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菱连忙上前,担忧道:“小姐?”

步永涵分明是话中有话,而且每句话中都藏着带毒的尖刺,若是被人听到,不知道要联想出多少不堪的事情来,到时候,小姐的名声该怎么办?

沈凝华脸色有些难看,她可以不在乎名声,但是却不愿意别人在她身上泼脏水,而且还要踩着她的肩膀向上爬。

“红菱,调查一下这两天步永涵和百里瑾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查不到,那就从那个乌嬷嬷入手,凭借她的聪明,应该知道步永涵不是个良主!”

“是,小姐。”

吩咐完红菱该查的事情,沈凝华直接起身回了营帐。

而此时,满心怒火的步永涵却待不住,直接让人牵了马过来,一把夺过缰绳狠狠地用马鞭抽了马一下,快速的跑入山林之中。她现在需要泄愤,如果不将心中的怒火宣泄出来,她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

到了一处空旷无人的地方,步永涵猛地抽出长鞭,狠狠地抽打周围的草木,仿佛鞭下打的是沈凝华一般,每一下都用足了力气,打到人的身上足够将人打得皮开肉绽。

沈凝华,你这个贱人!贱人!如果不能让你身败名裂,我这个永涵公主做的也没意思了!

就在她的长鞭抽到一处灌木的时候,一声惊呼猛地传出来:“啊,好痛!”

步永涵猛地住了手,眼底闪过一丝杀意,冷声厉喝道:“谁,滚出来!”

一个人影踉踉跄跄的跑出来,看清眼前的人,不由得惊呼一声:“永涵公主……”

步永涵定睛一看,心中也是一惊:“你是……夏夫人,你怎么在这里!”

出来的人正是夏静秋,此时她的模样格外的狼狈,身上还带着多处伤痕,看到步永涵,惊恐的神色立刻变成了悲伤欲绝:“永涵公主救命啊!”

步永涵一愣:“夏夫人,你怎么了,慢慢说,若是能够帮你,我定然为你做主。”

“公主,只有您能帮我了。我本来听了二皇子殿下一番话,知道无法为映雪讨回公道,便想着回到江南去,没想到刚刚出了城,就遭到了截杀,慌乱中马匹惊了,带着马车一路跑到了山林之中,这才让我躲过一劫,这些日子我藏身在山林中,根本不敢出去,为的就是留下一条性命揭发沈凝华的丑恶面目!”

“什么……你说沈凝华?”步永涵心中一动,眼神微微发亮。

“是,就是她!”夏静秋恨得咬牙切齿,“真是我的好外甥女啊,我是她唯一的姨母了,她却要置我于死地,若不是拼了命也要揭穿她,这些日子我哪里能够撑得下来。”

步永涵凝眉,唇边却不由得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夏夫人,空口无凭,你怎么知道截杀你的人是沈凝华派来的?”

“我自然知道!当时我身边也带了几个下人,有个下人被杀的时候从刺杀者身上扯下一块布,那布上正好绣着杜鹃花的形状。杜鹃花,那可是夏静言最喜欢的花,夏静言的嫁妆中,很多东西都带着杜鹃花的形状!我死也不会认错!”

步永涵眼神一闪,脸上的笑容变成了担忧:“夏夫人,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讨回公道的,来,你先随我回到营帐去,这件事情还需要从长计议,毕竟只是凭借一个杜鹃花的标记,还是很难确定那些人就是沈凝华派来的。最重要的是,你现在身上有伤,还是先养伤为好。”

夏静秋感激的看着步永涵:“多谢永涵公主。”

步永涵带着夏静秋往回走了没多远,乌嬷嬷派来的人便找了过来,看到夏静秋浑身脏污带血的模样差点将她斩杀,幸好被步永涵连声制止。她和百里瑾川住在一个营帐之中,不能带夏静秋回去。而她如今的模样,养好伤才能指证沈凝华,只能安排到乌嬷嬷住的营帐中。

“夏夫人,虽然这样安排有些委屈你,但是现在还不宜打草惊蛇,所以,还请你忍耐一二。”

夏静秋如今只想着报仇,根本不在意住在什么地方,而且下人的营帐也比在山林之中躲藏的日子好啊:“没有关系,如今已经很感谢永涵公主了。”

红菱调查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却是怎么都找不到头绪,乌嬷嬷帮忙将步永涵留下的痕迹处理的格外的干净,根本找不到丝毫的线索。

“小姐,都怪奴婢无能。”

沈凝华摇摇头:“这件事情怪不得你,本来就极为隐秘,查不到也是正常的,你去盯着乌嬷嬷,若是发现了什么立刻汇报给我。”

