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作者:穿山乙

重逢之后,沈炼拿出了崇祯给他的那张字条。妙玄看后,心中充满了幸福,也有一种释然。

信王不是她的真名天子,眼前这个小小的锦衣卫总旗,他拼了性命砍断藤桥,大喊着让自己滚的时候,她就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

二人父母双亲都已经不在世上,他们在杭州举办了简单的婚礼,皇甫惟明老先生为他们主婚。兄弟赵安图在老先生的悉心照料下,也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沈炼和自己心爱的娘子度过了一个月温馨而幸福的生活。他们带着三位好兄弟还有书颖从杭州起身回到了北京。

虽然这趟差事并不完满,崇祯依然下诏给了沈炼一个锦衣卫百户的位置。

毛文龙在辽东前线知道了家人罹难的消息,他悲痛万分,更加憎恨建虏的残忍刻毒。他知道自己的女儿还在人世,于是跟皇上上疏,乞请皇帝可以派人把小女儿书颖送到辽东前线,孩子在他的身边,他也可以时时刻刻照看,解思念之苦。

崇祯决定把这个差事仍然交给沈炼,沈炼别过妙玄,带着自己的三位好兄弟和书颖,一起上路赶往东北方向。

他们在走到辽阳郊外之时,遇到了一个老汉。他破衣烂衫,满面沧桑。沈炼下马跟老人家攀谈,方才得知他是当地人士。他老伴和儿子已经死在了建虏刀下,他仅有的女儿翠萍已经被建虏掠走,至今生死未明。

老人家老泪纵横,握紧了沈炼的双手:“大人,请务必乞求朝廷早日派兵收复辽阳,百姓们现在是生不如死啊!”

沈炼忘不掉八年前,自己在萨尔浒跟后金军血战的场景。他们彪悍凶狠,残杀百姓,掠夺财物,他们就是一群明火执仗的强盗!

告别了老人,他们继续前行。突然,他们看到前方一个村落里面正在燃烧。哀嚎声,惨叫声,怒骂声交织成了一片。原来是一队满洲士兵正在烧杀抢掠,地下横七竖八躺着几百具尸体。几名建州士兵正在狞笑着准备欺辱那些被捆绑的年轻妇人。

一名老妇人抱着一个建州兵的大腿,正在苦苦哀求他放过自己的不满十六岁的女儿。那名士兵抬腿就是一脚,将老人家踹翻在地。老人家挣扎着起身,却被这名士兵挥手一刀,砍下了头颅!

沈炼等人再也压抑不住愤怒,沈炼大喊一声:“宰了这些畜生!跟我来!”

一场血战在所难免。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