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出租屋里,小王拿着笔算这个月的生活成本:房租1500元,交通费200元,吃饭600元……还未算别的费用,开支已经超过了2000元。

这是小王来上海工作的第三个月,像无数沪漂的年轻人一样,每个月都要承担超高的开支,其中房租就占了大半。

从20世纪开始到二三十年代,上海的房租未曾廉价过。比如1906年,若在上海爱文义路(现北京西路)租一间厢房,每月房租就达7元(以下均指银元)。当时上海一家大面粉厂的工人,一个月的收入也不过7到10元。

和现在一样,房租高低主要看地段和时期。1906年左右,除公共租界以外的地段,其他地方的房租其实并不算贵,比如在虹口区一栋房子的月租金也可能只要3到4元。

但到了30年代特别是“一二八事变”后,情况就大不一样了,拿亭子间为例,月租已经从之前的七八元涨到了20元,尽管价格猛涨,但依旧十分抢手。往往招租广告刚贴出去,浆糊还没有干,房子已经租出去了。

只有人没房子租,没有租不出去的房子。

上海的亭子间,可以说是石库门房子里最差的房间。如当代一般,在二三十年代,不管条件有多差,很多年轻的作家来到上海谋生,往往先找这种房子栖身。以至于后来由此衍生一个新名词,叫“亭子间文人”

许多“亭子间文人”每个月都要为自己的房租发愁,一如现今的许多“沪漂”,生活的艰辛滋味只有自己才能体会。

从人们的工资上看,在二三十年代,上海工人的月工资一般为20元上下,家庭月收入超过50元的话,就基本达到小康水平;如果家庭月收入有一两百元,就可算是中产阶层。

在这个期间,海人家的生活水平还不错,普通人家每个月一般吃四次荤菜(肉、鱼、蛋、海鲜等),通常为每月的初二、初八、十六和二十三,这几天叫做“当荤”,其他日子则以蔬菜、豆制品为下饭菜。

从那时中国的生活水平上来看,旧上海的人民还是很幸福的,虽然不富裕,但生活不成问题,甚至还有一些小惬意。放在现在,是做不到的。

二十年代后上海的米价,每百斤通常在8元到13元上下浮动,这与房租一样,是低收入家庭的主要支出,省也省不下来的,所以米价一上涨,那些老百姓不免要摇头叹息,说日子过不下去了。

但对于高薪人士来说,这点浮动根本就算不了什么。现今,米在生活中,已是开支中无足轻重的部分。

当时的上海交通,主要以人力车为主,起价多为十个铜板,按里程议价。

但由于竞争激烈且毫无技术含量,人力车夫的收入是非常低的,大都在每月10元多点,仅能够维持一个人的生存。

迄今为止,魔都作为历史中一座特殊的城市,一直都是消费中的高标,同时它的发达也不断地吸引着外面的年轻人,给予他们希望。虽然要承担巨大的开支,但还是要在这里逐梦,这就是魔都的魅力吧。

作者 | 六珂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