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史》记载,在李自成攻破北京城前夕,崇祯却下密旨收葬魏忠贤的遗骸,墓址就选在了魏忠贤生前早已看好的香山碧云寺。

要知道,崇祯上位第一件事,就是打击惩治阉党,治魏忠贤十大罪,命逮捕法办,自缢而亡,其余党亦被肃清。此举在给当时黑暗政坛带来些许新鲜空气的同时,也让他赢得了圣明之君的欢呼颂扬。而崇祯本人,亦是一直以此自豪,引为生平之得意之作。

而死前的这一个举动,厚葬魏忠贤,无疑是给自己打脸。

崇祯

事实上,在崇祯的哥哥,明熹宗朱由校死之前,就曾经对崇祯说:魏忠贤“恪谨忠贞,可计大事”。明熹宗是有名的废物皇帝。他有才,但是他的才华不在治理国家,而在于做木匠,因此在他在位时期,重用魏忠贤,屡屡给魏忠贤大权,而自己却去逍遥。崇祯一直对此不以为然,所以虽然哥哥死前慎重叮嘱,他还是早在心里立下了清算魏忠贤的决定。

其实,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明熹宗在生命最后时刻对魏忠贤给予如此高的评价,固然掺杂着个人私情,更多的也是,他在多年的放手朝政中,认识到了魏忠贤的能力,魏忠贤此人算不得贤臣,但却是能臣。对于有能力的臣子,君主应该善加利用,而不是赶尽杀绝。

那时候的崇祯,并没有领略到哥哥死前的意味深长。刚一登基,就火速把横行了数年的魏忠贤和其党羽,消灭的干干净净,当时朝野上下都说好,都赞皇帝有能力有手腕,崇祯也一直为此事,深感自豪。

崇祯

而在崇祯十七年,距离魏忠贤之死已经过去十七年,崇祯并没有迎来当初诛杀魏忠贤后,脑子里想的太平盛世,相反,他被清军和李自成的侵入,弄得焦头烂额。将大臣们聚在一起想办法,这些国之栋梁,却只会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如南迁有三利三弊,死守也有三利三弊,说来说去等于没说。崇祯一筹莫展。

而此时,身边的太监曹化淳对他说:忠贤若在,时事必不至此。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将崇祯拉回十七年前,想起兄长死前的话,史书记载:上恻然,传谕收葬忠贤骸首,他终究,还是后悔了。

凭心而论,魏忠贤为巩固个人权势,未免有党同伐异、残忍歹毒的罪恶一面,但从他曾经力排众议、大胆起用辽阳战败后遭受谗言的熊延弼,不徇私情、果断罢免宁锦一战中畏缩不出的袁崇焕,抛开私怨、违心推荐赵南星、孙承宗等一批能臣直臣等诸多方面,可以看出他还是心系国家、讲求原则的。魏忠贤主政期间,国内形势良好,辽东局势平稳,这层能力、这种魄力、这份功绩,还是应该被认同和肯定的。

魏忠贤

而崇祯此时面临的困境却是,国难当前,竟然无人可用,无人可信,也难怪崇祯会怀念当初臭名昭彰,却肯干实事的魏忠贤了。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