蹊跷9亿大案,法院的正义是最后一道防线


洪巧俊


9亿元,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如果是一起普通而没有什么争议的案件,基本可以定性进而做出判决。


但是在最近发生的一起在江苏省徐州市泉山区法院审理当中的案件,却饱含很多争议的点。该案涉及到一个品名为“缤诺丝”的化妆品争议,让许多企业老板及法律人士关注,更让企业营销者关注与焦虑。


那么“缤诺丝”的究竟是传销,还是经营模式创新?


据介绍,本次案件中,泉山区检察院指控,广州缤诺丝美容管理公司负责人权芳芳等14人,在经销缤诺丝化妆品过程中,以推销产品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应当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追究刑事责任。这其中的关键便是这一家公司的推销产品过程以及十分创新的经营模式。其经营模式是面对全国广大美容店推出“专业线”的销售模式,该模式的核心特点就是面向专业美容机构直接推广、销售和配送货物。


但是就是“专业线”销售模式和人际推广销售模式让缤诺丝公司招致目前的困境。这家公司的人际推介的服务费,只限定于直接推荐的新客户,和新客户再推荐的下阶段其他用户无关


清华大学博士、长期研究传销问题的资深法律专家、深圳国晖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平聚指出,这种模式与“层级制”的传销有本质的区别。


2016年,徐州泉山区公安分局以缤诺丝公司和权芳芳的行为涉嫌传销为名,对此刑事立案侦查。但是在办案过程中,泉山警方逼迫他们以退赃的名义向泉山公安分局缴纳数十万元不等的费用,据律师透露,通过这场办案,泉山警方扣押了缤诺丝公司和涉案人员的现金1.5亿余元。现有证据显示,在 退赃”过程中,有些涉案人员被被要求将20万元现金打入办案人员个人账户,然后再释放,但是随着时间过去,一直没有收到正式的收据。而且在警方赴广州办理案件的过程中,由于抓捕主要涉案人员权芳芳(缤诺丝公司老板)未果,泉山警方的办案人员在放学路上截住了权芳芳的13岁女儿,对其进行恐吓威胁,以迫使她的父母现身,并由一位男警官和她在同一个房间内度过了整整一晚


已于2013年1月1日起施行的《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中的法律条款指出,公安机关在刑事诉讼中的任务,是保障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尊重和保障人权,保护公民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民主权利和其他权利。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应当予以排除。收集物证、书证违反法定程序,可能严重影响司法公正的,应当予以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这一案件中,泉山警方这样的行为确实不可思议,也十分难看也容易对小女孩造成极大的心理阴影。公安的办案程序是执法机关,本应带头遵纪守法,但是罪与非罪的界限被如此人为干涉,假如创新销售模式被武断于“传销犯罪”,哪谁还敢去创新?


法院坚守正义是最后一道防线,公平、公正、公开是公民最渴望的,法院的判决在此至关重要。如果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成立,则扣押的1.5亿余元将成为就将成为泉山区财政的收入,不知这是不是泉山执法部门最感兴趣的?尽管实行收支两条线,但因为一些地方的罚款、没收款、赃款对执法部门有一定比例的返还,这也是对一些执法部门最有吸引力的。另外一旦判无罪,则泉山区警方不仅要退款,还可能面临巨额国家赔偿。


这起案件的蹊跷在于钱与权,法院能否公正处理此案,往小的方面来说是关系到一家具备创新经营模式的公司的商业前途,往大处说是关系到商界特别是民营企业的经营模式的创新能否得到法律的认真对待,以及当地政府对于民企发展的态度,显示当地的政治风气是否足够清明的关键。


法院的依法公正审理,不为侦查机关的错误行为所误导,不为地方保护与利益所动,公正审判,其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写作不易,打赏随意!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洪巧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