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一只吃花的猫

弹一曲琵琶语,吟一首雨巷曲

登高望远处,泛舟于湖上

好一幕烟雨景。

曲罢,呡一口清茶,

茶香萦绕间

弄醉了一夜的哀愁。

——节选自《登高*烟雨楼》

写这首诗时,我未曾踏足过江南的一街一巷。只是凭借想象,勾勒出一幕幕烟雨江南。

写完,总觉得缺点味道,朋友建议说:去江南游历一番吧,或许能找到答案!

我觉得在理,却没有真正计划过。有些事,好像是冥冥中注定。起初,不过是顺口答应朋友的旅游邀约,没想到最终我们选定的正是江南。

第一站前往上海迪士尼,满足了我们童年所有的美好回忆,却与心中的江南毫无关联。直到第二站的苏州之行,我才初见江南的端倪。

还清楚地记得,当我们踏进耦园大门,一座形如弯月的小桥便映入眼帘。桥两侧是明净的湖水和碧绿的翠柳。

清风徐徐,湖水泛起波澜,柳枝随风摇曳。我们就这样被这一湖一柳的景致悄然带进了淡雅素净的耦园深处。

耦园的前身名为“涉园”,取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中“园日涉以成趣”之意。

清代同治年间1874年,病休在苏州的道台沈秉成购买并扩建。沈的夫人是江南才女严永华,夫妇俩决定于此隐居,便将“涉园”更名为“耦园”。“耦”字寓夫妇双双归隐林下之意。

沈秉成夫妇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谓是佳偶天成。所以来到耦园,不是看荷花莲藕,而是到一对佳偶隐居的花园。耦园,就是一座爱情的花园。

漫步在这样有爱的园林之中,不觉让人倍感温暖。看着煦煦阳光就那样漫不经心透过树叶,穿过假山投射到园林四处的亭台,不免有种静谧舒心之感。

在耦园游走,如自带仙气般飘逸洒脱。穿行在这样静美的园林之中,仿佛有种身处某朝某代的错觉。

似乎穿过一曲通幽回廊,一个不经意地转身,就能瞥见一对才子佳人在亭台楼阁吟诗谈情。

作为游客,自然少不了拍照留念的俗套之举。虽说这有点惊扰了园林的雅致,但好在当日我穿了一身民国时期的青萝绸衣,与这般园林景致还算映衬。

于是,我或静坐假山之侧托腮静思,或轻靠池水栏杆侧身探望,亦或在小桥之上顾影弄姿,那一刻,我仿佛就是园林主人般,在自家庭院闲情逸致。

走出耦园,我们泛舟离开。那种泛舟于湖上,一曲曲江南小调回响于耳的场景,现在想来都觉得无比亲切舒心。

见识过苏州的园林后,我才真正知道全国各地公园的设计来源,不过是苏州园林的翻版,但总是缺少了些许小家碧玉似的清幽淡雅之风,而这正是苏州园林独有的韵味。

所以,要看真正的园林设计,还得来苏州,看它曲径通幽的神秘和假山流水的完美结合。

白天领略过苏州园林的雅致,傍晚我们便去了江南水乡古镇乌镇。

乌镇分东西栅,我们去的是比东栅大一倍且更美的西栅。

“彩带小桥,白墙黛瓦,泛一叶的扁舟,送去烟雨的斜阳”。这是我在《登高*烟雨楼》中写到的梦中的江南之景。

而在我见到乌镇的一刹那,觉得一直以来只现于笔下的江南烟雨,第一次这样真真切切地呈现在眼帘。

踏着乌镇一条条青石板路,仿佛听到了岁月沧桑的回响;矗立在小桥流水两侧白墙黛瓦的江南民居,就那样静静地在眼前流过,分不清是岁月的回望,还是时空的穿梭;远处,夕阳西下,泛舟于湖上的景致,又提醒着我,这就是江南。

当夜幕降临,一轮明月恰如其分地悬挂夜空。那一刻的乌镇,像是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似得,静谧而空灵。

两岸的民居也开始点灯挂盏,照亮了乌镇的夜。

灯的通明映衬着夜的黑暗,这样一明一暗的夜色简直美轮美奂,犹如身处仙境般的神秘莫测。

穿行在这样的夜色中,时而驻足停留,时而回望来路,总觉得那么不真实,却又那么得真真切切。

兴许是我们久居城市的缘故吧,对如此静谧的生活反倒觉得不真实起来。只记得车水马龙的都市才是真正的生活,却忘记了生活最初的模样就如乌镇这般似水流年、不惊不扰……

如果说乌镇是让我感受到了江南最原始的生活模样,那南浔古镇则让我领略了一番江南地道的民风民俗。

南浔古镇素有“文化之邦”和“诗书之乡”之称,古镇尤为出名的是位于南浔镇西南万古桥西的小莲庄。

园内一池莲花清幽淡雅,莲叶上偶有露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生机勃勃。

碧莲深处,偶见一两叶小舟浮于池面。如今的小舟虽已残痕斑驳,但却恰是岁月的痕迹,记录了曾居住在此的主人邀友泛舟穿行碧水清莲间的闲情逸趣。

告别南浔古镇,驱车前往西子湖畔。

对西湖的了解,得益于儿时看过的那部《新白娘子传奇》,白素贞与许仙的断桥相会,让多少人羡慕不已……

所以,西湖的美,不仅仅因为它本身的湖水涟漪,更因为这一段广为流传的爱情佳话。

如今的西湖,游人如织,少了几许温婉柔美。断桥还是那个断桥,只是早已没了当初相会的一瞥惊喜。好的是,西湖那广阔的湖面还在,被倒映的古塔小岛多少为西湖增添了几分情趣。

乘船游览西湖,湖水在脚下静静流淌,微风轻拂,吹动着缕缕发丝,裙摆随风轻扬,正应和了那句“人在画中游”的诗句。

一路游历江南美景,不由让我念起了唐代诗人韦庄的那首《菩萨蛮》: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如今再看次此词,当真可以体会到诗人对江南的那份真挚热爱。

一入江南,难舍离!这是我此次江南行最真实的感触。

登上回程的飞机时,望着即将别离的江南,眼角居然泛起了泪光。那一刻,我忽然觉得自己不是回家,而是,离家!

到底,我还是别离了江南。我想,在以后的岁月中我将多次梦回江南。

撑着油纸伞,身着青衫薄纱,一步一步,穿梭在江南烟雨中……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