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算啦算啦,先把这只孔雀炖了给妈咪煲汤喝,我就不信了,出高价还买不来几只孔雀给妈咪滋补!”

“……”这时候的孔雀先森(同先生)已经彻底吓昏死过去了,连抽搐挣扎的力气都木有了。

“一只孔雀而已嘛,干妈肯定会慷慨解囊滴,我相信干妈不是那么小气的人!”说着说着田棣宝宝抱起孔雀先森就往厨房走去。

“咕咕咕咕……”眼见我们田棣宝宝玩真的,真的要把自个儿炖了煲汤喝,孔雀先森吓得咕咕乱叫,四处求救。

“哎呀呀,看来孔雀先森知道自己要牺牲来让我妈咪滋补一下,看这着急的样子,真棒~”田棣宝宝此刻笑的无比奸诈。

孔雀先森奋力挣扎,妄图逃过这次飞来横祸,咕咕咕咕的声音还的确引来了两个仆人。

“张妈,你听见大白咕咕咕叫的声音了吗?”大婶A说道。

“没有呀,可能是你上年纪了幻听了吧。大白吃了睡睡了吃比我们这些人过的还要滋润,怎么会咕咕咕的叫。”大婶B反驳道。

“可能吧……哎,最近家里来了两个白吃白住的闲人,真是快把我累死了,幻听也是正常的。”大婶A一连贱样的说道。

“你还真别说,那什么田甜甜自以为自个儿是大小姐的好姐妹就在咱们姬家混吃混喝不说,还带来了个野种一起混吃混喝,真不知道她哪里练就的厚脸皮!”大婶B随声附和,一脸的义愤填膺感同身受。

田棣宝宝闻言,本来挂着甜甜微笑露出两个小虎牙的小肉脸上的微笑更加深邃了,那两个小酒窝一晃一晃的,可爱极了。

可如果熟悉田棣宝宝的人比如说田甜甜看到了我们田棣宝宝这样的微笑,一定会抱头鼠窜大呼救命的逃离田棣宝宝远远地。

因为田棣宝宝越是生气心里越是不爽,这微笑便会越灿烂,灿烂的好像六月上空明媚的太阳公公一样照耀着大地。

“……对呀对呀,亏姬老爷子还把那个野种当成亲孙子一眼看,我估摸着肯定姬老爷子肯定是有所图!”

“就是说呀,还没见过姬老爷子这样对待一个人呢……”

那边两个欧巴桑大婶还在无耻的背后八卦,这边田棣宝宝的微笑愈发的灿烂,当然,也是愈发的渗人。

“很好很好……背后说我妈咪的坏话是吧,很好很不错。我记下了……”田棣宝宝狰狞的笑容破坏了一张可爱的小脸蛋,怀里的孔雀先森也被田棣宝宝的表情吓得浑身发抖一动不敢再动,连挣扎都不敢了。

两个大婶八卦着走向远处,田棣宝宝垂着小脑袋沉思了半响,终于心里打定了怎样处置这两个说他妈咪坏话的欧巴桑,随即绽放一抹甜的能腻死人的微笑,“孔雀先森,我们去厨房把你给炖了给妈咪煲汤喝~”说着拍了拍孔雀先森的小脑袋,向厨房走去。

“咕咕咕咕……”孔雀先森大呼求救,愿意如下--哥以为逃过了这一劫,没想到这小子还是木有放过哥!哥不就是长得丰满了一点嘛,为毛一定要被这小子炖了给他老妈煲汤喝!哥何德何能,哦不是,哥何其悲哀啊!

当天晚上田棣宝宝和寻找工作回家的田甜甜陪同姬老爷子吃了晚餐回到他们母子俩自个儿的房间,田棣宝宝就向田甜甜说了自己不想住在姬家想要搬出去的想法。

当下就得到田甜甜同志的双手赞成。

“妈咪,我不想住在干妈家了。虽然干妈和干爷爷对我们都很好,但是我感觉这不是我们母子俩自己的家,住起来就跟住酒店没区别的嘛!”

听到儿子这么说,田甜甜立刻放下手中明天要应聘的资料,抬起头说道:“宝贝儿你也有这种感觉?妈咪也是耶!虽然吃喝不愁,但是总感觉不是自己的家,住起来怪怪的,经过宝贝儿你这么一说妈咪彻底明白了,总有种寄人篱下随时有可能被人家赶走的感觉!”

