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叫风子,是个流浪歌手,至今我都不知道他全名叫什么。因为一直在路上,风子称自己是流浪汉,十八岁那年离开家乡由青藏线搭车进藏,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游走于各个国家和城市之间,去过尼泊尔 印度 越南 老挝 柬埔寨 泰国等国家,足迹踏遍拉萨 加德满都 瓦拉纳西 加尔各答 乌代普尔 清迈 万象 河内 金边 大理 博卡拉 曼谷 万荣 吴哥 西贡 琅勃拉邦等城市,现在,随行的口琴师—李宗,手鼓师老胡,都是在路上遇到的。莫愁前路无知己,用在这里最好不过了。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昆明茶马古道青年旅舍的院子里,很瘦,头发有点长,坐在长板凳上弹着吉他唱着歌。坐在他对面静静的听着。他唱了很多歌,自己写的歌,歌词都很悲伤,有的写自己的人生,有的写给他心爱的姑娘。当时觉得他是个有故事的人,结果发现故事确定还挺多的。

风子以前在北京开过琴行,教别人弹吉他。写了很多歌发网上,因被他人剽窃太多,删光了所有的音频,卖了琴行,带着心爱的姑娘,开始了他跟桑桑的旅程(最美的故事我只讲一次——搭车去拉萨,一路流浪,一路歌唱)他当时在贴吧发着直播帖子,我没看过那个帖子,因为我想看的时候帖子已经被删了,据说当时帖子很火爆,跟帖的人还挺多的。就这样她们轰轰烈烈的到了拉萨,故事的最后姑娘回到了家乡,而风子选择了继续流浪。在南京的夜里他写了这首歌:

回到家乡后

说你必须离开我

姑娘我并没有感动很难过

我只不过是安静的唱了一首歌

然后继续前行

结束前的生活

再见面的时候

我也许已变成一个傻X

岁月也摧残了你的美丽

你知不知道我在南京的夜里

看人来人往潮落潮起

我唱歌无聊的歌

吹着无聊的牛逼

总在无人的夜晚想念你

这首歌我听他唱了无数次,在青旅,在街边,在车里,在路上,也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每一次我都会认真听完。在丽江卖唱的一个晚上,因为丽江古城管得很严,已经不允许这种形式的卖唱,我们在一个安静的小巷里,坐在石板台阶上,他让我帮忙把歌录下来,那个姑娘还没听过这首歌,他想发给她。我想这大概就是流浪歌手的一种思念,一种爱,更多的是一种放下。

时间回到昆明,我们刚认识那会儿,那天我刚从三亚飞到昆明,一夜没睡,原计划是过两天后坐火车去大理,车票都买好了,他说一起搭车去拉萨把,我迷迷糊糊的就退了房间和火车票从此一起走上了一条“不归路”,那天晚上他送了我一双草鞋,第二天我请他吃了顿早餐。一路搭车都很顺利,到了大理后,入住了至今为止我最喜欢的青旅——大理茶马古道青年旅舍。

当时这家青旅才开业不久,有个提供背包客的沙发,只要1块钱,床位18块,还包早餐(现磨的豆浆+一个很奇怪又很好吃的饼),免费桌球,免费理发,免费洗衣服,免费玩游戏,免费扯淡......还认识了刚环完东南亚回来的香姐,她也要去拉萨,这是她第三次走滇藏线。我们在茶马古道住了一个礼拜,每天睡到自然醒,吃完早餐香姐就背着她在东南亚淘来的货去人民路摆摊,风子就拿着吉他唱歌顺便卖卖他“祖传的银手镯”,我是属于那种去凑热闹的,顺便还可以当当托。晚上一大票人就回青旅拼饭。

故事的后来,他在大昭寺门口唱歌,唱哭了一个姑娘,他写了首歌送她叫《围围恩》:我会试着写一些不那么悲伤的歌,因为我不想看到你难过。这是这首歌里面的其中一句歌词。围围就是那个姑娘的名字。

他们一起去流浪。

他说:那一天我很年轻,没有悲伤,加德满都的街上都是幸福和希望。

————月落乌啼霜满天,曾经沧海变桑田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