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再也找不到这么倒霉的家伙了,阿贵的自行车又丢了。这是他丢的据不完全统计的第七辆自行车了。

阿贵心里在暗暗的骂着娘,心想逮着这挨千刀的东西,非要拨了他的皮不成。“不行。再这样下去,自己一年的工资甭干别的了,全买自行车了。”阿贵想自己要亲自动手抓住这可恶的贼。

阿贵先去买了辆新车,放到了最显眼的地方,他这叫引蛇出洞,晚上要在这守株待兔,捉他个现形。阿贵早早的吃了晚饭,提着根棍子出去了。

阿贵来到放车子的地方,正好看到有一个人在那转悠,大喝一声“干什么的?”那人吓了一跳,扭头一看是阿贵笑了“你搞什么鬼,吓死我了。”阿贵仔细一看,是楼上小孙。不禁有些失望,本来还以为自己第一天就能轻松的把贼给摁住,谁知原来是他。于是没好气的说:“你在这做什么呢?”小孙嘻嘻一笑,“我说阿贵,你知道这是谁的车子吗?也不知道是哪个傻冒把自行车放到这里了,我敢说出不了明早,准丢。”阿贵一听,骂我是傻冒,气就不打一处来。黑着脸说到:“那可不一定,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啊。”小孙听着话里有刺,知道阿贵是个一根经,也不和他见识,背这手走了。

阿贵看着小孙走了,心里想:你看着,明天我就把贼给揪出来,让你们看看。然后悄悄躲到一边去了。阿贵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猫到了半夜12点多了,连只猫都没有过来一只,心里暗暗失望。“他妈的,莫非这贼知道咱今天在这守着呢?”阿贵心里盘算着:“今天这贼肯定不会出现了,明天再来吧。”然后站起身来,突然两脚一酸,扑通一声摔在地上,原来他在那蹲了几个小时,双腿已经麻木了。阿贵爬起来揉了揉腿又骂起了娘。

他正要把自行车搬回去的时候,突然有几个人闪了出来,把阿贵恩到了地上,其中有一个人拿着手电一照,“哈哈,果然是他,主任,我说的没错吧。”阿贵一听,说话这人是小孙,原来是他和厂保安科刘主任。”阿贵呵呵一笑:“主任,是我啊,阿贵。”“逮的就是你阿贵,平时看起来不错,原来你是这种人啊。”“嘛人,嘛人。你给我把话说清楚。”阿贵急了眼,冲着刘主任喊了起来。“喊嘛,喊嘛,你不怕丢人啊,真没看出来,你是这种人,要不是小孙及时举报你,我们都还被你蒙在鼓里呢”刘主任说“阿贵,说说吧,为什么偷自行车?”“谁偷了,我这是在捉贼。”“捉贼,捉贼你怎么搬人家的车子,傍晚的时候,我就看见你在这转悠了,没想到你真的下手了。”小孙说道。

“你一边去。”阿贵瞪了小孙一眼。“主任,误会,这是我自己的车子,下午刚买的,还有发票呢。我这是诱饵,在引那小偷出来,好抓他啊。”刘主任半信半疑的和阿贵回家拿发票证实他的清白。

刘主任看了看发票,确实是阿贵新买的,呵呵笑了:没想到,真没想到啊。然后表扬了阿贵几句走了。

折腾了半夜,不仅没抓着贼,还被当作贼给抓了起来,阿贵气的脑袋发热,“该死的小偷,去死吧”说完躺下呼呼大睡了起来。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