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子豪


在最新一集的大型政论专题片《将改革进行到底》中,五个落马老虎的忏悔画面首度曝光,他们出场的顺序分别是:安徽省原政协副主席韩先聪,辽宁省委原书记王珉 ,天津市原政协副主席、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 ,天津市委原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云南省委原副书记仇和 ——




韩先聪 安徽省原政协副主席

解说词:

以上率下,全党共同行动,狠抓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落实,坚决纠正“四风”。


然而一些党员干部甚至党的高级干部,却背离了党的理想信念宗旨,忘记了我们民族的历史经验和教训,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韩先聪,从2013年1月起任安徽省政协副主席。在中央八项规定和反“四风”实施后,他仍多次出入高档酒店和私人会所,违规接受党政干部、国企老总、私企老板的宴请。在中央纪委对他宣布立案审查决定的当天,他的手机信息显示,这一天他已有两场约好的饭局,中午晚上各一次。


【同期】安徽省政协原副主席 韩先聪


我就是2013年的下半年到2014年案发的时候,有多少次的宴请,接受宴请都是这种情况,就是觉得这个好像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不会被发现的,侥幸的心理,不会被发现。另外,长时间的那种惯性推动。还有一条就是,想给自己拉拉关系,给自己铺铺路子。

王珉 辽宁省委原书记

解说词:

2016年9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辽宁省人大换届选举产生的部分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当选无效的报告,更是开了人大常委会的先河。


在此之前,辽宁政坛迎来深度震动。


2011年10月,在辽宁省委十一届一次全会上,时任沈阳市委副书记苏宏章通过拉票贿选当选省委常委;2013年1月,辽宁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换届选举,时任阜新市委书记王阳、时任省财政厅厅长郑玉焯,通过拉票贿选当选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在这一次会议上,有45名全国人大代表候选人通过拉票贿选当选。


辽宁拉票贿选案,涉及党员干部人数之多、情节之恶劣、性质之严重,令人震惊。


【同期】辽宁省委原书记王珉


对辽宁的拉票贿选和辽宁的政治生态的恶化,我承担政治责任、主要领导责任和直接责任。我应该向党中央、向辽宁干部群众忏悔。

武长顺 天津市原政协副主席 公安局原局长

解说词:

2016年6月29日上午,中央第三巡视组进驻天津,对天津开展巡视“回头看”。时任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市长的黄兴国早早地站到了门外,等候巡视组的到来。


此时的黄兴国也许把巡视“回头看”理解成了“回眸一笑”。然而,两个半月后,他的政治生命彻底终止在了中央巡视杀的“回马一枪”上。


2016年9月10日晚十点半,中央纪委对外发布消息: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早在2014年到2015年间,十八届中央巡视组第一次巡视天津之后,黄兴国还以吃请、赠送名表等贵重礼物的方式,打探另一名巡视发现的涉案高官的案情线索。


而黄兴国关心的这名涉案高官,正是人称“武爷”,时任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长的武长顺。


武长顺是2015年2月中央巡视组第一次进驻天津后,接到群众举报被查处的。根据中央纪委发布的消息,人们平时所熟知的各种违纪违规行为,武长顺几乎无一遗漏。

黄兴国 天津市原代理书记 市长

解说词: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在全面从严治党的利剑下,武长顺和他的上司黄兴国,都必将为他们的“两面人”做派和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同期】天津市委原代理书记 原市长黄兴国


第一次巡视了,第二次再来个“回马枪”,这一招很厉害。理想信念动摇,打自己的小算盘,出问题了,私欲膨胀。根本的原因,根子上是这个问题——丧失了党性原则,一步一步地放松自己,才走到今天。

仇和 云南省委原副书记

解说词:

2015年3月1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刚刚闭幕17分钟后,中央纪委发布消息: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仇和之所以落马,和他主政昆明期间在土地开发和城市建设中的共腐关系圈有很大关系。反映出的根本问题是他丧失理想信念宗旨,视党的纪律如无物。


【同期】云南省委原副书记 仇和


从小到大,从一般的到贵重的,从接受礼品到接受贵重物品, 由犯错误走向犯罪,滑向犯罪的深渊,潜移默化地就变化了,这是我个人咎由自取。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长安街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