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欣雨喝醉了

夏博正要说话时,看到张总来了,给欣雨使个眼色,示意张总来了,不聊了。

信达公司的张总红光满面的站在夏博和欣雨面前,说道:“对不起,刚完一个饭局,畅易的吴总硬要见我一面,说是有重要的事要谈。”

张总看到欣雨在,眼睛一亮问道:“夏总,这位是?”

夏博介绍道:“张总,这是我们公司的首席设计师欣雨,贵公司的稿子都是她做的。”

张总听完介绍后伸手要和欣雨握手,欣雨很自然的把手伸了出到,和张总握在了一起,欣雨感到张总的手重重的握了一下,就赶紧把手抽了出来,笑着说道:“张总你好,谢谢你对我们公司的支持。”

张总笑着说:“好说好说,我和夏总是多年的朋友,你们公司的服务也让我放心,关于明年的业务,你们要准备好招标的事。”

夏博说道:“张总,没问题,我们公司一向是客户第一,有什么需要你告诉我,一定让你满意。”

寒暄之后,上菜开酒,欣雨端着酒杯向张总敬酒,说道:“张总,祝你官运亨通,身体健康,我干了,您随意。”欣雨一口喝完了自己的酒,张总听了笑着也把酒喝完了。

夏博看着欣雨的喝法,有点提心她能不能承受,赶忙招乎张总吃菜,自己也敬了一杯酒,让欣雨休息一下。

席间欣雨找不同的切入点敬张总,祝酒词也不一样,张总总被欣雨说的很开心,都一饮而尽,就在张总酒醉七份时,拍着夏博的肩膀说道:“兄弟,我知道,这顿饭是为了广告招标的事,我清楚,咱们合作这么多年,我还真的要谢谢你,你活做的漂亮,服务到位,也没有让我多操心,集团领导对这一块还是认可的,但兄弟,现在情况不同了,我也有难处。”

夏博本身酒量有限,也有点喝多了,听到张总称兄道弟的,豪气冲天的说道:“大哥,没什么,有什么话你说,我尽最大的努力办。”

张总含含糊糊的说道:“就是我那不争气的儿了,不好好上学,考不上个像样的学校,他妈硬要让他出国学习。”

夏博接着说道:“去国外上学好呀,见见事面。”张总为难的说道:“好是好,就是怕出去了惹祸呀。”

夏博说道:“没事,国外的环境好,不会有事的。”张总听完,又和夏博干了一杯。

欣雨借着这话题,又要敬张总一杯,说道:“为了咱们大侄子留学成功,干一杯。”

张总看一下夏博,说道:“兄弟,你这设计师,稿子做的好,人又长得漂亮,这酒量也大,真是好帮手呀,这酒我喝了。”张总说完又是一饮而尽。

欣雨喝完这一杯,感觉有一股力量在自己的胃里翻腾着,吃下去的东西以不可抗之力返了上来,欣雨一把捂住自己的嘴向洗手间跑去,夏博见状,站起来向张总看了一眼,张总马上说:“快去快去。”

夏博立刻跟上去,看欣雨正弯腰在吐,夏博拍拍欣雨的后背关切的问道:“怎么样?”

欣雨擦着眼泪说道:“没事,一口没有压下去。”

夏博对旁边的服务员说道:“请给我来一杯白糖水。”

欣雨站起来,照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服,洗完手,正好服务员端上白糖水,夏博接过来对欣雨说道:“喝点白糖水,会感觉好点。”

欣雨接过杯子,看着夏博说道:“给你丢人了。”说完连喝了几口白糖水,确实感觉好多了,对夏博说道:“快出去,不能让张总等得太久。”

张总见到夏博和欣雨,略带歉意的说道:“欣小姐怎么样?”欣雨忙说道:“没什么,一时有点不舒服,扫了张总的兴,不好意思。”张总说道:“那里话,我今天唱得很开心,夏总,我看就这样吧。”

夏博说道:“大哥说高兴,我们就高兴,那就这样。”夏博和欣雨送张总上车,并叮嘱司机小心开车。

看到张总的车开远了,欣雨终于坚持不住了,一下子倒在了夏博身上,夏博被欣雨突如其来的举动吓着了,他扶着欣雨,看着苍白的脸色,心里既内疚又爱惜,怪自己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就不带欣雨来了,连一个女孩子也保护不了。等他把欣雨扶到副驾驶位上,说道:“要不要送你去医院看一下?”

欣雨说道:“这算不算是工伤?”

夏博说道:“到现在,你还开玩笑。”

欣雨头靠着椅子后背,说道:“没什么,这点酒还不算多,我们毕业聚餐时,我把我们班所有男生都喝爬下了。”

夏博准备开车,说道:“先送你回家。”欣雨一听到要送她回家,使劲的摇着头,说道:“不回家,家里一个人也没有,我怕。”

夏博说道:“你妈和姐姐不在家吗?”

欣雨半醒半睡的说道:“他们去姐姐的新家了,不在,我一个人……。”欣雨说着说着就睡着了,夏博看欣雨的样子,也不忍心让她一个人在家,就放低靠背,脱下自己的衣服给欣雨盖上,想了一下,还是把她带回自己的住处。

夏博凭多年努力,自己买了一套二居室,简单装修装饰了一下,一间做卧室,一间做书房,就和老夏秋华分开过上了自己的单身生活。夏博给了爸妈一套钥匙,方便老两口来看自己。老夏秋华想儿子了就过来看一下,随便打扫一下卫生。

夏博搀扶着欣雨进了电递,按了十二楼,电递开动,欣雨嘟哝道:“地怎么动了,是不是地震了?”

夏博说道:“没有,是电递在动。”

欣雨睁眼看了一眼,又闭上说道:“这是要去那里?”

夏博说道:“你不想回家,我只好带你来我家。”

欣雨急忙睁开双眼,忙说道:“不行,不行,让叔叔阿姨看到我这样,不好,还是送我回家吧。”

夏博说道:“不是我爸妈家,是我住的地方。”欣雨听到是夏博的家,头立刻又倒在夏博的肩头睡着了。电递到了,夏博连扶带拖把着欣雨拉进了家,放在沙发上,自已也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看着欣雨,心里说道:“这家伙还真沉。”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