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法制日报记者 朱琳


遭遇黑中介3个月工资打水漂

  在一家企业从事培训管理工作的李倩刚来北京一年,面对居高不下的房价,每月4000多元工资的她,和众多“北漂”一样,过着租房的日子。
  个人房源,精品单间,每月2200元。这不正是李倩心心念念的理想房源吗?
  一个月前,李倩给在网站上发布信息的马先生打了电话,咨询这套位于北京圣馨家园小区的房源信息。在约见看房时,李倩却被告知,没有该处房源。
  于是,李倩被带到了另外一个小区,并看中一套房源,确定无中介费和其他另外收费项目的情况下,双方达成协议。李倩交了2500元押金,并签订了合同,之后李倩又交了3个月房租7500元。
  随后,马姓男子又以各种理由让李倩额外交纳一年的卫生管理费、有线电视费、上网费等共计2500元。而此时李倩的房租已经交了,如果毁约的话,按照合同要付两个月的房租作为违约金,权衡之下李倩选择了妥协。
  李倩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她怀着复杂的心情回到了现住家中,准备周末搬家,然而骗局还没有结束。
  当天晚上,马姓男子再次打电话让李倩交相当于全部租金10%的服务费,理由是带她去看了另外一个小区,李倩拒绝了。
  此时,马姓男子开始骂人并威胁:我带你看房,你就得给我服务费,要不交,小心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挂了电话,李倩咨询了该小区物业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告诉李倩,马姓男子并不是小区业主,他们一伙人以二房东的身份盘踞在这个小区已经很长时间了。他们对李倩的遭遇很同情,但是也爱莫能助。
  一名资深中介向李倩透露,这个片区二房东手里的房源都是没有房产证的回迁房,导致很多大的中介公司无法接手,让这些人捡了漏儿。
  于是,李倩拨通了110,但接警人员说,现阶段对方只是说些“狠话”,对这种情况,他们也没办法处理,如果双方都在现场时可以拨打110,他们出警进行协调。
  李倩又去了法院咨询,法院工作人员告诉李倩,如果想起诉的话可以找律师咨询或者写好起诉书再来。
  随后李倩又拨打了12345市长电话,被告知不在受理范围内。
  李倩告诉记者,在那天之后,她经常接到那伙人的电话,她害怕这些人报复,租的房子不敢搬进去住,白白损失了一万多元,这相当于她3个多月的工资。
  “虽然我知道自己也有责任,太轻信这些人了,但他们的行为明显违法了,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这些人还没有受到应有的处罚,真是咽不下这口气。”李倩有些愤愤不平。
  “损失的钱可以再赚,但是我心里的阴影却一直存在。”李倩告诉记者,她过一段时间可能会回老家发展。
  (应被采访者要求,李倩为化名)





北京市法学会不动产法研究会副会长、清华大学法学院党委副书记程啸近日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由于过去我国房地产政策偏重于房屋买卖,所以在房屋租赁立法方面还存在诸多不足,造成了房屋租赁市场的诸多不规范。应加快补齐房屋租赁领域立法短板,完善房屋租赁制度顶层设计,通过法治手段遏制各种租房乱象。





立法

由以售为主向租售并举转变


“我国之前实施的房屋租赁政策一直强调‘居者有其屋’,正是由于这种政策导向,我国在最初的法律制度设计上,将商品房开发、销售作为发展住房的重中之重,比如在城市房地产管理法、合同法中,大量的法律条文都是针对房屋买卖作出的规定,而在房屋租赁立法上相对不足,对于租期、租价和租赁期间租赁双方的诸多权益没有明确规定,导致租户居住环境、尊严、基本权益得不到有效保障。”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院长、北京市法学会不动产法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尹飞指出。



2016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若干意见》,旨在规范住房租赁市场发展,促进我国住房市场由以售为主向租售并举转变。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邹琳华认为,我国目前的房屋租赁市场仍存在很多不规范之处,房源少、房租贵、黑中介横行、租房纠纷难解决、群租房乱象频发等成为制约房屋租赁市场健康发展的瓶颈,这些问题都需要从立法上加以解决。


  尹飞建议,应当在国家层面尽快出台相关立法,对房屋租赁市场加以约束。应对保障房屋租赁双方的权益、改善居住环境、寻求快速解决房屋租赁纠纷机制、明确中介公司应承担的责任、拓展租赁房源等问题,在立法中予以明确规定。


  据悉,今年5月,住建部发布的《住房租赁和销售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在租金、租期、承租人居住权利保障等方面作了规定。


  此外,北京、广州、成都等城市也正着手准备出台住房租赁地方性法规。




权利少

先优化租赁登记备案制度

国务院办公厅去年发布的《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若干意见》早有规定:非本地户籍承租人可按照《居住证暂行条例》等有关规定申领居住证,享受义务教育、医疗等国家规定的基本公共服务。


