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第一次关注到沙漠夕阳的时候,是我上大一时。那时刚刚进校不久,孤独、寂寞时时缠绕着我。

一日,大概是傍晚5点多钟吧,我从教学楼下来,刚走到西门口,迎面一道白灿灿的光照进来,刺着了我的眼睛。

灰蒙蒙的天空,在靠近地平线的西天,挂着一个似乎摇摇欲坠的白色圆盘,有气无力的白光照射着这11月份的沙滩,干枯的沙棘草在沙地上留下了自己瘦骨嶙峋的影子。

惨淡的夕阳犹如一位气数将尽的八旬老翁,颤微微的、一点一点的往下落。我一动不动的看着那个圆球欲说还休的没入沙海,西边的天空没有留下半点痕迹,霎时,天空暗了下来……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沙漠中冬日的夕阳,它令我的心情在这冬日里沉重起来。

令我最开心的事情是观看夏日的夕阳。晚饭后,烤灼了一天的沙地此时也温和起来,赤脚踩在沙地上,暖暖的,微风迎面扑来,温和中带着一丝凉意,这时仰头望,几丝白云轻轻的飘浮在蓝幕上,用手搭起凉棚瞅瞅太阳,它就在我的头顶稍微偏西的方向。我和朋友只顾手拎着鞋子在沙地上散步、聊天,冷不丁感觉身上没有了阳光,往西看去,太阳已“吊”在了半空,似乎在快速的西沉了,这时西边的天空红彤彤的一片,连那几丝白云也被染红了。如果有时云彩厚一些,这时天边就格外凝重起来,那一片红似乎要穿透那云彩喷出来似的,又像是丹青手精心描绘的一笔。如果是大晴天,这时吊在半空的夕阳依然是光茫四射,直到它的脸盘沉入了地平线,仍然有光茫射出来,太阳全沉下来,光茫也消失了,天边仍是一片火红火红……

我常常会盯着这一片火红凝视很久很久,心中情不自禁地念叨着: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曾经几次,我看到过沙漠雨后的夕阳,别有一番美。

夏日的中午,有时天空会突然下起一阵暴雨,淅淅沥沥、劈劈啪啪,一阵接一阵,但是这雨不会持续太久,不到傍晚,肯定会停。晚饭后,我必定会踩着松软的沙地,呼吸着雨后清新的空气去散步的。多少年来,我一直怀念榆林的雨天,就是因为这里雨后是最干净的,脚踩在沙地上,鞋上一丝泥土都沾不上。

这时,天空中有各种形状的云朵在你来我往,太阳一会儿闪出来,一会儿躲进云层。当太阳落到半空中时,四周的光茫没有了,只剩下了一个红彤彤的圆球,那圆球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托着,一点一点的往下沉。背景是灰灰的天空,地下是金色的沙滩,一个圆球在半空中摇晃,多美的一幅画呀。然而还没等你感叹完,那火红的东西只剩下了多半圆、半圆,一条弧线,接着在瞬间中消失了,这时西天只剩下了桔黄的一片……

刘雅婷,笔名随遇而安,一位有二十多年教龄的小学语文老师。喜欢旅游,喜欢美食,爱笑,爱乐,爱简单,爱交朋友,爱自由自在,爱安安静静的自得其乐,也爱热热闹闹的与众同乐。总之,我就是一个热爱生活的小女人。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