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10月,彭德怀帅领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和朝鲜人民军共同反击以美国为首的所谓“联合国军”在朝鲜发动的战争,打出了军威,打出了国威,把以美国为首的侵略者打到了谈判桌上,以失败而告终。“联合国军”总司令美军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和马修-邦克-李奇微,在后来的回忆录和西点军校讲课中,称志愿军中有九个“最牛军长”。

道格拉斯-麦克阿瑟(DouglasMacArthur,1880.01.26~1964.04.05),美国着名军事家,五星上将军衔。1950年,出任驻日盟军最高司令和“联合国军”总司令等职。他和父亲小阿瑟-麦克阿瑟是史上第一对同时获得荣誉勋章的父子。1951年4月11日,麦克阿瑟将军主张对中国在东北的军事目标进行打击,必要时动用核武器;杜鲁门恐此举会导致苏联参战而不同意,在麦克阿瑟将军公开指责白宫政策后,杜鲁门总统撤销其所有职务,将军从此退役。

二次战役战役之初,梁兴初就打了包票,要独个打下德川,结果一仗就端了韩7师。接着38军插向军隅里、价川方向,准备大迂回兜住美第9军。在戛日岭,38军和土耳其旅练开了刺刀对长刀,把土耳其旅打了个落花流水。突破之后,38军迅猛穿插,其113师14小时跑了145里,终于抢占了三所里和龙源里,卡住了美第9军的南逃之路。接着,38军独自一个军顶住了南逃的美第9军美2师、美25师、韩1师的进攻,又击退了北援的美骑1师和土耳其旅。南北之敌最近处只相距1公里,可就是冲不过去。

图为38军军长梁兴初

后续中国军队源源赶到,整个价川地区成了一个巨大的肉搏战场。万般无奈之下,美第9军只好抛弃全部重装备,向西翻山越岭逃至肃川沿海公路,会合美第1军南逃。整个二次战役中,38军独自毙伤俘敌11000余人,缴获各种火炮239门,汽车1500余辆,歼敌总数占全军歼敌总数的33%。彭德怀大喜,当即去电嘉奖,高呼“38军万岁!”梁兴初和他的部队终于一战成名,奠定了中国陆军部队中的老大地位。

60图为20军军长张翼翔

在长津湖之战中,张翼翔的20军部队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奋勇作战,尽管没能全歼敌军,但击溃了陆战1师,完成了东线作战的战略任务。同时,全军伤亡 7000余人,冻伤11000余人,付出了巨大牺牲。长津湖之战后,9兵团部队足足休整了5个月。在五次战役中,20军以极快的速度攻过了昭阳江,然后猛插五马峙,一举包围了韩3师和韩9师,成为志愿军各军中进攻最快的部队。20军继续发起猛攻,韩军2个师完全溃散,战前23000余人的部队只剩下了 2000余人。

图为27军军长彭德清

中国军队集中所有火力向新兴里发射,志愿军战士全身挂满手榴弹,一边投弹一边攻击前进,拼死突近美军环形防御阵地。在一片嘁哩喀嚓的白刃格斗中,美军防线被突破了。被围美军进行了顽强的抵抗,阵地内到处是一片混战。到了第二天天亮,美军已成溃乱之势,只好在空军掩护下,进行全力突围。志愿军层层阻击,一直打到长津湖边,终于歼灭了这支美军。31团团长麦克莱恩被击毙,团旗被缴获。中国军队统计歼敌3191人,击毁缴获各种车辆300余辆,火炮137门。美军战史则承认损失近2000人。成为了朝鲜战争中中国军队歼灭美军团级战斗单位的唯一一个战例。

图为15军军长秦基伟

在火力劣势的情况下,15军集中了全部人力物力支援上甘岭的战斗。整个战役经历了阵地攻防战、坑道战、炮战。志愿军战史上着名的特级战斗英雄黄继光,就是在反击597.9高地战斗中牺牲的。15军在上甘岭大战中一直打到了11月5日,才将两个高地的守备交给了新上来的12军部队,而战役指挥仍由秦基伟负责。在整个上甘岭战役中,15军伤亡1.14万人,其中牺牲5260余人,占15军建军以来牺牲总数的三分之一。上甘岭战役一直持续到了11月25日,联合国军进攻43天,只夺下了537.7高地北山的两个小阵地,而伤亡惨重,终于停止了攻势。15军一战成名。

图为39军军长吴信泉

在第一次战役中,奉彭德怀的命令,吴信泉率39军赶往云山阻击韩1师的北进。39军四面攻入了云山,将骑8团和韩1师留守的一个团打得四分五裂。骑8团的第3营没有跑出来,被39军全歼。战后,这个营的番号被撤销。前往救援的骑5团在龙头洞被39军115师一个团阻住,反复冲击而不能过,连骑5团团长约翰逊也在战斗中阵亡,只好撤兵而去。

