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半禾

有句古语说,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北宋仁宗皇帝的郭皇后,就因随口说了一句话,得罪了一小人,被记挂在心,寻着一个机会连逼带骗,让皇帝将皇后废了。郭皇后被出了家,皇帝又想念她,欲召回宫,又被小人下毒害死,真够悲催的。

1033年,北宋垂帘听政了十一年的刘太后死了,宋仁宗正式掌权,这时,他才知道刘太后并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确实有些可悲,刘太后生前,满朝文武谁都知道刚刚死去的李宸妃才是皇帝生母,怕掉脑袋谁也不敢说,套用一句流行语:天下人都知道,就宋仁宗一人不知道。

刘太后一死,八大王元俨进宫奔丧,才给皇帝讲明真相,宋仁宗很蒙圈,活了这么大,当了几年皇帝,才知道谁是亲生母亲,知道时生母已经死了,遂将她追认为皇太后。

这时,宋仁宗任用的宰相叫吕夷简,很会溜须拍马,见风使舵,刘太后掌权时,他唯刘太后马首是瞻,太后一死,特别是涉及皇帝生母一事,吕夷简推脱自己的责任,说:陛下生母之事,臣下也知道,就是八大王不说,臣也将寻个机会揭发,刘太后太霸道了。

吕夷简又揣摩皇帝心思,弄了八条治国条陈,很得帝心,撺掇着将太后旧党一个个揪了出来,罢了职。很明显,吕夷简就是想和刘太后撇清关系,和仁宗皇帝黏糊在一起,才能保住自己荣华富贵。

不曾想,一道圣旨下来,刘太后旧党被罢职降官的同时,吕夷简也被罢了宰相,让他云里雾里,摸不着北,也不敢明问,乖乖地去了陈州任职。背地里,他委托太监阎文应打听原因,终于明白,自己丢了宰相,都怪郭皇后的一句话。

宋仁宗将吕夷简当成自己的人,到处夸耀夷简忠诚,不像太后旧党那些人,没一个好东西。一天,仁宗和郭皇后一块儿说话,也不停地夸奖夷简是个大忠臣,郭皇后随口说道:夷简不依附太后?鬼才相信呢!他不过是机巧过人,善于应变,骗骗皇帝而已。

郭皇后说得本是实情,宋仁宗如今是惊弓之鸟,最恼得就是有人骗他,当即,在罢免其他官员的圣旨后面,又加了一句,罢免吕夷简同平章事,降至武胜军节度使,离京到陈州任职。

原来是栽到了女人手里,吕夷简很窝火,将郭皇后恨到了骨子里。没几个月,吕夷简就凭自己的政治手腕,又走上了相位,第一件事,就是寻机报仇,真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家伙儿。

机会来了。一天,郭皇后和一位尚美人在同皇帝说话,说着说着,尚美人和郭皇后对骂起来,这在宫廷剧中,美人可以受到皇后责打的,甚至打死不负责。

这位尚美人拿着皇帝的恩宠壮胆,竟然和郭皇后可着劲儿地对骂。郭皇后暴怒,揪着尚美人要打,没打中尚美人,一手抓到了皇帝的脖子,两道血痕就出现了。

好了,吕夷简就借着宋仁宗此时发怒的机会,狠着劲儿上奏章,请废了皇后,这样的女人,连皇帝都敢打,还怎么母仪天下?

宋仁宗经不起忽悠,又是一个没主心骨的人,和吕夷简一撺掇,对外宣称:郭皇后自愿辞职出家当尼姑。可怜的女人,就这样被出了家,带发修行,还被封为玉京冲妙仙师,后又赐号金庭教主、冲静元师。这事儿,惊动朝野,范仲淹等十几名朝臣联名上奏章,反对废后。郭皇后还是被废了,范仲淹等皆被流放。

郭皇后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人,带发修行避开宫中乱象未必不是一件坏事,可是事儿又坏在了皇帝身上。仁宗就是一个脑子一发热玩二百五的人,事情过去了,又特别想念郭皇后,就和郭皇后写诗填词来传情,一心想让郭皇后回宫。

朝臣们不乐意了,皇帝,你想废皇后你就废,想召回就召回,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真要召回,也得走个程序吧。皇帝一时无辙,只得暂时搁置。这中间,应该有吕夷简的坏主意。

那位给吕夷简传递情报的太监阎文应,心中有鬼,可不愿意让郭皇后回宫。一天,郭皇后得了一点小病,宋仁宗知道后,命太医前去诊治,阎文应不知出了多少银子,收买了太医,一剂药,竟然将郭皇后毒死了。一个女人,就这样,被众男人戕害而死!

郭皇后的死,实在太冤,她的死,有她自己的一点因素,更多的责任,应该在宋仁宗吧,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任着他人胡作非为,不可谓不软弱。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