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头条为大家推荐好看的故事小说,内容较多分多篇发送,第一次阅读的亲请点下标题↓↓↓从头开始阅读:

为救未婚妻他逃亡七年,衣锦还乡才知婚约被取消

故事简介:高中生叶枫为了救未婚妻惹下麻烦,逃亡七年后衣锦还乡,调戏空姐,教训目中无人的老丈人,扮得了猪,吃得了老虎,骚气蓬勃的人生就此展开……(图文无关,图片来源网络)

41

“现在筛选出了三个人,这三个人都有重大的嫌疑去杀害韩虎报仇……”

姚冰这段时间把韩虎的生前往事调查的清清楚楚,那些有着深仇大恨的,还有私人恩怨的,包括一些有口角的,反正只要是跟韩虎有那么一点关系的,都彻彻底底的调查了一遍。

还别说,确实是找到了一些不错的东西,完全可以用来当突破口,就算最后上面要求结案,但刑警队也可以申请继续侦办,找出杀害韩虎的凶手,只是这样的话,就由明面转成了暗地里侦查。

不过不管怎么样,有突破口就是好事,总比毫无办法要强。

“这第一个,叫于坤,早年前也是中海地下的一个小头头,表面上做的是地产生意,三年前因为一块不错的地,跟韩虎有恩怨,之后妻子和孩子在车祸中意外身亡,于坤也在这件事一个月之后,退出了江湖,带着老母亲出国了……他跟韩虎有杀妻杀子之仇,两个月之前于坤回了一趟中海,他有作案动机,也有作案的时间。”

姚冰把资料递给了潘若敏,潘若敏看着于坤的照片,一个将近五十岁的中年人,头上有些白发,方形脸,脸上布满了岁月照成的皱纹。

“这个于坤回来干嘛?”

“表面上是回来祭祖,拜妻儿,还有就是把他老母亲的骨灰送回来,安葬在家乡。另外就是回国发展,可时间太巧合了,两个月之前就回来,我们调查了一下,于坤这两个月,什么事都没有做,一直在跑关系,看上去很是安稳,也不像是回来报仇的,可我总觉得不是这么简单。”

姚冰解释完,潘若敏点了点头,确实不像表面这么简单,杀妻杀子之仇,是个男人就不可能忘记。

想了想,潘若敏问道:“那于坤对于韩虎被杀的事,是什么态度?”

“他的态度还算是正常,我们事后去找他,并且告诉了他韩虎被杀的消息,他很张狂的笑了起来,笑的泪水都出来了,之后又痛哭起来,说他没有亲手报仇,对不起他的妻儿和老母亲。”

潘若敏眨眼蹙眉,暗暗点头,这还算是正常的表现,只是这些表现也是可以伪装的。

“那第二个呢?”

“第二个跟韩虎的渊源比较深,以前是韩虎的老大,叫周全,六十一岁了,现在是台州一家娱乐公司的股东,他被韩虎出卖过,差点死掉,不过就算他跑到了台州外省,可他的腿是治不好了,当年在周全出国的时候,还留下了话,说早晚有一天,韩虎不得好死。”

潘若敏又接过来一份资料,之后点头:“这个确实算深仇大恨,你们调查了他吗?”

姚冰点头:“调查了,周全这些年也跟国内有些来往,而他在台州虽然做的是正经生意,但其实他也跟当地的黑道有些瓜葛,关于韩虎被杀的这件事,我们也找不到实质的证据,而且台州的警方也不怎么配合,毕竟他周全是当地比较出名的商人,税王,外加黑道的一些关系,所以比较难查……这方面还需要更深入的调查。”

“恩,那现在重点可以落在于坤的身上。”潘若敏若有所思的说道。

“我也是这么考虑的。”姚冰点头,之后又拿出了第三份资料,目光不由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冯筱晴。

冯筱晴嘴角一翘,露出了一丝坏笑:“这第三个嫌疑人,我来说吧。”

“好吧,你来说……”姚冰无奈的把资料递给了冯筱晴。

拿过资料,冯筱晴也不翻看,直接扬起了手中的资料本,朗声道:“这第三个嫌疑人,他叫叶枫,今年二十一岁,他为人无恶不作、满脸横肉、恶贯满盈、丧尽天良、天打雷劈、人神共愤、天理难容……”

潘若敏还以为冯筱晴要展现一下自己的分析和口才,所以一副侧耳聆听的样子,可当听到冯筱晴的话之后,潘若敏差点从床沿边摔下来……

姚冰也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当然,她虽然无奈,可也没有打算阻拦,毕竟现在只是需要一个突破口,需要有一个继续侦办韩虎凶手的借口而已,而这个借口,可以是于坤,也可以是周全,甚至可以是叶枫,借口而已嘛,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

不理会姐妹们的表情和动作,冯筱晴奋然的站了起来,扬声:“七年前,那是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或者说是下午,对,应该是下午放学的时候……这个叶枫打架,用板砖打伤了韩虎的表侄儿,我们调查了一下,事后叶枫的一个邻居,给了叶枫三百块钱,让他跑路,目的就是希望他别被韩虎给抓住,之后叶枫就失踪了……”

听着冯筱晴这不专业的演讲,潘若敏一个脑袋两个大,无奈的反问一句:“筱晴呀,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叶枫杀害韩虎的动机是什么?”

“动机……”冯筱晴眨了眨眼,之后点头:“当然有,他的动机就是他小心眼,这个男人特别的小心眼,这点大家都清楚……因为韩虎让他漂泊在外七年时间,这口气憋了七年,这次回来之后,肯定要报仇嘛,这就是动机。”

“就因为韩虎让他漂泊在外七年,他回来就要痛下杀手?”潘若敏问道。

“当然,你们想呀,一个人在外,没有朋友,没有亲人,自己孤孤单单的漂泊七年,这对一个孩子来说,是非常非常要命的,而且很可能对他的童年造成极不好的影响,他也许心灵已经扭曲,他现在也可能就是一个变-态,要知道,变-态是什么事情都可能做得出来的。”冯筱晴咬牙切齿的说道,一脸的愤色,弄的好像韩虎是她的亲朋好友一般。

“敏敏,咱们现在只是找个借口而已,其实主要的目标还放在于坤身上。”姚冰无奈的插嘴,说出了真相,不过她可不会说,冯筱晴这是在公报私仇。

潘若敏好笑的摇了摇头:“好吧,我承认,这个叶枫,有重大的嫌疑。”

本文《花丛隐龙》,如需阅读更多,请进入本头条号主页后,点击底部菜单“小说全文”: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