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会不一样吗?事实是,人们永远无法知道下一个危机的爆发点会在哪里

记者 王兆洋

整整十年前的今天,美国投行贝尔斯登宣布,旗下两只投资次级抵押贷款证券化产品的基金倒闭,之后次贷危机逐步失控,至今仍然让全球金融市场谈虎色变。在一系列监管改革之后,欧美银行体系重新恢复活力,美国总统特朗普甚至扬言要废除危机后主导美国金融监管的法案。另一些人则始终抱有忧患意识,因为每一次大危机发生之前,人们都会乐观的以为“这一次不一样”。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瞬间崩塌

如今仍有不少分析认为,2007-2008年的次贷危机是一场意外的黑天鹅。但其实,在这场危机彻底失控之前,种种迹象已经出现。2007年夏天,美国的次贷危机已经开始发酵,当年3月,汇丰宣布其在美国次级房贷的准备金将额外增加70亿美元。4月,美国当时第二大次级房贷公司新世纪金融公司申请破产保护。市场的担忧不断蔓延。但是当时的从业者以及监管者中,仍有不少人选择忽视。7月时,花旗银行CEO查克•普林斯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说出那句后来臭名昭著的话“只要音乐没有停止,就要起来跳舞”。

最终在当年8月1日,以激进冒险著称的贝尔斯登宣布,旗下两只与次贷相关的对冲基金巨额亏损而倒闭,投资者损失高达15亿美元。消息像炸弹引爆市场。之后,欧洲最大的银行之一的巴黎银行8月10日紧急停止旗下三只基金的赎回,并表示美国市场某些领域的流动性已完全蒸发,市场对某些证券化债务的需求崩溃,使该行不太可能对其资产进行估值。同年11月,普林斯的音乐终于也停了,他从花旗辞职,留给花旗上千亿美元与次贷相关或没有固定市场价格的证券。

2008年雷曼兄弟的破产成为危机彻底失控的标志。恐慌情绪蔓延后,客户在短期转走了大量资金,交易对手也停止与雷曼的业务,空头则大规模做空雷曼的股票,雷曼兄弟彻底崩坏,负债已经高达6130亿美元,最终在2008年9月寻求国际金主收购失败后宣布破产。

这一年,贝尔斯登终于难以支撑,摩根大通在美联储提供的290亿美元帮助下收购了贝尔斯登。面对濒临破产的银行,英国成为西方最先进行所谓“银行国有化”的政府,开始用政府资金注资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和劳埃德银行集团先后接受了国家援助。

亡羊补牢

次贷危机成为1929年大萧条之后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在危机发生后,各国纷纷进行监管改革。对多年视而不见的漏洞进行补缺,并出台一系列新规。美国开始对银行的资本金进行规定,完善对影子银行以及衍生品市场的监管,并且加强了美联储的权力。其中,奥巴马政府在2010年推出的《多德-弗兰克法案》最受关注。

《多德-弗兰克法案》的核心是限制银行从事高风险投机性交易活动,规定银行须有足够的资本充足率、不能从事坐盘交易等。法案被认为是20世纪30年代以来美国最严厉的金融监管改革。而欧盟方面,也相继出台了《另类投资基金管理人指令》《金融工具市场指令》等。

在查漏补缺和加大监管力度后,美国的金融机构的健康度开始恢复。根据《多德–弗兰克法案》要求,美国银行开始接受压力测试。在今年6月宣布的美国央行的年度“压力测试”结果中,美国最大的34家银行首次全部通过。有分析指,美国政府不再过于担忧银行在经济衰退中破产的风险,大银行也无需不断增加资本金作为缓冲,银行再度成为投资者获得稳定回报的来源。

而此前在恢复速度上落后美国同行的欧洲银行们,也显示出回稳的迹象。上周五瑞银、瑞信及法国巴黎银行等发布的二季度财报均超过预期,而欧洲的银行股在过去一年也已经上涨了50%。根据美国银行本月发放的调查问卷显示,投资者认为欧盟的银行是最被低估的股票。

