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探险,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种情怀。然而我们总是被生活中的各种琐事拖住脚步。我相信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种探险精神,并且是从小时候就开始的。一直以来,我就对汽车和远方有一种无限的向往,随着不断成长,这种心情越来越强烈。于是日积月累,就有了很多探险经历。旅途中的惊喜与波折总能带给我征服的快感,所以我非常享受探险的过程。

我曾单人单车(挂中国牌照的自主车)两次横穿亚欧大陆,三次深入西伯利亚和远东无人区;也曾多次在冬季驾车前往远东地区探索极其艰苦的白骨之路,成为了中国人驾驶中国牌照汽车挑战地球极寒地区的第一人。

回头算算自己跑过的那些路,海外自驾里程已累计超过了18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超过4圈,来自俄罗斯的报道给了我一个既亲切又尊敬的封号——“神一样的男人”。

由冰岛“北极卡车”改装的丰田普拉多极地版

启程就像一次“西天取经”

2017年初的这次行程,可以算是世界上人类首次开车纵穿亚洲大陆。我驾驶一辆针对极地改装的普拉多,从中国大陆最南端的湛江雷州一路向北,穿越蒙古国、俄罗斯进入北极圈,最终到达北冰洋。南北跨越50多个维度,深入北纬73°附近。旅程结束后,我又自己开车回国,全程大约16000公里,历时60多天。

在蒙古偶遇“骆驼王子”

对于这趟行程,真有点像“西天取经”。第一个惊喜还得从波折讲起。1月24日,在北京俄罗斯驻华大使馆受到俄罗斯驻华大使杰尼索夫先生接见并送行之后,我就踏上了出国的行程。从北京到二连浩特出境,一路都特别顺。但在扎门乌德办理入蒙古手续的时候还是遗漏了一个环节——蒙古的入境表分为边境地区入境表和全国通行入境表,结果蒙古海关人员给了我一张“边境地区入境表”——顾名思义就是车辆只能在蒙古边境省份或地区通行,不能进入内陆和首都乌兰巴托。

俄罗斯国家电视台的美女记者

在俄罗斯乌兰乌德稍作休息

由于语言不通,我稀里糊涂填了表,蒙古海关也稀里糊涂盖了章。在距离乌兰巴托还有80公里的地方被蒙古警察拦下来,然后一名警察上了车,把我押送回到入境口岸重新填写表格。当时,我们一起出发的三个同伴(摄影师)都已商量好到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过春节,不得已原计划被打破。不过因为这出闹剧,让我弥补了之前在蒙古匆匆行程中错过的风景。在警察押送下驾车沿着一望无际的草原公路返回边境,夕阳西下,草原中一个蒙古族小伙骑着骆驼悠然地走在草原上,配上蓝蓝的天空以及漂亮的晚霞,构成了一幅特别美的画卷。

湖面不时会有冰缝

一路穿行在贝加尔湖上

当地人的冬捕:凿冰钓鱼

穿越神秘又美丽的贝加尔湖

由于耽搁了时间,我们很快便出了蒙古进入俄罗斯地界,然后进入贝加尔湖,一路上有200多公里都是在湖面上行驶。贝加尔湖的冰是蓝色的,特别养眼的那种蓝,让人看不够。在贝加尔湖还有一件有趣的事,就是不少当地人在湖上凿冰洞钓鱼。不过贝加尔湖也给我出了一个小小的难题,因为冰面下的水压不均,会让冰面出现断裂,进而出现40-60厘米不等宽度的冰裂缝,大多数时候裂缝处的水面会很快结冰,但由于冰层厚度很薄,这使得行驶在贝加尔湖的硕大冰面上危机四伏。

我能想到的办法就是找到裂缝的最窄处,以80-100km/h的速度开车直接冲过去,或者将汽车上的脱困板铺在冰缝上搭成“桥”。如果运气不好,裂缝太宽,车轮就会直接卡在裂缝处,这个时候很难有保险公司或救援力量到场。

从马尔科沃到乌斯季库特的路上

在穿越贝加尔湖之后,我还碰见了一件比较离奇的事情。我之前收集了很多信息,了解到马尔科沃是附近人口比较多的一个城市,于是一路欣喜地奔向马尔科沃做补给。但到那之后发现那么大的城市竟然没有加油站,实在匪夷所思。于是打算休息一晚,结果当地也没有旅店。最后想着在车内凑合一宿,更意外的是被警察告知我进入这个地方时,被当地不法分子盯上了。警察说如果在这里过夜,他将不能保证我的安全。本来旅途劳累却又不得不连夜赶往达乌斯季库特。

从乌斯季库特补给后便进入一千多公里的无人区

这还不是最危险的。接下来,从乌斯季库特补给后,进入一段1150公里的“无人区”行程。这段路除了冰雪森林就是冰雪森林,一眼望去白茫茫一片,在路上几天已经视觉疲劳了。俄罗斯远东地区地广人稀,很多地方有路但没有人养护,并且很长距离都没有城镇村庄。所以在这段无人区路上,完全没有加油站、补给点、旅店、便利店,什么都没有!

在无人区看到北极狐

这段路被积雪深深覆盖,再加上大车来回碾压,路面沟沟坎坎,发生好几次甩尾,我也只能小心翼翼的开。一路历经千辛万苦,用了三天三夜才走完。穿过这片无人区后,我到达了米尔内市。这个地方曾让无数淘金者为之疯狂。这里盛产钻石,米尔内钻石矿坑是世界最大的露天矿坑,直径达到1200米,纵深500多米。因为太深,使得地球内部磁场与地表的空气形成强大对流。

钻石矿坑

米尔内

曾几何时,米尔内是苏联时期的的一个谜,最鼎盛的时期,钻石年产量超过2吨,苏联政府开支和军费开支大部分就依赖于这里的钻石。从米尔内出来经过公路的尽头乌达奇内然后,就迎来了旅程中最危险的一段行程。这一段路是要沿着700公里的阿纳巴尔河冰面行走。在快到北极小村日林达的时候,因为急切赶路,车开得快,再加上拐弯,我的普拉多发生了侧翻。好在我和摄影师三人都没有受伤,后来我们不得不放慢了节奏。

北极狐

乌达奇内城外的北极圈标志

经过这个小小的插曲之后,最终在日林达我们见到了极光,真的特别震撼和欣慰,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在北极圈我们还看见了北极狐,这一带能看到动物不容易,但能看到很多动物在雪地留下的脚印,有狼和北极熊的脚印,大小不一,形状各异。

在这趟行程中有很多辛酸,沿结冰的河面艰难前行700公里后我到达了目的地——尤留恩格-哈亚,这是一个只有几百人的小村庄,这里是阿纳巴尔河流入北冰洋的入海口。当我把从中国大陆最南端湛江南海取的水倒入北冰洋时,就好像完成了一项伟大的任务。这对我而言有着非凡的意义,虽然无法表述,但或许这就是探险最大的意义吧。

在日林达看极光

终点哈亚

PS:欲知更多关于吴郁纵穿亚洲大陆和“北极卡车”公司量身定制的极地改装版丰田普拉多的故事,敬请关注2017年第13期《汽车之友》杂志。

撰文_吴郁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