图为40军军长温玉成

在整个第一次战役中,40军连续战斗12昼夜,共歼灭美韩军5600余人,缴获火炮235门、汽车477辆。40军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全程,在三年作战中,统计毙伤俘敌43300余名,40军自身伤亡2万余人。

图为42军军长吴瑞林

黄草岭阻击战是42军战史上的辉煌。在13天作战中,42军完成了阻击任务,杀伤美韩军3000余人,同时也付出了1800余人的伤亡。在第三次战役中,42军和66军担任左翼攻击部队,互相配合,突破了当面韩军防线,纵深穿插,将汉江以北的敌军全部肃清,攻进到加平地区。共歼灭韩军6个团大部,毙伤俘敌3900余人,缴获各种火炮145门、汽车98辆、各种枪支2463支。

60军军长韦杰、张祖谅

60军的前身是晋冀鲁豫野战军第8纵队,首任司令员是上将王新亭。后改为华北野战军8纵,隶属华北军区第1兵团,直接归徐向前指挥,参加了临汾、晋中、太原等战役。该纵队第23旅,在临汾战役中,英勇奋战,首先登城,被授予“光荣的临汾旅”称号。在当时,以攻下的城市命名部队可是一种巨大的军人荣誉。 1949年全军进行整编,8纵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18兵团第60军,王新亭任军长兼政治委员,张祖谅任副军长兼参谋长。

60军先是参加了解放西北的扶眉战役,然后又跟着贺龙南下秦岭,一直解放了成都。1950年,60军在川西进行剿匪作战,在11个月内作战57次,肃清了川西匪患。1951年3月,60军作为第二批部队入朝参战。当时的军长张祖谅因任川西军区司令员,由韦杰继任军长。

1951年4月,60军归志愿军3兵团指挥,参加了第五次战役。在战役的第一阶段,60军突破土耳其旅的阻击,插入釜谷里,渡过汉滩川,占领永平、东豆川里地区,割裂了美25师、土耳其旅?军、法军各一部,又连续与美军发生激战,一直进攻至北汉江以南地区。不久,美军发起反击,学中国军队打起了机械化穿插,一举割裂了中国军队的战线。60军左右两翼都已暴露,恰此时3兵团电台车被炸,军部与兵团部失去了联系。韦杰命60军180师在北汉江以南组织防御,以掩护全兵团的伤员转运。

然而因美军进军速度太快,志愿军的通讯联络系统又严重滞后,180师很快陷入了被敌四面包围的险境。韦杰急命60军其他两个师进行解围,但都被美军击退。而180师的领导却临阵犹豫,突围决心不坚决,反而下了分散突围的命令,终于使局面不可收拾。最后,180师师部领导机构突围出来了,但全师1万余人损失了7000人,其中5000余人被俘,成为中国军队在朝鲜战场上的奇耻大辱。战后,60军撤回后方进行整训,军长韦杰被撤职。

1952年秋季,60军配属第20兵团,接替第68军担负东起文登里、西至北汉江一线的防务。此时张祖谅已入朝复任60军军长。当面之敌为韩3师、韩5师和韩6师,60军先是组织了26次小型的战术反击,其中25次胜利完成任务,歼敌数千人。

1953年5月,中国军队发起夏季反击战役。在第一阶段中,60 军连战14天,作战13次,歼敌1735人,推进阵地0.5平方里,自己伤亡500余人。在第二阶段中,60军大胆采用敌前潜伏战略,在韩5师眼皮底下埋伏了179师和181师共3500人的大部队。结果一战成功,夺占全部阵地,创造一战歼敌一个团的阵地战纪录。而180师如法炮制,以2000人的部队进行敌前潜伏,也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其后60军击退了韩军数百次进攻,巩固了新夺占的阵地。统算下来,60军在此战中扩展阵地45平方公里,歼敌 14800余名。这在志愿军阵地战阶段,可算是各军中独一无二的战绩了。

1953年7月13日,在金城战役中,60军加入东集团作战,突破韩8师防线,勇渡金城川,进至白岩山和黑云吐岭一线。其后背水作战,顽强阻击联合国军发起的凶猛反击。最后,才在兵团首长的命令下将主力撤至金城川以北防御,胜利结束了抗美援朝的最后一仗。

朝鲜停战协定签字后,60军奉命班师回国。在2年多的作战中,60军共毙伤俘敌54000余人,缴获各种火炮180余门,各种枪支6200余支。其歼敌数量在志愿军各军中仅次于38军居第二位。60军在朝鲜战场上的战绩是相当不俗的,但长时间内却被180师的五次战役失利掩盖了,因而甚少为世人所知。对于60军来说,这是极为不公平的。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历史档案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