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塔斯,31岁,住在西雅图。某天和未婚妻一块回家,在路上却被警车拦下了。

警察看了看提塔斯,他的车有点像当天晚上强奸了一位搭便车的女性的罪犯开的车,他的人也长得有点像那个罪犯。于是警察给提塔斯拍了照。

当警察将他的照片给那个受害者看时,受害者说“他最像”。没多久提塔斯当成强奸犯告上法庭,受害者站在法庭上说,“我绝对肯定就是他。”提塔斯就这样被宣告有罪。

没办法,提塔斯只好联系当地的报纸,一个搞调查的杂志对他的案子很有兴趣。后来这个杂志实际上找到了真的罪犯,这人最终供认自己的犯罪事实。于是,提塔斯被释放了。

为什么受害人会从“这个人最像”到坚定的“我绝对确信就是他”?

书中的答案

心理学家伊丽莎白·洛夫特斯在1995年做了这么一个实验:

她招募了24名参与者,告诉他们在他们小时候发生过的4件事,其中3件事洛夫特斯从参与者的亲戚那儿收集来的,另外一件是她虚构的故事(故事和当事人的亲戚们反复确认它们从来没有发生过)。

这个虚构的故事是这样的:受试者小时候和父母外出,在购物中心走失了,然后被一位善心人士送回。

受试者要求写下自己能记起哪件事,以及能够想起具体的哪些细节。一周后,他们被测试了两次,并慢慢勾起了对那4件事的记忆,当他们被告知其中一件事不曾发生,并要求他们指出是哪件事时,有5个人宣称“在购物中心迷路”是真实的,甚至还“想起了”很多洛夫特斯并没有提及的细节,如那个人穿了一件蓝色的绒布、戴了副眼镜等等。在实验结束后,一名参与者仍然难以相信这个事件是虚构的,甚至打电话向父母求证。

受伊丽莎白·洛夫特斯的启发,研究者们用了许多方式也证实:我们的记忆具有可塑性,也是可重塑的。记忆有点像一个普通词条:你可以登录编辑它,但是别人也可以这样做。

当你向人们提供错误信息,误导他们经历过的事情时,你完全可以破坏、搅乱甚至改变他们的记忆。

大千世界,错误的信息无处不在。我们得到错误的信息,不仅是因为我们遇到误导性提问,而且也可能是我们与其他人交谈时被有意无意地灌输了错误信息,也可能是我们看到了与我们经历有关的媒体报道等等。 这一切都有可能扭曲我们的记忆。

对于心理学家伊丽莎白·洛夫特斯来说,几十年的工作让她学到了: 即使有人告诉过你,而且是胸有成竹地告诉你,即使他们描述了很多细节,即使他们满怀激情地描述,那也不等于它真的就发生过。我们无法从真实的记忆中识别错误记忆。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