红菱盯了乌嬷嬷两天,渐渐地发现一些不对劲:“小姐,奴婢发现乌嬷嬷这两天经常带着东西回到自己的营帐中去用,而且吃的东西比往日多很多,看上去仿佛有两个人的量,而且,这两日永涵公主还格外赏赐了不少东西到乌嬷嬷的手中,最重要的是,奴婢发现有人趁着下午忙乱的时候,从乌嬷嬷营帐中抬了一桶水,那水中有血迹,还格外的多,这两日根本没人受伤。”

沈凝华皱眉,眼神渐渐地冷下来:“晚上去探一探,注意安全。”

“是,小姐。”

夜晚,乌嬷嬷帮步永涵拆掉头上的首饰,有些担忧的说道:“公主,夏夫人的事情老奴问清楚了,她只说那杜鹃花的标记肯定是昭华公主的人,但是奴婢却觉得事情有些牵强,毕竟牵扯到一位公主,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还是不要随意动手的好。”

本来翘着唇角的步永涵听到这话猛地沉下脸色,将手中把玩的金簪猛地拍在桌上:“乌嬷嬷,你不用说别的,你就说这件事情你帮不帮我做吧?”

“奴婢自然是帮您的,只是奴婢觉得还需要三思才行,昭华公主不比其他人,她格外的聪慧,而且身边还站着五皇子,就连皇上都对她格外的宠爱……”

在她看来,沈凝华的经历堪称传奇,一个义女,能够脱离家族在宫中占据一席之地,其中的小心翼翼和苦心经营必不可少,对付她这样的人,如果不能一击必杀,那就最好别动,不然,后果如何还真是不清楚。之前的杨映雪和俪贵妃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听到乌嬷嬷的话,步永涵越发的气愤:“你这话是说我比不过她了?沈凝华身边有百里君熠,我身边却什么人都没有是不是?她得了皇上的宠爱,我却没有是不是?”

乌嬷嬷连忙跪下请罪道:“老奴不敢。”

步永涵猛地握紧手中的金簪,尖厉的簪尾在桌案上留下一道深深地刻痕:“乌嬷嬷,你就在这里跪一会儿吧,然后好好想想,谁才是你的主子。”

乌嬷嬷心中一阵难受:她跟在皇后身边多年,服侍步永涵也格外的尽心,甚至因为她的年纪小,颇有几分将她视为晚辈的意思,谁知道她竟然一点劝都听不进去。

一直等她跪足了一个时辰,才有侍女过来:“嬷嬷赶紧起身吧,公主已经不生气了。”

乌嬷嬷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起身艰难的向自己的营帐走去,心中自然也明白,不是公主不生气了,而是二皇子殿下要回来了,公主是不会让殿下看到她惩罚下人的。在嫁给二皇子殿下之前,公主明明想的极为清楚,为何出嫁之后,却变得越来越没有样子,整个人仿佛泡在了醋缸之中一般,难道……

想到那种可能,乌嬷嬷脸色发白:难道公主竟然爱上了二皇子?

乌嬷嬷心思不定,回到自己的营帐之后看到夏静秋已经睡了,也就悄然的上了床,一夜无眠到天亮。

沈凝华清醒的时候,百里君熠正一手撑着头打量她的睡颜,看到她睫毛颤动,不由的伸手去拨了拨:“凝华,醒了?”

沈凝华偏了偏头,眯着眼睛瞪了他一下:“没去父皇那边?”

“陪你用过早膳再去。”这两天他不断的汇报运河的事情,还要小心的打消父皇的疑虑,真是身心俱疲,好不容易有点时间,自然要陪在自家媳妇儿身边了。

百里君熠亲亲热热的陪着沈凝华用完早膳,便被内侍宣走了。沈凝华无聊之下便拿着书卷靠在一旁看书。

红菱快步走进来:“小姐,奴婢打探清楚了。”

“慢慢说,看你这满头大汗的。”

红菱抬起袖子抹了一把:“您不知道,奴婢在乌嬷嬷的帐子中发现了谁?是夏夫人!”

沈凝华猛地抬头:“你说什么,夏夫人,夏静秋?”

“是!”

“她们怎么扯到一块?”

“那天永涵公主和小姐您在观赏台说完话之后,永涵公主便骑马进林子中狩猎去了,听说去了不到一个时辰就回来了,当时奴婢没有注意,现在想想,恐怕她便是在那个时候遇到了夏夫人。”

沈凝华眼神微微颤动,心思快速的转起来:“夏静秋失踪多日之后,突然出现在皇家猎场,还正好被步永涵碰到了……这时机赶得也巧,正好在步永涵对我满心敌意的情况下……如果说这是巧合,我怎么都不会相信!”

“小姐,现在该如何,步永涵定然会利用夏夫人对付您的!”

