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中国网讯】在过去十年以来,我以哈佛商学院成员的身份与超过200位以上的各大公司CEO有过共事经历。我发现成就一个卓越领导者的决定性因素就在于其是否具有做出决策进行改革的勇气。


一个有勇气的领导者愿意做出可能引导市场变革的选择并承担表面上不符合公司短期利益的风险。不因害怕失败而放弃大胆而为,不因外界奉承而自我膨胀,不因他人批评而心生退意,这种果敢可以自上而下地对团队以及用户产生激励,使公司走在行业变革的前沿。


勇气既不是智力上的品质,又不是学校里能学到的知识。只有通过屡次的个人承担风险的经历,胆子才能一次一次地“练大”。就像释一行禅师说过的:“最远的旅程就是从大脑到心的18寸距离。”全球性企业的造就需要勇气,而缺少有担当的领导者将会使公司陷入停滞甚至倒闭。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是会有一些领导者缺乏勇气呢?很多CEO花太多精力去完成业务KPI,不敢作出让外界非议的风险举措,最后反而被恐惧束缚了手脚。我深谙个中挣扎,因为我自己就是这样的例子。在我第一年做美敦力CEO的时候,出于专利和价格风险的顾虑,我错过了一次收购一家急速增长的血管成形术公司的机会。最后是我们的竞争对手Boston Scientific把它收购了,这使他们两家都成长为美敦力的劲敌。我当时没有为了创造长期获益而冒短期风险的勇气。最后美敦力花了近二十年的昂贵科研发展及另外的收购才成为这一行业的老大。


我们可以从两组不同行业的公司竞争案例来看出勇气的重要性。


福特VS通用


在Alan Mulally刚到任的时候,福特当年面临180亿美金的损失,却没有根本解决问题的方案。为了全面重启福特的生产线,使福特工厂自动化,Mulally说服福特家族以其股份及知名福特品牌为抵押,从而贷款235亿美金。他的果敢获得了回报。福特从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避免了破产的困境,重占市场份额,恢复盈利。


而另一边厢,通用汽车CEO Rick Wagoner却拒绝对GM的生产线作出变革,眼睁睁地看着通用在北美市场比重从1970年代的50%下滑到18%。到2008年年底汽车行业市场崩溃的时候,Wagoner只能请前美国总统将公司保释出来。尽管如此,通用仍然无法避免数月后宣告破产的结局。幸好,在2014年的新CEO Marry Barry女士上任后,她成功地将通用汽车从原来的经济驱动文化转变为专注向世界提供有质量的汽车的活力品牌。


百事VS可口可乐


自2006年上任百事CEO以来,Indra Nooyi就预见了千禧一代消费者对健康饮品的需求转型并相应制定了在原有传统饮料、零食基础线上发展健康产品的新战略。尽管在2013年受到股东Peltz分裂饮料和零食的挑战,Nooyi仍然坚决地拒绝了,继续在原有的转化战略上深耕。


而Nooyi的对头,可口可乐CEO Muhtar Kent却在同期决定抛离明显的市场趋势,坚持原有的软饮产品。很明显,两者之间的差异与日俱增。自2011年以来,百事可乐股票上升了70%,而可口可乐仅仅上升了15%。


有能力做执行者的经理成千上万,然而其中可能只有寥寥无几的人能有改变整个产业生态的勇气。这样的人包括星巴克的Schultz,特斯拉的亿隆马斯克,亚马逊的杰夫贝佐斯,阿里巴巴的马云等。在长远的艰难、风险频出及面临外界批评时期,唯有有勇气的领导者才能带领公司长盛不衰,为股东带来巨大的收益。


作者Bill George是美国医疗器械公司美敦力的资深工程管理人。


(翻译:吴靖思)


版权声明:

本文转载自Harvard Business School,如原作者如不愿意本网站刊登使用相关素材,请及时通知本站,我们将在最短时间内予以处理,联系010-53572272。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MBA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