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坏人,是你,欧阳洛是你对不对?是你杀死了他,因为你觉得我们有关系,所以让他死了对不对?是你对不对?你就是恶魔,为何我当初要和你做交易,为什么你要杀他?为什么?”夏优依激动的吼道,那尖锐的声音,让每一个人都听得见。

“够了,女人,不要逼我发火。”欧阳洛捏着夏优依的手,不悦的说道。

“你们都是恶魔,全部都是恶魔,我要带着李浩成走,我会救活他的,他不会有事情的,绝对不会有事情的。”夏优依甩开欧阳洛的手说道。

夏优依拖着李浩成的身体,往李浩成的车子那边走去,她边走边说着:“李浩成,你不要紧张,你不要害怕,我会时时刻刻在你身边的,我,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我一定救活你的,越是不要你活的人,我们越是要活的好好的,我们一定会好好的活着。”

一个人影划过,欧阳洛感觉到情况不对,给了司徒翼一个眼神,司徒翼在警察的耳边说了一句话,随后让所有的人群都退开。

欧阳洛走到夏优依的身边,直接拉着夏优依离开。

“你放开我,放开我。”夏优依激动的吼道。

可是她的力气根本就不够,欧阳洛直接抱起夏优依,快速的离开了,刚刚走远一点,一声巨响,车子就爆炸了,而李浩成的尸体还在里面,夏优依眼睛放大,直接晕倒在欧阳洛的怀里了。

“为什么你要对我那么的残忍?我只是爱你而已,为何你不要让我爱你呢?夏优依,我爱你,你能不能不要离开我,我真的不能没有你?求求你了,回到我身边吧。”李浩成伸开双臂一字一句的说道。

“李浩成我爱你,我是爱你的,请你相信我,不要怀疑我对你的爱,我愿意永远和你在一起,李浩成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你,我只要你。”夏优依用力的向李浩成奔跑,可是拥入他怀抱的时候,却没有任何的感受。

死了,死了,李浩成已经死了,车祸死的,最后骨灰都没有了,他实实在在的死了,不,不会的,李浩成不会死的,绝对不会死的,不可能的。

“不,不会的,不可能的。”夏优依激动的叫道。

她坐起来,看着房间,看到司徒翼的时候,她颤抖的问道:“是梦?还是真实的?”

“你不比我们清楚吗?”司徒翼问道。

不,不是梦,是真实的,李浩成真的死了,而且还没有留下尸体,是欧阳洛,是他做的,如果不是他的话,没有人敢这样做的,都是他。

“不要试图激怒他。”司徒翼拉着夏优依的手。

夏优依直接甩开了,冲了出去,当看到欧阳洛的时候,她快速的走过去,拿起桌上面的水果刀,直接往欧阳洛的身上捅去,但是欧阳洛已经预料到了,他拉住夏优依的手,不让夏优依得逞,夏优依仇恨的眼光传来,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巴不得现在杀了你。”

“为他值得吗?”欧阳洛讽刺的问道。

“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是无辜的,自始至终都是无辜的,为什么?要对付就对付我好了?要伤害就伤害我好了,为什么要伤害他,欧阳洛,你怎么可以那么狠毒,你怎么可以让他死的那么惨?你怎么可以?”夏优依哭得像个孩子,接下来的话,她没有办法说下去了。

“夏优依这只是开始,你越是在乎的东西,我越是要摧毁,我要看着你哭。”欧阳洛捏着夏优依的下巴一字一句的说道。

“杀了我,你杀了我吧。”夏优依吼道,随后拿着刀子,要刺进她自己的心脏,活着没有意思,没有任何的理由。

“李浩成是有家庭的,他的父母依旧在,若你想他们一家人团聚,我可以成全你。”欧阳洛甩开夏优依的手,威胁道。

夏优依一愣,随后苦涩的笑了笑说道:“你真狠,你真毒。”

“毒吗?当你亲手动我弟弟的时候,你是否也狠毒呢?”欧阳洛说道。

夏优依没有说话,慢慢的退回到房间里面去了。

“为什么那么残忍?”司徒翼问道。

“残忍吗?”欧阳洛反问道。

“你会逼死她的。”司徒翼再度说道。

“她不会死的。”欧阳洛看着窗外说道。

司徒翼还想说话,但是看到欧阳洛这个样子,也无能为力了。

“主人。”男人低声的叫道。

“事情处理的很好,这是你该得的,一年之内不要出现了。”一人在黑夜中遮住了脸,低声的说道。

“是。”男人说完之后快速的离开。

“杀了他。”那人看着身边的人说道。

身边的男人一惊,随后说道:“是。”

夏优依紧紧的抱住自己,哭着说道:“李浩成,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害死你的,但是我不会忘记的,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天发生的事情,我答应你,我会好好的活着,我会为你报仇的,只要伤害了你,我都会报复回去的,李浩成,我不会让你白死的,我发誓。”

昨天晚上还说的那么坚定,可是第二天,夏优依看到阳光的时候,她厌恶到了极点,这样的太阳,真刺眼,她觉得活不下去了,她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

欧阳洛害死了李浩成,那又如何呢?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报复的,她到了最后也只有死,早死晚死,都是死,她还不如现在死呢?

李浩成,你等我,我马上来找你。

当血液一滴滴的流在地上,夏优依露出了微笑,终于,不用这样辛苦的活着了,终于,不用这样痛苦的忍着了,终于结束了,来生不要遇到他们,千万不要,不要这样的痛苦。

李浩成,你曾经对我说过,你会一直牵着我的手,不会让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这一次,请你也牵着我的手,不要让我一个人,如此的难受。

夏忧依睡了很久好久,慢慢的睁开眼睛,当看到苍白的一片,夏忧依低声的说道:“天堂,就如白色的。”

往期精彩:都市言情《女人,乖乖让我宠》第30章 做错事的代价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