“利用夏静秋……”沈凝华呢喃一声,忽然笑开,“好啊,那我就等着了,步永涵若是着急对付我,都不用我出手收拾她,就看她沉不沉的住气了!”

看到沈凝华突然笑了起来,红菱有些不解:“小姐,您这是怎么了?难道提前有了成算?”

沈凝华摇摇头:“不是我提前有了成算,而是老天爷这次都没有站到步永涵那边,如果她不把事情弄清楚,着急对我出手,这后果就要她自己承担了。好了,到时候你就明白了,这两天好好地盯住步永涵,有什么事情立刻报给我。”

“是,小姐。”

步永涵掌握了夏静秋,反复的询问那天的细节,确定她不是说谎之后,心中立刻高兴起来。乌嬷嬷只觉得忐忑不安:“公主,这件事情还是好好的思量一下吧,老奴实在是觉得不妥。”

步永涵猛地皱眉:“乌嬷嬷,母后对你一直称赞有加,甚至说你是她最为信任的人。一路上你陪着母后从一个不起眼的皇子妃走到皇后的位置,其中的艰难定然不少,难道那个时候你也这般优柔寡断?”

虽然那个时候艰难不少,可每处理一件的时候,皇后娘娘都是有十分的把握才动手,哪里像现在,只不过是怀疑,连物证都没有就动手,那不是上赶着给自己找不痛快吗?这些话她不能说出来,不然公主怕是会当场处置了她!

“公主,虽然老奴有时候说话不中听,但到底比您多经历了一些事情,希望您能考虑一二,毕竟事情牵扯重大。”

“我已经考虑好了,也想好该怎么做了。”步永涵微微眯起眼睛,眼底闪过一丝志在必得,“这一次,我定然会让沈凝华翻不了身!父皇的宠爱?呵呵,帝王在意的永远都是自己的权势和性命,只要确定沈凝华对他有危害,哪怕是再怎么信任她,也会将她五马分尸!”

乌嬷嬷心头一跳,只觉得事情越发脱离了掌控:“公主,您是如何打算的?”

步永涵勾起唇角,语气带着淡淡的笑意:“如果只是揭发沈凝华派人刺杀夏静秋,那罪名即便是落实下来,罪责也不大,再加上夏静秋又没死,所以,必须要人为的制造一点大事。你说,如果沈凝华派遣了刺杀夏静秋的同一批人去刺杀皇上呢?”

乌嬷嬷心头猛跳,只觉得心头发慌,公主这是疯了不成?她刚刚嫁入二皇子府,连脚跟都还没有站稳,这样贸然行事不是自己往刀口上撞?难道她真的认为,在帝位上稳坐那么多年的皇上是谁都能刺杀的?

“公主,这万万使不得啊,万一被查出来,即便您的身份尊贵,也难逃一死啊。”

“我会让刺客在身上带上杜鹃花的印记,而且,母后留给我的都是死士,他们绝对不会出卖我,也不会让人查到我身上!而且,老天都在帮我,如今的时机真是太好了,荒野山林野兽出没,皇上又喜欢在林中打猎,呵呵,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乌嬷嬷只觉得眼前发黑:“公主,为了报复一个沈凝华,您要牺牲皇后娘娘派遣给您的死士,您觉得值得吗?”那批死士每一个培养出来都极为不易,是让公主在危机时刻保命用的,如今用在陷害他人上,岂不是太过浪费了?

步永涵眉心一皱:“浪费?他们被训练出来,不就是为了给皇家效命,帮主子分忧吗?如今他们誓死效忠的机会来了,怎么会浪费?只要扳倒了沈凝华,百里瑾川心中就再无牵挂,到时候我便能够掌控他……”

“而且,你不觉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吗?如果成功了,那么沈凝华就是杀害皇上的凶手,到时候我们就可以派人诛杀她和百里君熠,如果没有成功,那也势必引起了皇上的怀疑,到时候她和百里君熠也落不到好处,一举两得,哪一种结果对我们都没有坏处!”

看着眼睛放亮的步永涵,乌嬷嬷只觉得她不可理喻:百里瑾川喜欢沈凝华,即便是她死了,这份感情也不会改变,与其在沈凝华身上下功夫,不如自己努力将他的心夺回来,这活人可以争,死人可是争不过的,最重要的是,如果让二皇子殿下知道公主要害死沈凝华,怕真会对她下死手!公主在大越国身份尊贵,可这里毕竟是大安国,一旦发生了什么事情,皇后娘娘就是想要出手相助都鞭长莫及。

“公主,症结其实并不在昭华公主那里……”乌嬷嬷的话还没有说完,步永涵就猛地起身,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乌嬷嬷,你的身份高,我也敬重你伺候过母后,但是你也不要倚老卖老,症结不在沈凝华那里,那在什么地方,在我身上?”

