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邦对于梁王没有亲自出兵很愤怒,彭越诚惶诚恐,决定从病榻上爬起来亲自去谢罪。

十年秋,陈豨反代地,高帝自往击,至邯郸,徵兵梁王。梁王称病,使将将兵诣邯郸。高帝怒,使人让梁王。梁王恐,欲自往谢。

——《史记》

君王的猜忌之种子,一旦发芽,就绝不会讲什么道理情感

部将劝彭越不要去,“一开始没有应召出战,如今被责骂后前往谢罪,岂不是落实了之前就是抗旨装病?刘邦如此心狠手辣屠杀旧臣,若是去了,必定马上被杀。若是不去,皇帝不满,将来治罪,也是死路一条。与其等死,不如就起兵,造反吧!”

彭越有些茫然了。因为他觉得自己去辩解,真的有可能就此被杀,何况,病势沉重,确实有些力不从心。但他对现在的一切,感到不舍和满足,也并不想造反,于是没有去谢罪,决定先养好病再做打算。

彭越觉得自己做得还好,并没有触及到刘邦不能容忍的底线。然而,他并不知道,刘邦的底线并非是自己想象的那般。在君王看来,没有造反的决心,但是有造反的实力,即是危险的。

纵横沙场的彭越何曾想到,一个他并不重视的太傅,竟然成了他催命的屠刀

表面看来,梁王府上风平浪静,然而彭越没有想到的是,无论何时何地,作为首领都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粱国的一名太仆就对自己的现状很不满意,生气的彭越决定宰了他。

万没有想到,这个太仆不但知道了梁王准备杀了自己的消息,还得知了部将曾经劝彭越造反。被死亡所刺激的人总能爆发出强大的求生力量,他立刻逃跑了。

彭越并没有在意,他觉得和一个属下生气也许有失身份,既然已经逃跑,那就由他去了,也并没有派人追杀。

然而,这个逃走的太仆并不打算就此过上颠沛流离的流亡生活,他痛恨彭越,痛恨这个土匪出身的粗鲁匹夫,当他仔细分析过刘邦的想法和性格之后,选择了投靠皇帝,状告彭越和部将串通谋反,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撞破了土匪彭越奸恶诡计而被追杀迫害的忠心士子。

出生入死的将军没有想到,浴血沙场的情谊和功劳,并不能保证自己永远不被皇帝猜忌

其将扈辄曰:“王始不往,见让而往,往则为禽矣。不如遂发兵反。”梁王不听,称病。梁王怒其太仆,欲斩之。太仆亡走汉,告梁王与扈辄谋反。

——《史记》

刘邦原本对彭越的忠诚就很怀疑和忌惮。而此时,前来揭露彭越“造反阴谋”的士子正中下怀。出于对彭越战力的顾忌,刘邦选择了派出密使,暗中拘捕。

没有察觉到危险的彭越被突然前来的密使抓住,梁王就此变成了洛阳城内的阶下之囚。明白君王心思的聪明主审没多久就盖棺定论,反贼彭越,阴谋不轨,证据确凿,其罪当诛!

或许刘邦并不是太需要真正彭越谋反的证据,他只需要一份猜忌,一份似是而非的线索

於是上使使掩梁王,梁王不觉,捕梁王,囚之雒阳。有司治反形己具,请论如法。

——《史记》

刘邦似乎是觉得这次对彭越做得有些过分,毕竟年年朝贡岁岁称臣的本分梁王似乎是冤枉的,况且,身为开国建朝的英明君王,应是心胸如海慈悲为怀的,念及当年彭越对于国家的小小贡献,就特赦这个反贼一次吧!

于是大汉王朝再也没有梁王了,平民彭越当然也不能继续呆在梁地作威作福,既然年纪大了,川蜀一带气候宜人,民风淳朴,那么土匪彭越就去那里颐养天年,感悟教化吧。

上赦以为庶人,传处蜀青衣。

——《史记》

对于一个大逆不道的罪人,还是让他去一片青山之间,悔悟罢!

莫名其妙失去了一切的彭越伤心不已,发配川蜀的路上遇到了皇后吕雉。

委屈的彭越冲到吕后身前,痛哭不已,辩解误会。希望大家闺秀出身、知书达理的吕后能够向刘邦解释误会,并表达了自己最后的恳求——回到故乡昌邑,落叶归根。

知书达理的吕后答应了下来,决定带着彭越去见刘邦,当面解释着其中的冤屈和误会。而当吕后回到长安,却对刘邦说:

“梁王彭越,悍勇善战,机敏无双,谁能制之!目下既以定罪,不如就此斩草除根,永绝祸患,我已将其押解至此,望做定夺。”

或许吕后并不懂得金戈铁马,但是,她却明白,是不是需要让纵横无敌的将军,死无葬身之地

回想起当初来去如风纵横楚地的将军彭越,刘邦似乎也感到了危险,毕竟这样一个草莽出身,却能在一统天下大业中脱颖而出,袭扰得项羽都疲惫不堪,为之头痛的强悍猛士,若是放走,再有一次“彭越挠汉”,也确实是心腹之患。

于是吕后安排彭越府上门客,再次上告彭越谋反,刘邦得知后很生气,既然君王心怀慈悲,念及旧情,宽恕了彭越谋反大罪,已是皇恩浩荡,不料狼子野心不死,再寻反叛,不杀之,难以服众!

恰好廷尉王恬开得知彭越罪大恶极,立刻上书,奏请诛灭彭越全家,以儆效尤!

刘邦准许,于是,彭越被杀,做成肉酱,家族被灭,封国废除。

彭越找到吕后一场痛哭,并没有挽回什么,反而,让他失去了更多

西至郑,逢吕后从长安来,欲之雒阳,道见彭王。

彭王为吕后泣涕,自言无罪,原处故昌邑。吕后许诺,与俱东至雒阳。

吕后白上曰:“彭王壮士,今徙之蜀,此自遗患,不如遂诛之。妾谨与俱来。”

於是吕后乃令其舍人彭越复谋反。廷尉王恬开奏请族之。

上乃可,遂夷越宗族,国除。

——《史记》

纵横沙场的将军,最终也没有迈过君王猜忌的羁绊,在看似太平的天下,倒在了一片更凶险的战场

彭越至死,也没有明白,为什么自己并没有谋反,却无罪获死。其实,在王朝初建局势不稳,随时有可能再次爆发诸侯混战的政治环境,恰好是游击战争最好的舞台。项羽对此毫无办法,以至兵败自杀,刘邦自问,如果兵戈再起,而彭越不能为己所用,那么面对此种战术,也没有更好的应对。既然如此忌惮,自然要把这个危险的因素,扼杀于未燃。

翩翩轻骑挠楚日,岂是霸王独自愁?莫待他年风再起,英雄不甘做人臣!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