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老崔拜读了一下金庸老师的原著《侠客行》,想说一说自己的感受,可能不太准确,只是个人愚见。

侠客行无明显时代背景,书中提到张三丰,故事发生在张真人仙逝之后,即可推断是明朝或之后,却也无家国大恨。

书中的第一主角当然是石破天了,他从小在熊耳山跟自己的养母长大,无名无姓,唯一的玩伴叫阿黄,是一条狗。目不识丁,不通人情世故,单纯的就像一张白纸,但却宅心仁厚,品性端正。

离开熊耳山寻母未果后历经种种,自己天真烂漫,随性而为,然而总是为他人无端猜忌,千般误会,百般堤防。他总是可以化险为夷,起初谢烟客---一位江湖上一言九鼎的“坏人”,为了不使自己的“玄铁令”失信,也为自保,故而传授石破天“炎焱功”时,颠倒练功心法的顺序,意欲加害,致其死命。

然而因缘际会,他竟而练成了少林寺罗汉伏魔功的无上心法,内力之高难寻敌手(初时内力无法融会贯通,金庸老师在文中写道石破天好似有家财万贯,然而却丢失了宝库的钥匙)。

我要说的不是他因为不识字误打误撞学会太玄经的事情。事实上,石破天非常聪明,他之所以表现的傻乎乎的,最大原因是因为他从小没和外界接触过,但在学武方面真的是一点都不含糊。

零基础,躺在地上看会了雪山剑法

所谓“躺着学会”。各人每次拆招,所使剑法都是大同小异。石破天人本聪明,再听白万剑不断点拨,当第七对弟子拆招时,那一路七十二招雪山剑法,石破天已大致明白,虽然招法的名称雅致,他既不明其意,便无法记得,而剑法中的精妙变化也未领悟,但对方剑招之来,如何拆架,如何反击,他心中所想像的已颇合雪山派剑法的要旨。

后面与丁不四对战,再次提到石破天“记性极好”。丁不四心想这般斗将下去,如何胜得了他?唯一机缘只是这浑小子将所学的招数忘了,拆解稍误,便立中自己毒手。但偏偏石破天记心极好,丁不四只教过一遍,他便牢牢记住。两人直拆了数十招,他招式中仍无破绽。

石破天的资质,获得了史婆婆的认可。史婆婆喜道:“你只一晚功夫,便学到这般模样,那已是绝顶聪明的资质。我那金乌刀法,你也学得会的。这样吧,你就拜我为师好了……”

可见,石破天天资其实极佳,后来学会太玄经,也不全是不识字的功劳。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