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曙摄影散文之576





金黄色的回忆

 


   这是第三次到青海赏万亩油菜花,那浩浩荡荡,一望无际的金黄色,如浪似潮地滚滚涌来,漫过山岗,淹没了小村庄,吞噬了乡间小路。花海在脚下翻腾,人心在花海上悠荡。伫立在小山坡之上,人被金黄色吞没的顷刻间,拾得一种荡气回肠的豪放与快感。

青海湖畔的七月,流淌着油菜花浓郁的清香,那油一般的花香随着风儿忽忽悠悠地飘向蓝天,和白云搅拌在一起,翻滚着,发酵着,酿成美酒后又沉甸甸地砸将下来,醉了天,醉了地,醉了村庄,醉了人心……

青海的油菜花不同于江南的油菜花,同样的金黄色一个修长纤纤,另一个矮小粗壮;一个如同小家碧玉羞涩无限,一个豪气奔放气度非凡。在江南,每年的三月是黄蜡蜡的油菜花伴着桃红柳绿盛开的日子,也是人们踏春赏花的季节。一阵春风下江南,几场春雨润江东,那油菜花总在湿漉漉的甜蜜中苏醒。那花丛中的彩蝶蜜蜂振翅抖落的雨珠,洒在赏花人的脸上,身上,引得笑声朗朗,难怪江南人如此细腻娇艳;在青海,年年的七月才是大地泛黄的季节。万顷油菜花在蓝天白云间争艳,和西部人的性格一样如此坦坦荡荡,拥有辽阔无垠的草原的浩然正气。塞外的油菜花不仅仅凸显一种金黄色,随着地势的起伏油菜花随之变得流动而跳跃。在这里能够见到无边无际的整体的油菜花田,也能够见到巧妙而精致地镶嵌在墨绿色青稞地中的一条条,一块块的油菜花,如此和谐如此巧妙,相得益彰。远远望去那山坡山梁如同一位披着五彩袈裟的老僧人,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之下缓缓踱步。

“篱落疏疏小径深,树头花落未成阴。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宿新市徐公店》唐·杨万里)诗人大约没有去过塞北,他将江南的油菜花描写得十分细腻。如果,杨万里前辈能够到青海一观那气势磅礴的油菜花田地,一定会诗兴大发。“儿童急走追黄蝶”实真情,小时候就经常在油菜花丛中扑蝶,那时候彩蝶只顾得在花丛中吸吮花蜜,显得特别傻,用手指一捏一个准。老人们告诉,油菜花的香韵能够随着人的想象而演变,骄阳下走进油菜花中,深深地吸一口气,嘴里念念有词:“桂花香桂花香”,便能闻到一股浓郁的带着甘甜的桂花香味;念“兰花香兰花香”,便有一阵幽兰的清香扑鼻而来;念“腊梅香腊梅香”,便是寒冬腊月的腊梅之馨香悄然入肺……小时候曾经试过,而今我携塞外之春风,拽塞北之骄阳,徜徉在海洋般的油菜花的金黄色中,兴致勃勃地又试了一次,果然灵验,令人唏嘘不已。

 

 

                     2017/7/27



香醇浸泡的村庄





白云的依恋





独具匠心





静谧






天地之间





何谓一线






360度的视角





总想拥抱






被金黄色淹没的农家











花浪翻涌




黎明的视角






黄与蓝的组合





让人做梦的地方





袈裟






人间







七月的感觉





七仙女之作






媲美





风雨来临





那条山谷静悄悄





白云在这里强迫自己不断改变造型。






读懂“一望无际”





怎一个美字了得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王曙摄影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