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技术分析狂热信徒。速阻线、江恩箱、安德鲁音叉线、黄金分割线、缠论、量能放射线等等我都无不经过深入研究。大学期间,我接触股市后就被这红红绿绿的蜡烛图给迷住了。最开始的启蒙书就是《日本蜡烛图技术》。我总觉得这些线和成交量之间有着惊人的规律,并且也走狗屎运精准地一日不差地预测到了2015年两次千点暴跌的拐点和一次千点反弹的拐点。

但我依然要否定过去的自己。

来博览给我最大的收获不是每个月10号打入浦发银行卡的神秘资金,而是博览首席经济学家李宏图先生和研究部各位老师们给我输入的思维和培养的格局。这是我在一头扎进技术分析之前所不曾有过的收获。

到今天,我依然买卖股票的时候会去看些技术指标和走势。但是我看的时候的心态已经与几年前大不相同了。我会去分析不同价位走势之下的环境。

技术分析流派大都是历史大数据的统计,所以技术分析最终就两个字——撑压。即支撑和压力。对这两点的各种指标都无外乎四个字——价量时空,万变不离其宗。

一个人一旦陷入了技术分析之中,就会过于偏执。例如很多人说这样的话“如果明天能够守住30天线就能够高看一线,行情还有大机会;如果明天守不住就坏了,那得清仓走人”。那根线真的那么重要吗?到底是股市的坏境变化改变了那根线,还是那根线改变了股市的环境呢?这是个很明显的非黑即白,舍本逐末。

现在我的技术分析体系,比市场上多了一点,就是“欲(预)”,即价量时空欲。

单看价量时空会是孤立而分散的,同样一个价位,为何市场会出现A点和B点信心不一样的情况?不仅仅是因为盘整的时间拉长了,更重要的是投资者自己的欲望变了、市场的整体预期变了。为什么变了呢?改变欲的是什么,通常是基本面、政策面、消息面。而不是技术分析本身。

以前觉得技术分析学得好,每天买好股票就行了。但是忽略大盘和股市环境,往往容易受到致命打击。技术分析的各种指标就像是铠甲,有了铠甲的同时也有了软肋。正是因为你开始信奉这把武器了,往往就会被对手利用,从而被这把武器所伤。也便应了那句话——淹死的都是会游泳的。

各种指标都有一个通病,就是少了对欲的分析。的确成交量可以反映出市场的情绪和人气,但是这些东西都是主力可以做出来的,庄家在里面对倒互买互卖,普通投资者却并不知道。而技术分析者还天真地以这些表象来做交易计划。

一个完全沉迷技术分析的人,通常眼光较为闭塞。他不像机构会去看基本面和政策风向。

而政策左右机构,机构左右散户。既如此,散户永远是一个被左右的人。要想不被机构所左右,如何改变?那么散户该盯住的就应该和机构一样。去看政策风向,去看基本面。这样才会领先于市场上绝大多数的散户。

就好比很多技术分析的人喜欢做突破形态,但是突破又有真突破和假突破之分。这种时候该怎么应对呢?很多人说突破失败出现放量阴线就止损走人。但是很多时候恰恰是主力的骗线。有的突破了却再接着大阴线出货。我以前看到这种的时候,更多地是去根据自己的经验来判断概率。但是现在不同了,我会去考量这个突破点附近的环境如何。

如果按照技术分析来,突破箱体的地方要么是新的行情的底部,要么是新的行情的顶部。所以概率是五五开的。在投资者选择仓位的时候也可能是五成。而如果我们这个时候分析了突破箱体处的市场环境,那么我们对这个突破成功率和持续性的研判肯定更准确,更有说服力。所以概率可能提高到了6成、7成。这个时候投资者选择的仓位也是6-7成。最后的结果就会出现收益率的差距。这就比单纯的技术分析占据更多优势的地方。

很多人遇到强势票却不敢重仓搞,归根结底还是源于自己的“欲”没有底气,没有去分析市场的欲——环境。

如果环境较为乐观,那么假突破的表象就不用太在意,可以耐心观察一段时间。如果环境较为悲观,即使真突破也要留意风险,随时准备回撤。这是因为机构通常做出的技术图形会带有特定意图的。当机构看到政策风向出现变化的时候,来利用技术图形迷惑散户好为自己的真实计划做掩护。这个时候散户如果单纯地以技术走势为参考则是多半被利用。所以要明白很多市场行为背后的触发点,就要更多地看清局势和环境。是局势改变支撑压力,而不是那一条线在改变局势。


注:本文是笔者阅读《单一沉迷于技术分析的局限》一文之后的一些感悟。


本文摘自博览财经专供机构的《首席证券内参》(电话:027-87780070)。

【免责声明】:本内参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善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仅供读者参考,本内参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跟我读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