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很早便建立起国家政权,为了维护政权,选任官员伴随着国家政权的出现同步建立起来。夏朝因为年代久远,可靠资料不多,暂不多谈,而殷商时期“官制”就已初步健全应该是确实的。当时商朝四处征讨,扩大自己的领土范围,夺下的土地,就要靠人来治理,商王按照当时贵族等级地位进行直接分封。

还有一种,则是从非世袭的贵族中选拔特别有才能的人来做官,帮助治理。前一种称之为“世官制”,后一种称为“察举制”。殷商被周朝替代,“世官制”基本上贯穿整个西周和春秋时期,并且成为主要的选官制度。“周礼”建立,宗法制度进一步成为治理国家的“政治路线”,贵族按照王、诸侯、卿大夫、士的等级从各自从分封中得到土地和人民,自然这些“上等人”也就成了该土地上的行政和军事长官。

有名的姜子牙曾经是八十多岁,一事无成,最后幸运的遇到了周文王。后来帮助武王打下商朝,建立周朝,被封为大贵族。封地就是位于现在山东的齐国,做了齐国第一代的诸侯国王。而他的子孙后代,一直享受这种特权。战国时期,分封的诸侯国互相征战,扩大地盘,各个国家都在求贤若渴,强大自己的实力。“察举”“选贤”成为当时除了世袭体制下另一种重要方式。有名的纵横家苏秦张仪便是例子。

权贵们当然不能放任这些从前属于“下等”的贱民上来,突然变成手握大权、左右朝纲的重臣。但是,春秋战国时期,政局变幻,保守的贵族根本无法应付大时代大变动的冲击。司马迁曾经在《史记》中写道:“春秋之中,弑君三十六,亡国五十二,诸侯奔走不得保其社稷者,不可胜数”。如此情况下,“察举”,“军功爵制”必然兴起。

所谓“军功爵制”,是指不去凭借血统和等级,而是以本人的才能为主的选官制度。晋国赵鞅为了在战场上己方取得胜利,就在战前宣布:“克敌者,上大夫受县,下大夫受郡,士田十万,庶人工商遂,人臣隶圍免”。从前庶人根本没有这样的机会,这一次算开了先河。魏文侯变法时又进一步,实行“食有劳而禄有功,使有能而赏必行,罚必当”。等到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商鞅变法时,则干脆宣布“宗室非有军功,论不得为属籍”,等于彻底否定了“世官制”。商鞅制订了军功爵二十级,以军功大小授予爵位,以爵位高低任命官职。

所谓“斩一首者爵一级,欲为官者为五十石之官;斩二首者爵二级,欲为官者为百石之官;官爵之迁,与斩首之功相称也。”通览整个战国时期,最大胆、最彻底的打破“世官制”,启用各方人才为国家效力的是秦国。这也为秦朝统一六国奠定了坚实的人才基础。

秦朝末期,群雄并起,汉朝开国之君刘邦也加入了这场轰轰烈烈的灭秦战争。刘邦出身贫贱,围绕他身边的一干谋臣将士大多都是下层出身,后来历史赫赫扬名的萧何、陈平、英布、樊哙、韩信、周勃无一不是出身低贱。即使出生韩国贵族的张良,韩国被灭,也成为一个流亡者。正因如此,刘邦本能的就会强调不拘一格的选择官员。刘邦曾说:“贤士大夫有肯从我游者,吾能尊显之”,这个时候套在人们头上的“世官制”特权思想枷锁早已不复存在。汉朝建立后,战争减少,军功爵位制退居次要地位,“察举”制度成为主要选官方式。

当时的“察举”,其实就是举荐。三公九卿、地方首脑等高级官员定期或者不定期的向皇帝举荐各种人才。被举荐者有的是现任官员,有的是普通百姓,范围很广。汉武帝时期,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学者董仲舒就是以“贤良之学”被举荐到中央的。除了举荐,当时还有一种选官方式,称之为“征辟”。征辟其实中央或者地方对于某些有名望的人才专门进行聘任。用皇帝名义进行聘任为“征”,以各级官员名义聘请叫“辟”。东汉时,发明地动仪的大科学家张衡就是被“征辟”进入政府做事的。

“察举”虽然能够不拘一格的选择人才,不过,在东汉末年时,它的弊端出现了,因为长时间的阶级固化,形成了地方众多的名门望族,他们逐渐坐大,为了自己的利益,开始举荐自己人,这里有同乡、有门客。东汉末年有名的童谣道出当时“察举”的荒诞。“举秀才,不知书。举孝廉,父别居。寒素清白浊如泥,高第良将怯如鸡。”曹魏立国后,对于这种局面进行了改革,魏文帝曹丕接受了陈群的建议,制定了更加制度化的“察举”制度,称为“九品中正制”。

“九品中正制”主要包括,朝廷设置“中正”,由“中正”自选名为“访问”的属员,经常性的调查同籍人士的家世、才华品德等各个方面的情况,写出评语,然后再参考家世,评其品第上下,共分为九品。最后,将评定报告送交给主管官吏任免的类似“组织部”的“司徒府”,作为选用官员的参考。“九品中正制”刚实施曾经起到了一定作用,对东汉时期地方坐大、朋党弊病有了一定抑制。但是,随着世家大族开始支配政局,“九品中正制”变成了豪门大族的工具,甚至出现中正都要世袭的情况。到了隋朝时,政府彻底废除了“九品中正制”。而“科举考试”则正式建立,这一建立延绵了一千三百年,直到清朝末年才被废除。

“科举取士”制度是由国家设置考试科目,定期进行统一考试,根据考试成绩授予官职。在当时,它的进步性不言而喻。对于个人,阶级固化打破,门阀政治终结,平民有上升通道,社会流动性加强。对于国家,政府能够获得更多各类人才,充实政府部门,为国家服务,同时,缓和了社会矛盾,政权的合法性进一步被认可。

人类过往历史,没有一次会原样重演,历史上这些选官制度,更不能与现在的制度生搬硬套,但是,历史上的经验教训,却有每每对后世有所启迪,有所借鉴。观察整个中国历史选官制度后,我们发现,没有一种只有优点没有缺点的选官制度,历朝历代政治清明时,这些制度都能有效运行,一旦政治腐朽时,则变本加厉的影响政权的稳定。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