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杰克·凯鲁亚克之后,全球出现了许多行者驴友,徒步骑行或者搭车的,一路艰辛一路风餐露宿,却仍旧坚持在路上。他们翻过雪山、草原、冰冻的河流、有狼的沙漠以及荒无人烟的戈壁。有时候,他们迫不得已打工、山上摘果子售卖,但绝不会乞讨。

我见过一位驴友在大理摆地摊,白族姑娘扔了二十元在他地摊上就走了。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急忙跑上去,把他珍贵的名片(自己拍摄)塞给那姑娘,他说“谢谢你,但我不是乞讨的。”

他们满脸胡子、脏兮兮、说胡话,但是满脸堆笑,像远行归来的少年,永不衰老。

他们住在藏族人牛粪堆起来的房子里,与牧民一起捡牛粪,生火炉,有说有笑,当然,手势比说话还多。

他们看过无数的风景和美女,心动过,行动过,但最后都只剩他们孤身一人。

在他们看来,唯一的财富就是跟随他们南征北战的自行车,翻过了许多山淌过了许多河,满满的记忆和青春。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