田棣宝宝笑眯眯的看着田甜甜,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不会将田甜甜逼得很紧,毕竟他是做儿子的,最后的决定应该让当妈咪的决定才是,要不然他妈咪又会觉得自己狠废柴很木有用处了呢。

“哎呀,妈咪,儿子就是这么一说,最后的决定还是要你这个妈咪来决定呀!”从小到大被人家骂是野种他老早就习惯了,根本不放在心上。他,田棣,只关心他关心的人,他很忙,真的很忙,整天忙着开公司赚钱补贴家用不用让他妈咪这么辛苦,哪里还有那些多余的闲暇功夫去关心别人的嘴巴怎么说。

可是他妈咪就不一样了,他妈咪一直很在乎很关心别人的嘴巴怎么说。他这个妈咪呀,生怕听到别人骂自个儿儿子不好的话,虽然有点舍不得干妈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可是为了不让他妈咪伤心难过,还是搬出去好了。

最多就是他辛苦一点,隐瞒的好一点,不要让他妈咪知道那些所谓家里每一顿他做的饭其实都是花钱雇人来做的就好咯。

打定了主意,田棣宝宝便想到了和洛珀宝宝的约定,他佯装着不经意的说:“妈咪呀,我们学校要求采集家长的血型备份。”

田甜甜随口问道:“干吗要采集家长的血型来备份啊?”

“具体的儿子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好像是最近学校有好多小朋友生病很严重,为了防止学生有什么隐形传染病吧。”说谎的话田棣宝宝顺手拈来,脸不红心不跳的。

“哦,这样呀。”田甜甜心里根本没有一点的起疑,只是在心里暗道:不愧是一年十几万学费的贵族小学就是不一样,想当年她上小学,老师教导的都是轻伤不下战场,除非是高烧什么的才给请假。

“好,最晚什么时候要?”

“这个周五。”田棣宝宝一边看书一边随口说道。

“我看看呀……”说着田甜甜拿出日程本看了起来,“宝贝儿,明天正好到了你检查身体的日子,明天带你去检查身体的时候,妈咪顺便采集点血液给你好吧。”

“嗯。”表面上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实际上,我们田棣宝宝的一颗小心脏已经紧张的快要蹦出嗓子眼了。

听到田甜甜根本没有起疑还说明天要把采集到的血液给自己,田棣宝宝在内心比了个V字型,大呼一声,YES!

学校的作业田棣宝宝从来不做,不是我们田棣宝宝不是个好学生,这可是老师特许的。想想看,我们田棣宝宝如此聪明,一个小学二年级的作业会难倒田棣宝宝吗?不会的嘛……

之所以会按部就班的根据年纪上学,完全是田棣宝宝自己要求的。按照田棣宝宝的说法,他可不想被当成神童一样被人围观,至少现在还不是他崭露头角的时候,现在的他,最适合的便是韬光养晦。

晚上等田甜甜睡着了,田棣宝宝偷偷溜到花园里拿出手机给洛珀打了个电话。

“喂……”洛珀的声音清明的不带一丝瑕疵,已经凌晨一点了看来洛珀还没睡觉呢。真是个夜猫子,田棣宝宝在心里诽谤,他忘记了,凌晨一点他这个夜猫子也还没睡精神得很。

“洛珀,明天,哦不!是距离现在八个小时之后,我就能收集到妈咪的血液了。”

“数学作业是五十八页的一到三题。”洛珀宝宝在电话那头冷冷的说道。

一瞬间田棣宝宝就明白了洛珀现在不方便说话,估计是洛爸爸在旁边吧,他说道:“没关系,你听我说就好。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出来碰个面。如果你能采集到洛爸爸的血液那就更好了。”

“知道了。”说完,洛珀宝宝当即挂了电话,电话这头传来嘟嘟嘟嘟的盲音。

“谁?”洛尧擢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问道。要是搁在以前洛尧擢和洛珀这两父子根本不会如此平和的坐在同一个房间各自做着各自的事,虽然房间里依旧是悄无声息的,可是相比于以前,这两父子的关系当真是融洽了不止一点点。

“同学,邀请我周六出去玩。”洛珀宝宝和他爹地一个模样,面无表情的回答。

“哦。”嗯了一声,过了好久洛尧擢这才说道:“同学邀请,你可以去玩一玩。”

“好。”洛珀宝宝点头,随即合起书本站起身,道:“爹地晚安。”

洛尧擢摆摆手,“嗯,儿子,晚安。”

第二天早晨,趁着姬茉儿不在的时候,田甜甜向姬老爷子说明了自己想要搬出去住的想法。

姬老爷子挽留的说了几句话,见田甜甜很坚持便也不再强求,只说了句“有什么麻烦给茉儿打电话”就派人帮田甜甜母子俩收拾了行李。

车子一路蜿蜒,没过多久就到达了凤天路88号大别墅。

当田棣宝宝下了车站在这栋别墅前边的时候,忍不住说了一句:“妈咪,听说SHI市的房价很贵。”

往期精彩:欢喜冤家《贴身甜宠》第40章:好喜欢好喜欢你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