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在企业当高管的妈妈,月薪三万出头,女儿在广州某外语学院附属名校读五年级,花销如下:

暑假女儿去一趟美国游学,10天20000元

女儿平时在家需要请阿姨照顾,5000元

7月份钢琴考级,每周要上两节钢琴课,200元一节,一共2000元

游泳班2000元;英语、奥数、作文3科培训班6000元

这几项加起来就要35000元了……

课外培训虽然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但每一次都会触痛公众的神经。根据孩子的特点,本着个性化教育的初衷,有选择地参加某些社会培训班,弥补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的不足,本来无可厚非。

孩子假期补课,既让孩子学业负担重,又让家庭经济负担重,这是需要综合治理的教育问题和社会问题。他们面临无法排解掉的焦虑——别人孩子都在补课,自己的孩子不补担心掉队。

一位家长曾以博弈论解释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的怪圈:教育部门

呼吁减负,对于家长及学生来说,选择有以下三种:

如果所有人都减负(合作),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其他人减负你增负(背叛),你将取得相对优势;其他人增负你减负(背叛),你就会处于弱势地位。权衡利弊后的家长有可能选择合作吗?绝无可能,只能互相主动增负,这便是典型的“囚徒困境”。

过于焦虑的家长们需要好好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人生不是短跑比赛,而是一场马拉松,总想着赢在起跑线上、拼命地冲刺,效果就一定好吗?让孩子一直保持着紧张的状态就真能得偿所愿吗?毕竟,我们要的不是一台学习机器,而是一个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人。

观念不对,月薪多少万也撑不起家长的矫情。世界上有许多金钱买不来的东西,真正有质量的教育就是其中之一。如果金钱在教育中的分量越来越重,那只能说明,我们离教育越来越远。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