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中国网讯】千禧一代被认为是带有自恋人格障碍的一代,他们天生就有一种优越感和自豪感。然而回归问题本身,研究人员发现这与他们的失落感和对生活的负面情绪有直接联系,继而产生一系列心理和人际关系问题。


尽管雇主和老师们对年轻人有诸多抱怨,但我认为,这并不代表这一代人有什么人格障碍,其实,他们只是不确定自己的定位,也不明确对未来的期待罢了。


在过去的15年间,我教过5000多名大学生。可以确定的是,现在的学生素质和品行有很大变化。以往积极主动、自信和有抱负的学生,现在也有:而优秀的人也更多,他们只不过经常沉浸在自我感觉中。


如果雇主有幸雇佣了这样的年轻人,就会有所了解。他们可以让别人的生活变得更轻松,可以提高团队的士气,促使你成为一个更好的老板。当我告诉我的学生‘做更多的事,不要抱怨,学会感激’时,才知道这些年轻人在上学之前就已经过着这样的生活了。我想承认他们是在像我们这样的教育系统中培养出来的,但这注定是谎言。因为无论这些人走到哪里,无论他们在做什么,他们都会变得更好。


其实,真正具有人格障碍的只是一小部分人。他们可能的确很优秀,但经常为了错误的事情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还依然认为自己是成功者。对这类人,我们要勇敢地说出自己的看法,即使他们不愿意听到真相。除此之外,“时代特权感”会让他们满足于现状,认为自己不存在任何问题,除非受到挫折。如果你不幸雇佣这类人,向你表示同情。同时我也担心,这样的人格障碍能不能通过教育而改善。


另外,还有一部分人是需要我们区别对待的。他们没有受到“时代特权感”的困扰,只是生活在半庇护下,还没有机会反思“理想主义”与“现实”的差异。面对不确定性,他们重新回到了原来熟悉的场景里。这部分人可以被视为父母溺爱的产物,而作为父母,我承认自己也会经常夸赞而不批评孩子,对此我表示惭愧。


但我意识到,如果我们想培养能够接受批评的孩子,那我们就要毫不吝啬地批评他们,这是我们应该承担的一种角色。行为心理学已通过大量研究证明了物种间歇性增强的力量。面对不确定性,大多数生物将继续重复他们受过训练的工作,直到获得期望的结果。年轻人的不确定感也可能来源于此, 由于没有任何可靠的指导来源,或者因为缺乏信心,他们只能一味的提出太多要求。


解决方案:比起把他们的行为视为一代人的人格障碍,不如试着将其视为,在不熟悉和不确定的环境中寻求边界。要帮助他们建立对现实的期望,虽然这可能会惹怒一些想要他们“自身自灭”的老传统们。但我们得意识到,我们的许多期望对年轻雇员来说是不切实际的,就如同我们不理解他们对我们的期望一样。考虑到劳动力结构的变化,老式学派的“想要成长就要付出代价”,“努力工作”和“忠于企业”对他们而言也变成不切实际。


我们很清楚为什么有些雇员比其他人更受欢迎。他们对已有的环境已经如鱼得水了,而往往忽略了第一批雇员对环境会感到陌生。其实很多人需要有人来向他们解释复杂的新环境,这样他们才能在职场文化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最后,我想说的是在许多方面,有轻微的“时代特权感”可能不是一件坏事。每一代人几乎都会听到“你不知道你有多幸运”这句话,与之匹配的是“想当年我们经历有多惨”的故事。但是,昨天是怎样的,并不能否定我们对今天的不满和怀抱更多的期待。如果有年轻同事质疑我们已有的工作环境,并期待一个更加舒适的环境,那真的是一件坏事吗?难道生活和工作条件就真的无法改善了么?俗话说“吱吱作响的车轮才需要油”,这一点油就足够让现在变得更美好,何乐而不为呢?


版权声明:

本文转载自界面新闻,作者为裴中阳,如原作者如不愿意本网站刊登使用相关素材,请及时通知本站,我们将在最短时间内予以处理,联系010-53572272。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MBA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