  《住房租赁和销售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也提出,经备案的住房租赁合同可以作为承租人有合法稳定住所的凭证。承租人可持备案的住房租赁合同依法申领居住证,并享受规定的基本公共服务。



  “房屋租赁备案制度的落实和合同的规范,是关乎租购同权能否顺利实施的前提。”程啸注意到,现在租赁房源登记备案率很低,造成租房市场混乱。合同签订不规范,租户经常遇到权属不清、转租、房东随意涨房租、随意撵租客或承租的房屋正常损耗无人修理等不公平待遇,造成了大量租户权利得不到有效保障。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按照以往‘放养’的模式去管理租房市场,‘租购同权’必然无法落地。”程啸建议,优化租赁登记备案制度,各地区根据本地实际情况完善实施细则使登记备案成为维护租赁双方权益的有效途径。


信用低

建房屋租赁信用信息系统

尹飞介绍,对于租赁市场,我国的监管体系确实存在漏洞,使得一些黑中介成了无法约束的“害群之马”。


  尹飞曾经向有关部门建议,希望在立法中明确规定,建立一套有效的房屋租赁信用信息系统,将那些不良从业人员的行为都记录下来,并在统一的平台上向社会公示,承租人可随时查到其诚信记录,对不良中介应给予相应的处罚,对造成严重后果的、社会影响恶劣的,应当终身禁入中介行业。


  “除此之外,提高从业人员的门槛也是十分必要的,应进行与业务有关的法律知识培训考核,获得执业证书后,才能从事房产中介工作。”程啸认为,这样可以一定程度上避免素质不高的从业者拉低行业水平。


  尹飞认为,应当建立中介行业自净机制,中介公司有责任提供有效的地域信息,保障住房租赁市场供需信息透明、交易规则透明、信用体系透明,建立严格的违法及违规惩处制度,完善行业内部的自查自纠机制,自觉履行公示制度,并由相关主管部门和行业协会不定期进行监管和抽查。


房源少

鼓励公民“共享”闲置房屋

不少租户反映,一房难求的状况十分普遍。目前,包括北京在内的很多城市,已开始在土地出让过程中明确要求,需自持一部分房屋作为出租房,比如一块地规划面积30万平方米,开发商拿地,需要拿出10万平方米用来建设出租房。


  “这是一个比较好的探索。”尹飞说,鼓励房地产企业以租代售,并以此作为去库存的做法,不失成为一种有效的解决方式。



  对于社会大量闲置的房源,程啸认为,我国在制定房屋租赁立法时也应当对此有所规划。


  “许多个人房屋闲置,而想要租房的人却承租无门,造成了供求不畅。如果将这部分闲置房拿出来出租,将解决一部分租户的烦恼。”程啸建议,应当鼓励这部分人将房源拿出来共享。


环境差

制定刚性安全标准取缔群租乱象

据记者了解,群租客以企业员工和年轻人为主,流动性大,行动不规律,人员嘈杂,打扰周边居民的正常休息;群租房空间狭小,物品堆放多,生活用火、用电不规范,存在消防安全隐患;不注意维护环境卫生,导致小区环境恶化。



对此,程啸建议,应当多增加廉租房、公共租赁住房,缓解多人分租的压力。


“除了提供价格更低廉的租赁环境,制定刚性的安全标准也是必不可少的,应该疏堵结合。”邹琳华建议,出台相关安全整治标准,减少和消除安全隐患。


  记者注意到,《住房租赁和销售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明确规定,出租人出租住房,应当符合单间租住人数和人均租住面积的标准。具体标准由直辖市、市、县人民政府制定。厨房、卫生间、阳台和地下储藏室等非居住空间,不得出租用于居住。


  程啸说,要通过立法明确提出“保障安全居住”,应当禁止将存在建筑隐患、治安隐患、消防隐患的房屋进行出租,一旦发现,应由住建、公安等部门责令改正,并进行相应处罚。对于出租人的权益,法律也应当予以保护,对于随意破坏房屋设施或涉及其他违规租赁房屋的租户,应当由城管等部门予以遣散,造成环境破坏和财物损失的,应进行相应处罚。


7月,一大波租房新政密集袭来——


4日,上海打响租赁卖地第一枪:要拿地,只准租,不准卖。


17日,广州出台“租赁16条”发展住房租赁市场,其中保障“租购同权”引发民众关注。


20日,住建部等九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在人口净流入的大中城市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通知》,要求在人口净流入、住房租赁需求旺盛的大中城市,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


目前,住建部已会同有关部门选取广州、深圳、南京、杭州、厦门、武汉、成都、沈阳、合肥、郑州、佛山、肇庆12个城市首批开展住房租赁试点。


业内人士分析,一系列租房政策的出台,释放出重大信号,住房租赁市场或将迎来新一轮发展期。


我们拭目以待!

2017年8月1日人大立法版(原文详见“阅读原文”)



来源:法制日报


编辑 唐晓芳 见习编辑 朱婵婵







投稿的小伙伴,请发到这个邮箱:fzrbrmt@126.com 等你!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法制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