乌嬷嬷知道自己再说下去怕是会让公主更加反感,可若是不说,公主就要去执行那危险至极的方案了,到时候,场面更加难以控制:“公主,您难道忘记了当初选择二皇子的初衷了吗?”

步永涵一顿,脸上的表情僵硬在原地:“我知道……”

她知道,可是心中的那股不忿却时刻折磨着她,新婚当夜的粗暴,新婚之后的冷落,再加上之前营帐的冷叱,让她心中的愤恨越积越厚,到现在如果不找个发泄口,她怕是会做出更加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在大越国皇后的教导下,步永涵的确是聪明,很多东西她想得格外通透,只是,她到底是公主,从一出生就受尽万千宠爱,在皇后的保护下,步惊澜这样深受大越国皇帝宠爱的皇子都要避开锋芒,她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但从来没有遭受过挫折的性子却让她难以忍受一点点不顺心。

若是换做其他女子,经受了百里瑾川的粗暴对待之后,会隐忍,会表现出更加温和无害的一面,让百里瑾川加深愧疚,然后利用这种愧疚一点点融化他的心。即便是不能将他的心夺过来,至少能够保有二皇子正妃的荣耀,而不会如她这般烈火烹油,一心要置沈凝华于死地!

说到底,她聪明,却被保护过度了。

看到步永涵愣神,乌嬷嬷以为自己的话起了作用,连忙补充道:“而且,公主应该清楚,如今虽然看着大安国皇子争权夺位,乱象渐生,但是实际上,在五皇子百里君熠的斡旋下,皇权仍旧大部分掌握在皇上手中。不然,皇上也不可能对皇子们想夺爵就夺爵,想封赏就封赏。”

在了解了百里君熠的事情之后,她便知道,五皇子就是所有皇子中的另类,在别人忙着争权的时候,他参奏百官,让皇权前所未有的集中;在别人忙着拉拢官员的时候,他闭门过日子,一出来便扳倒了一个贵妃,牵连到一个皇子。他仿佛在争夺权势,但又不主动争夺,他帮助皇上将所有的权利牢牢地掌控在手中,自己被夺爵被斥责都不在意,依旧忙前忙后,他看着毫无实力,但所有的皇子和大臣都不愿意和他对上。

这样一个皇子,不是另类又是什么?

步永涵暗自咬牙:“乌嬷嬷,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只是不去试一试怎么就知道一定会失败呢?皇上自己也想不到,会有人在围场刺杀他不是吗?就是要利用这种松懈的心理……嬷嬷,你很聪明,母后让我有事情多向你请教,你也看到了,计划我都订好了,如果被查出来是我所为,那下场怕是死无葬身之地,所以,你不用劝我了,还是省下一些力气,好好想想该怎么将计划做的天衣无缝吧?”

乌嬷嬷一顿,只觉得胸口闷得生疼:“公主,您要三思啊。”

步永涵懒得再和她废话,直接转身离开。

乌嬷嬷即便是修养再好,也忍不住狠狠地对着地上啐了一口:一旦失败,那些死士可就白费了……

三天之后,运河的事情已经交代清楚了,百里擎苍暗中派人去考察。如今他格外的高兴,兴致来了,只觉神清气爽,让人拿了弓箭过来,要去林中打猎。

百里君熠被恩准去陪伴沈凝华,便挽着她的手在周围散步。不远处便是一条小河,河水清澈见底,他让人拿了钓竿,干脆在河边钓鱼。

微风徐来,水波不兴。

两人格外的惬意,却不知道林子中已经乱成了一团。

百里擎苍带着一众侍卫,兴致冲冲的到林中去猎鹿,运气也很好,没走多远便看到一只体态雄壮的雄鹿,立刻策马追赶,追出去大约一刻钟,周围忽然窜出来一批黑衣刺客,对着百里擎苍便攻过去,他们蒙着面,根本不怕自己受伤,只一个劲儿的向百里擎苍周围拼杀,不达目的不罢休。

百里擎苍眼神锐利,眉心紧紧地皱成一个川字,一下便断定出来:这些人都是死士!

眼看侍卫就要不敌,百里擎苍猛地抬起手,对着周围挥了挥,暗卫如影子一般飘忽出现,对着刺客便杀过去,不多会儿便将刺客斩杀大半。

暗卫首领护卫在百里擎苍身边,忽然眼神一动,将一个死去刺客的衣袖翻开,一朵杜鹃花模样的印记显露出来:“主子,您看?”

百里擎苍一愣,随即面色冷厉:“好啊,真是好,竟然有人敢这样做!留下一个活口,其他的全部斩杀!”

……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