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 Susan, it was a love story.”

– Annie Leibovitz

如果只是贴上这些看似简单的黑白照片,恐怕不明就里的人只当作普通的日常摄影,匆匆经过便忘记。可是我该如何去描述摄影师和被摄者——这对富于敏锐洞察力、才华横溢的恋人;分别用相机镜头和文字戳破世情且备受争议的观察者、批评者——这样两个人,无论用什么溢美之词去形容都只是重复。

Annie Leibovitz(安妮·莱博维茨 )和Susan Sontag(苏珊·桑塔格)。

苏珊·桑塔格,以其对于时代和文化的批评著称,被誉为“美国的良心”。尽管一直未能完成阅读她的作品,我却仍然将她的On Photography(伦摄影)和Against Interpretation(反对阐释)放在书桌一边伸手可触的位置。

而安妮·莱博维茨,就是那个在约翰·列侬被枪杀几小时前,拍下一丝不挂的列侬紧紧缠绕衣着完整的洋子,以及后来的黛米摩尔大肚裸照,并为《名利场》拍出最华丽影像的摄影师。在她2006年出版的摄影集“A photographer's life”里,桑塔格的多张生活照以及2004年离世时的照片也被收录其中。争议不断,舆论谴责莱博维茨的“窥视癖”,拍下逝者并将之公布于众是大不敬。而莱博维茨却说她不得不这么做,因为“It's what I do(这是我的工作)”。她是摄影师,这是她对爱人表达怀念和不舍的方式,而若要将此生最优秀的作品集结成册,又怎么能少了桑塔格的身影。

所以我们才能看到在她犀利文字之外的桑塔格:百无聊赖或小憩时仰躺在沙发上,去约旦旅行,与孩子在海边玩沙,与病魔抗争,甚至下葬前交叉的双手——那双用笔写字的作家的手。

这是十五年的共同生活的证据,一个摄影师与一个作家,彼此人生中最重要的著作均是在这一时期完成,菲林之上、字里行间,皆有彼此的影子。

2004年,当桑塔格因又一种癌症而入院时,两人为着不知名的缘由刚分手不久。莱博维茨闻讯后回到了桑塔格的身边,她放下相机,仅以昔日伴侣和朋友的身份陪伴在侧,惟愿时间能流逝地慢一些。直到桑塔格进入弥留阶段,她才强迫自己拾起相机,用独有的方式与相伴十五年、亦师亦友的伴侣作出最后的道别。

什么是摄影的意义?桑塔格用了一本书去阐释,而莱博维茨用了桑塔格去表达。

“Photographs from "Annie Leibovitz: A Photographer's Life, 1990-2005.”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