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书与画”可以订阅哦
书画名家


在我们中国,有一位土豪

90多岁住着豪宅,开着跑车兜风

活着可比老外潇洒多了

他就是“浪荡”画家

黄永玉



黄永玉,1924年出生在湖南省常德县,祖籍凤凰县城。父亲是当地男子小学的校长,母亲是女子小学的校长。身处书香门第的他,从小就被艺术熏陶,他自己也非常热爱艺术。



但因家境贫苦,在陈嘉庚创办的集美中学读了两年初中,12岁就外出谋生,流落到安徽、福建山区小瓷作坊做童工,后来辗转到上海、台湾和香港。


这,又是“逆袭”的典型。



再苦也抹杀不掉他对艺术的热爱


当时战乱纷飞,仅读到初二的他就被迫辍学,流浪街头。为了生存,小小年纪的黄永玉就开始在码头做苦力……他只想活下去。


幸运的是,在码头工作的他偶遇中学军训时的教官,看他可怜,就介绍他到军队做一名司书(旧指官署、军队中从事文书工作的人)。工作倒也轻松,每日抄写几篇公文一个月就能赚8块钱。



但黄永玉可不是那安稳之人,抄完公文的他总有一些古灵精怪的想法,于是便开始在公文稿上乱画。


先是把文稿上的“通令”两字画上花边装饰,后又在文中画一些小动物,虽然,文稿因此变得生动起来,但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因为公文不严肃他被愤怒的长官训斥并失去了这份工作。


木版画(没有书读的孩子)


丢掉工作的他只能继续流浪,后来,又碰到好心人把他介绍到税务机关工作,但这次他依旧放荡不羁,工作之余开始研究木刻,把办公室搞成了木工坊。随即又被老板打发走了。


此后,黄永玉还在中小学任过教员,在剧团担任过舞美,在报社做过编辑,还干过电影编剧。但这一路上,他始终没有放弃对艺术的追求,靠着自己的专研,16岁的他竟然可以靠木刻赚钱生活了。


木版画(祈祷)


19岁时,他跑到江西一个艺术馆工作,在那里,他碰到了一个美丽大方的广东姑娘张梅溪。黄永玉第一次见到心动之人,大胆的去追求她,每日定点等候,为她吹奏小号,奏响爱的乐章。


但张梅溪的父亲是一位有钱的将军,自然不同意两人的事情,而张梅溪也早已被黄永玉的才华打动,两人磕磕绊绊远走他乡。1946年两人在一家小旅馆举行了浪漫又简单的婚礼。


和夫人张梅溪合影


1948年夫妻俩来到香港,那时黄永玉在画坛上还没有名气,整日专研木刻,但他非常努力,爱情给他赋予了极大的动力,艺术灵感也随之奔涌而出,他的木刻画在香港渐渐有了名气,很多人争相购买。


木版画(半斤对八两)


(边城)插图


1953年2月,黄永玉听从了表叔沈从文先生的劝告,与妻子张梅溪抱着7个月大的儿子从香港来到北京,在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科担任教师。


虽然住在美院宿舍的大宅院,他和妻子并没有向生活妥协,他们还一起悉心饲养了小狗,猫头鹰、火鸡,甚至还有猴子,小梅花鹿等 ,好不热闹。而之前一直四处飘荡的黄永玉,总算是安定下来了。


小孩子黄永玉,老头儿齐白石


文革期间,受到批斗的黄永玉一家人被赶进一间狭小的房子,妻子也开始生病,但苦难对他来说从来不是问题。


后来,黄永玉被下放到“牛棚”劳动三年,两人不得见面,黄永玉便偷偷地写下长诗《老婆呀,不要哭》来安慰妻子。在诗中,他还大胆对她说“爱你一百年不变”。



“文革”之后,拨乱反正,黄永玉终于苦尽甘来,虽然前半生跌宕起伏,但黄永玉的后半生可是非常舒服。他后来不仅被选为美协副主席,还荣获了“意大利国家勋章”,画作也开始受人追捧。2010秋拍会上黄永玉1978年作《暑荷图》以683万成交。



通透的生命,返璞归真


这位好玩儿的老头曾自述,“余年过七十,称雄板犟,撒恶霸腰,双眼茫茫,早就歇手;喊号吹哨,顶书过河,气力既衰,自觉下台。”


不过,到了八十多岁的年龄,黄老已经不必再委屈自己去迎合潮流了,他说,“艺术是让人高兴,让人没有距离。”


大道至简。书法亦云,通会之际,人书俱老。


自画像


一张辨识度极高的大方脸,两个逗趣儿的招风耳,眯缝着眼,缺了门牙还笑开了花。两手往上举,穿着个白背心,露出圆滚滚的肚皮,两腿齐往前伸,地上放着一个大烟斗。旁边一书:九十啦!这便是老顽童黄永玉的90岁自画像,手舞足蹈的高兴劲儿简直就是个三岁小孩子!



别看自画像中那般“邋遢”样,现实中的黄老活脱是一位时尚先生,和那些欧美绅士、韩国长腿欧巴们比起来也毫不逊色!



艺术界的时尚大咖,咱比的是气质!



不离手的咖啡色烟斗,笔挺的身装,有谁认得出这是位已到耄耋之年的老人?!


当时拥有清澈的笑脸的少年,转眼就变成了愈老愈纯真的顽童。



黄永玉是个“怪老头”,世人叫黄永玉“老顽童”,老人的确幽默,也是洞悉人情世故的。他的画比现今的微博热门都要精彩,段子说来就来,不信咱们来看看!


