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曦,曾是《南方日报》摄影师。佳月, 曾是《南方人物周刊》的文字记者。由于记者的工作需要,两人每天都奔波在各种现场,永远都必须出现在事件的第一线。

杨曦拍摄

多年前,为了抢最好的镜头,杨曦在化工厂爆炸火灾现场,数着秒最后一刻跑离。在2008年,杨曦和赵佳月是第一批进入汶川映秀地震灾区的记者。

十年如一日,每天为了采访东奔西走,见多了灾难现场和受害者痛苦的画面,两人内心更加明确自己想要的生活。

2013年他们来到台湾旅行,坐在一处长满薰衣草的老院子里喝茶,像回到了小时外婆家。民宿主说,那是他奶奶留下的老房子。

离开时,佳月买了一本叫《小日子》的杂志,封面写着“开一间小店,大步实现生活想法”。“小日子”这三个字一直盘旋在她脑海中。

旅行回来后,他们便辞职回到苏州父母身边,决定开一家小而美的民宿。越过许多山,走过许多路,终须归来。

为了寻找满意的地点,杨曦和佳月逛遍全苏州城,终于,在平江河边的“园林里”觅得一处民宅。

△改造前的“小日子”,是一栋两层楼的普通民居房。

初见小楼,破败不堪,完全无法想象它能变成什么样子,甚至连找的设计师都不愿帮他们改造。

于是,佳月和杨曦决定亲自操刀,按照自己的想法,一切从零开始。

△设计平面图

跌跌撞撞了半年,两人终于把这处寻常人家变成了一幢有六间房的民宿,佳月给它取名叫“小日子”。

小日子以白色为基调,绿树掩映间,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疏落花格窗。

面临着平江河水的小日子,既有年轻化的特色,又有苏式传统风格。

门前就是小桥流水,清晨,游人还未至,沉浸在苏州慢的节奏里,仿佛与世隔绝。

进门处的大厅,结合了餐厅、咖啡吧、厨房、接待台各种功能,落地的临街玻璃窗敞开,引得路人忍不住好奇地张望。

巨大的木质书架上面,随性地摆放着书本、照片、明信片,记录了游客在这里每一个甜蜜的小日子。

墙上挂着主人手绘的作品,桌上摆着心仪的花束和绿植,玻璃和墙上是随处可以吟诵的诗句……

再往里面是一方小小的庭院,白砂石铺就的枯山水边,是纬编的榻榻米,坐在这里赏花品茶,听鸟鸣蝉噪,别有一番意境。

有缘到此的人们都说,小日子太美。可是二人并没觉得有多漂亮,但确是他们想要的样子。每当听到游客对他们说,“小日子就像家一样”,他们就深感欣慰。

这里的六间房有六种风格,房间名皆取自苏州老巷,每间房都像每条巷子一样,有着自己的故事。

箓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复式原木和室风,榻榻米上看星星。一步阳台漂在平江河上。主人精心挑选的茶台和桌椅,台灯……这是一间为写作者设计的房间。

沧浪: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遥山沧浪亭。

枕着沧浪之水,伸手可及的五月枇杷,阳光房里的大浴缸,最适合看着天空静静发呆。

西美:嫩花涵露西美疏。

主人家特意找寻老木板定制山水大床,阁楼带天窗的超大卫生间里有会唱歌的镜子,窗边野趣盎然的芦花飘洒。

蒲林:曲雅蒲林梅韵香。

主人家手植翠竹和榕树盆景用来想念南方,天井小景与整面落地窗成一张画。

闾邱:天淡云舒闾邱坊。

带天空的洗手间,阳光撒下梦幻的光斑。

丁香:深酌浅饮丁香巷

床头盛放的丁香树下悄然入眠,梦里也是小桥流水花满天。

小日子的早餐都是佳月自己做的,伴着濛濛的天光,到菜场买当天最新鲜的食材,客人醒来便可品尝到温馨的早餐。

佳月说,苏州人对饮食极其讲究时令。暖春里食青团,寒冬食年糕,佳月会按照时令为游人奉上当季的美味。

一碗够火候的清粥撒上些干桂花、两小个皮薄陷大的包子,就着清水煮熟的当季小菱角、一份腌香味十足的酱瓜、一瓣饱满的粉色石榴、七八颗开心果。

下雨的时候窝在书吧或者咖啡吧看看书,看窗外雨打芭蕉。

天气好的时候,循着门前的小河一路前行,两岸都是古色古香的江南建筑,小河对岸是观前街,看着热闹的市井气息,嘴角情不自禁地上扬着。

无事可做时,二人索性在院子里翻书、煮茶、看天光流变,与过往行人寒暄几句。

天气凉爽时,就和隔壁阿嫲们来到河边剥莲子,打柿子,酿一壶杨梅酒,待到来年开封品酌。

许多人穷尽毕生,寻找着心中那份飘渺的幸福。其实,所谓幸福,就在当下的每一个小瞬间。

回首过往,忽然发现,一切都是浮云,只有每一个平凡的小日子才属于自己。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