种种迹象很容易让人感觉,似乎一切都过去了。曾因“预测”了次贷危机而被电影《大空头》搬上荧幕的基金经理史蒂夫-艾斯曼7月31日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也表示,“当今世界与危机前已经大不相同,在3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我首次认为现在的金融系统是安全的。”

而就在6月美国大银行的压力测试结果之后,美联储主席耶伦表示,危机后联储主动的监管已经让金融体系更加安全和健康,并且对美国经济复苏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她表示,希望“在我们有生之年不会重演2008年的金融危机”。

可以安枕无忧了吗?

这样乐观的情绪开始让多年的严监管看起来显得有些过时。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便第一时间签署总统令,将枪口对准《多德-弗兰克》法案,计划对其进行全面审查以放松对金融业的监管。他认为,过去六年来,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在法律合规上花费巨大。这个严苛的法案阻碍了银行发放贷款,阻碍了企业创造就业岗位,已经不合时宜。特朗普放松监管的做法以及其他改革承诺共同推升美股一路涨高至今。

不过,十年前的记忆仍然新鲜。要知道,2000年和2008年的两次金融危机前,市场普遍都认为不存在泡沫。金融危机后,全球央行不断放水,但各国的通胀数据依旧低迷,资产价格则不断上涨。近来,一片繁荣却又异常平静的美股以及对金融监管的逐渐放开,让部分分析人士感到不安。次贷危机十年后,影响依然存在。

美国共同基金Vangaurd CEO麦克纳认为,目前的金融监管体系已经完全不同,2008年的危机不会重演,但是没人能排除危机不会再来。“下一次危机很难预测,它会来自一个非常不同的领域。”

美股不断创新高的涨势是今年以来外界担忧的一个焦点。数据显示,目前美股的估值在15年来的最高点。从最新的二季度财报季中美股表现可以看到,市场的资金都在投向那些成长强劲的股票,而忽略财务表现平淡的股票。《华尔街日报》报道称,这在过往是经济增长走到最后阶段的标志。在2000年和2007年结束的牛市行情最后阶段,成长股的表现也远优异于其他股票。

美国著名投资分析师John Mauldin7月30日则在一篇文章中表示,可能造成下一次金融危机的三大黑天鹅事件是:耶伦在紧缩调整中用力过猛,欧洲央行没有新的可用的刺激政策以及中国债务风险的扩大。

Mauldin认为,特朗普上台后没能在国会通过任何一个此前竞选时承诺的刺激政策,消费支出仍然低迷,人们可能不像官方调查数据所显示的那样有信心,而且通胀在大部分领域几乎没有任何起色,现在并不是开始紧缩政策的时机。Mauldin担心美联储会“做过头”,太早太过度的加息步伐,会让通胀压力转为通缩,而对于高负债的美国来说,通缩是灾难性的。

而他提到的中国债务问题,也是一个国际市场普遍关注的焦点。尤其在次贷危机中,始于银行等私人部门的危机最终还是由政府买单,希腊、西班牙等国出现主权债务危机,濒临破产,让国家债务问题在金融危机后受到国际高度关注。中国“4万亿”的刺激下飞速增长的地方政府债务备受关注。

2000年的科技股泡沫和2007年的次贷危机相隔不到十年,如今又一个十年过去,一些人认为现在的时代已经不同了,而另一些人则在努力寻找下一个危机可能发生的地点。

卡门•莱因哈特和肯尼思•罗格夫在2009年出版的反思金融危机的著作《这次不同》中写道,人们总认为这次不同,但若仔细查看会发现并不如此。“令人鼓舞的是,历史的确给政策制定者指出了可以观察以评估风险的信号——只要他们没有太过沉醉在信用泡沫支撑的成功中,以至于像他们的前辈那样再次说出,‘这一次不一样了’。”■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财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