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王牌专栏,20年专注港股,金融名家齐聚,做最有深度的原创财经号。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争客户,抢司机,夺地盘,斗融资,滴滴与Uber在中国市场的相爱相杀,最终因一场扑朔迷离的“婚配”结束。

至此一周年,让我们扒一扒二者的近况。

内外交困,Uber开始全球大撤退

过去的半年时间里,Uber似乎一直过着“刀尖舔血”般的日子。

先有性骚扰丑闻震惊舆论,引发“卸载Uber”风暴;随后又因涉及不正当竞争被多国政府封杀;除此之外,还要面临与自家股东谷歌间的知识产权纠纷,以及寄予厚望的自动驾驶汽车因技术故障不得不叫停的惨痛现实。

纷涌而至的违规经营、文化丑闻犹如“车轮战”,在严重损害公司形象的同时也让Uber疲于应付。

图片来源:网络

雪上加霜的是,Uber第一季度营收数据又显示大亏7.08亿美元,被媒体戏称为史上亏损最多的创业公司,一些行业分析师甚至预测Uber永远无法扭亏,最终会走向覆灭。

内外交困之下,创始人卡兰尼克在各方压力下被迫辞职。加之从年初开始,就有包括总裁、公关总监、财务主管、自动驾驶部门主管、工程高级副总裁、人工智能实验室主管、地图部门副总裁、全球汽车项目副总裁、亚洲业务总裁和产品及增长副总裁等 10 多位高管出走,Uber彻底陷入了“无人管理”的局面。

图片来源:网络

融资方面,Uber也显得力不从心。自2016年获得沙特阿拉伯一笔35亿美元的融资后,在接近一年多的时间内,Uber没能再得到任何外来资金的注入。面对消耗巨大的全球市场,Uber内心的煎熬可想而知。

深陷负面舆论、业绩巨亏、融资不利的漩涡,收缩战线,以求舍末保本成了Uber唯一的选择。

在丢掉法国、德国、意大利、丹麦等市场后,7月13日,Uber以与俄罗斯搜索巨头Yandex成立由后者控股的合资公司来整合Uber与Yandex在俄罗斯等六个东欧国家业务的方式,宣布退出俄罗斯市场。

7月17日,Uber宣布将自7月21日23点59分起暂停在澳门提供服务。

纵观当下群雄四起的网约车市场,除了滴滴,美国本土的Lyft,欧洲的Gett,印度的Ola,马来西亚的Grab也都在不断蚕食Uber的市场份额。

内忧外患之下,可以印证的是,大撤退将成为Uber一段时间内的主旋律。

成为“巨无霸”,加速全球大进攻

说完Uber,我们再来看看滴滴。

吞下Uber中国这个死对头,打败易道用车、51用车、滴哒拼车等一群“小喽喽”,滴滴成了国内网约车市场的“雄霸天”,以超95%的市场份额稳居第一。

与此同时,滴滴的野心也在不断膨胀。正如创始人程维所说:在出行领域,中国主场的比赛结束,接下来滴滴要打客场比赛。

投资Lyft、Grabtaxi、Ola以及99 Taxis,滴滴已踏上美国、马来西亚、印度、巴西的征程,并通过技术、产品、运营经验和业务规划等方面的支持,不断扩张海外市场。

图片来源:网络

8月1日,滴滴又宣布与欧非地区移动出行企业Taxify达成战略合作,通过投资以及智能交通技术研发等方面的协作,支持Taxify在多元市场进行更深度的市场拓展和技术创新。

这意味着,当前除了大洋洲和南极洲,滴滴已将业务遍布全球。

而在国内市场,滴滴也没闲着,一边苦练内功一边探索新业务。先后推出了优享、豪华车、租车等相对高端业务,以减轻网约车新政对公司运营的影响;联合软银投资ofo单车,以求未来利润来源多元化;研发无人驾驶技术,意欲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无人驾驶和新能源汽车运营商,并顺利拿到一笔超55亿美元的融资……

虽然滴滴目前也面临着一些困难,比如国家的反垄断调查,平台“拿证”难,司机“拿证”难等问题。但不可否认的是,滴滴所提供的这种自由、高效的出行方式已日渐被消费者所接受,并成为出行市场的主流。

从两个人的厮杀到一个人的“独舞”,滴滴已成为“巨无霸”,全线进攻;Uber却深陷危机,步步退守。但要说谁会笑到最后,还为时尚早。毕竟,Uber是打车应用鼻祖,也曾是这个市场的老大,“卷土重来”不是不可能,而其创始人卡兰尼克本人也暗示他将以乔布斯当年的姿态重新回归。而对滴滴而言,身居高位也会面临“不胜寒”的风险,如何突破发展瓶颈,防止从金字塔顶端跌落,尤为关键。

■ 作者|董虹

■ 编辑|徐冰莹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