玩着玩着就成了大家


说起黄永玉这个老头,他这一生就像一个传奇。他爱玩,而且玩得风生水起。俗话说,字如其人。画也当如其人。看他的作品,就可看出他有多好玩。



在北京东郊矗立着一件巨型艺术作品——占地六亩的“万荷堂”。这座完全采取传统建筑结构盖起的大宅院不是单纯意义上的住宅或画室,而是黄永玉平生最大的一件艺术作品。







万荷堂的中心是大殿,也是他的画室,有东西两个院落。东院是一个仿古江南园林式的建筑群,院中间有一方占地两亩多的大荷塘,荷塘里有来自颐和园、大明湖各地上好的品种荷花。每年7月,红花绿叶,是黄永玉最流连荷塘的日子。从万荷堂大殿后门走出来,穿过庭院就到了黄永玉的起居室——老子居。


乍一听“老子居”,是不是有点自大,其实,这不是黄老自己起的名字,而是吕正操将军代他定下来的。说来其中还有一段故事:那是在黄老年轻的时候,曾在福建泉州住过一段时间,他住处附近有一座庙,庙里种有很多的玉兰花,有一次他禁不住爬上树去摘玉兰花,被一个老和尚看见,叫他下来。黄永玉开始时不知道这个老和尚就是弘一法师,跟法师讲话的时候满口“老子”,后来被人传了出去,成为笑谈。这次他要为自己的起居室取名字,吕正操就旧事重提,干脆就叫“老子居”吧!



他最爱画荷花,大概画了八千多张,还自号“荷花八千”。他笔下的荷花,一扫一般人眼中高洁淡雅的印象,而是灿烂、生机勃勃的,真的是生如夏花。这种画法是他玩出来的,因为小时候调皮,外婆找他时,他便一猛扎子往荷塘里钻下去,躲在水里边仰头望着朵朵荷花,看看飘荡的水草和游过的小鱼。因此他画的荷花,多是视角往上,茎直挺立如冲天,画面上如有水波荡漾。



他的木刻刀功犀利,线条粗犷,画面精细,也是玩出来的。《春潮》里,鲨鱼翻滚扭腾成弧形,钓鱼线错乱得简直毫无章法,却将“惊涛骇浪拍岸起”表现得淋漓尽致,人与动物之间共通的生命气息似乎喷涌而出。黄永玉十来岁时喜欢上木刻,便自己鼓捣着,还曾因把办公室搞得像木工坊而被辞退,他却乐此不疲。后来以《春潮》和《阿诗玛》轰动中国画坛。



黄永玉本人超爱动物,养过狗、猫头鹰、猴子、火鸡、甚至狗熊。在黄永玉的笔下,猫头鹰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睁的那只像铜玲,圆咕隆咚,好像在说“难得糊涂”。而且黄永玉特别爱猴。今年,黄永玉设计了两张猴票,一张是猴子抓着树枝,一手捧着个大蟠桃,脸上的表情却像在偷笑。另一张是一只母猴抱着两只小猴,微微笑着,两只小猴眯着眼亲吻着猴妈的脸颊,亲昵动人,现在已经贵得一票难求。



其实在三十六年前,黄永玉就已设计了中国第一枚猴票,上面就是自己曾经养的小猴伊沃。它像小朋友一样盘腿而坐,睁着大大的眼睛,仿佛对世界充满了好奇。他深爱着小猴伊沃,曾说“我想让全世界知道我死了的猴子有多可爱”。有时候看黄永玉画的猴子,会发现那种调皮、诙谐,其实像极了他本人。



很忙很忙的90岁


黄永玉说预感自己的90岁应该会很忙,因为他不仅要画画,还要写自传。前不久他的《无愁河上的浪荡汉子》第二部出版,才刚写到少年时期。他每天上午写文章,下午就画画,周末有空就看看《非诚勿扰》了解下年轻人在想什么。



虽然年事已高,但黄永玉画画的速度依然很快。有时记者去采访他,吃个午饭他就能画出一幅大作。他的灵感好像是喷涌而出的,而那份幽默感却凸显其中。他的画里常常配有各种幽默诙谐的话,如画了只憨态的小老鼠,他写“我丑我妈喜欢”,让人捧腹。画了一只鸟,他写“鸟是好鸟,就是话多”,老辣精准。有人质疑黄永玉的画浓墨重彩,不能算国画。老先生懒于回应,只开玩笑说谁再说他的画是国画,就要告他。



老先生爱戴着贝雷帽,叼着根大烟斗,咧着嘴大笑,如孩童干净的眼睛里又可窥见一种狡黠。谈到人生时,他说“躺在地上过日子,贴着土地过日子,有个好处就是,摔也摔不到哪儿去”。于世事,他是通透的,因为见过生死,经过起伏。但于人生,他是好玩的,充满童心。成年人的童心不是天真,而是看透世界后的宽容与坦率。



他的一生经历数次时代动荡,却又充满传奇。他以一颗玩心将所有如梦的经历融入作品,成为了一代大家!“90”后的高龄如今又算得了什么,用不老的心态,疯狂地度过了90多载的绚丽人生,或许他才称得上是人生的大赢家!




您转发朋友圈或点一个 

就是对小编最大的鼓励!




转载请注明:转自 书与画

版权声明:本平台推广的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互联网是一个资源共享的生态圈,我们崇尚分享。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书与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