉山乳业,辉山乳业关联公司担保本金5000万元,逾期利息143.75万元。

实际上,早在前两年亿级坏账频发时,红岭创投就已萌生退意,并在去年网贷限额管理办法出台后退意加深——然后在今年3月28日,停发一切超出监管限额的标的。5月份的时候,融360网贷评级组曾对红岭创投做了一次实地调研,在跟红岭创投高管沟通的过程中得到的一些信息也预示了平台未来可能会清盘的想法。

犹记得,2015年初,周世平曾经试图将红岭创投借壳上市。他当时声称红岭创投要在3年内实现国内资本市场上市,整体市值超过500亿元。

这一切都是过去时了。当前的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在言必称科技的背后,实际上言必称牌照,强监管的信号前所未有地强烈。刚刚结束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再次明确了这一信号。

向投资银行转型

网贷业务清盘,是否等于关闭红岭创投?在上述帖文中,周世平埋下了伏笔,称“新的转型还在过渡中”。

据第一财经援引红岭创投内部人士的说法,作为P2P平台,除了网贷本身,该平台目前并没有其他业务,不过如今正在向小额借款转型。但清盘网贷业务的意思,并不是要关闭红岭创投平台及其品牌,而是要向其他方向转型,寻找新的业务方向。

红岭创投下一步怎么走?经梳理周世平言论,大概有以下几个核心进展:

1.红岭创投最快将于本月末或下月初向宣布战略转型计划;

2.四大会计所之一的普华永道已经进场半年之久,对红岭创投员工进行访谈,并对该司的战略转型进行评估;

3.目前股东有100多人(巅峰的时候接近200人),周世平个人已经跟大多数股东签署回购协议;

4. 红岭的不良资产将来有两种处置方式:一种是清收;一种是打包出售给不良资产处置机构。目前红领已经跟AMC长城资管在合作。

红岭创投在网贷领域的来时路上,实现了中国首创本金垫付、股债双投、自动投标等模式,影响深远。而关于红岭创投的转型方向,在7月23日周世平发布的《老周的作文题目:阳光总在风雨后》一文中,已经有所透露。

周世平称,其作为法人的红岭控股正在转型主动型管理的投资银行,目前已经联合人民网、新华网、中证金牛、国新基金、广州基金、恒大人寿、中央金创等多家机构开展深度合作,跟多个地方政府成立产业投资基金,服务于多家上市公司并购重组、投融资服务。

网贷平台走集团化路线

跳出红岭创投的个案,我们将眼光投向目前历史成交规模已经高达约4.82万亿(截止至6月末)的网贷投资市场上。网贷之家的数据显示,网贷行业的交投还是很活跃,投资人与借款人双增,但截止至6月末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2114家,相比5月底减少了34家。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达到3795家。

在监管加强的状态下,互联网金融从业者在悄然改变外界对自己的称呼,最早这类机构愿意被外界称为“网贷平台”,但是随着行业污名的产生,企业的品牌部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总是会说希望将他们称为“互联网金融平台”,撇清网贷之名的说法一时兴起。

连网贷机构都不愿意称自己为网贷,可见其名令人难堪。这样的情况下网贷平台开始了转型发展之路。

去年9月,积木盒子母公司PINTEC宣布原公司一分为二,新成立积木集团,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平台积木盒子分拆到积木集团,同时旗下还有积木时代负责小微信贷服务、积木小贷承接消化个人借款和企业借款超出监管要求的部分借贷。3个月后,陆金所发布公告称,公司旗下原有网贷业务将由陆金所平台转移至陆金服,陆金所将网贷业务不但剥离而且独立了出去,专门交由一家公司来运营。

此前,一直低调经营实物抵押的宜贷网也已经宣布升级转型为融科技服务集团,业务设有智能大数据服务、新型资产管理、聚合支付、小微银行服务、智能投顾、网络借贷六大业务板块。网贷仅仅只占到了六大业务的一个部分,不再是唯一的重点。

在业内人士看来,规模较大的网贷平台集团化转型,既是为了满足监管规定,也是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去年8月,银监会等四部委联合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明确了网贷机构只能做信息中介,这就意味着一些拥有多个业务条线的大平台必须进行业务切割,将某项业务单独成立公司,进行独立的财务核算。

不过,集团化路线,利弊明显。集团化发展战略,运用得当,便于将旗下资源高度整合,节省获客成本,打造规模效应。但必须注意的是,集团化路线,有些领域业务关联程度高,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旦核心业务出现问题,集团的整体发展都将受到重大影响。轻则,损失惨重,重则毛之不存,皮将焉附。集团的内部管理体制、业务模式异同、财务核算运营也要严格把关。




ID:jieshuo_xsb

解说新三板提供全面、深度的新三板相关信息:公司案例、内幕爆料、每日快讯、观点评论.....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投资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