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浙江高考普通类平行志愿第一段专业分数揭晓,按照各高校最低投档分数线,居然有五六所独立学院杀入了前100强,碾压众多985、211高校。尤其是同济大学浙江学院,计划招生80人,最低投档分数线为646分,比武汉大学、华东师大、西安交通大学、南开大学、中山大学等老牌名校的录取分数还要高;四川大学锦城学院、南京师范大学中北学院这两所独立学院的投档分数,居然比四川大学、南京师范大学的分数还要高。


  出现今年这样的现象,与浙江实行新高考改革有关。独立学院、民办院校以及高职高专,获得了和重点院校同时由考生填报志愿、平等竞争的权利;取消高考录取批次,实行专业平行志愿的志愿填报、录取方式,为独立学院、民办院校部分专业录取分数超过传统名校提供了可能。但是,出现这样的现象,又暴露出新高考改革仍然存在的问题,即对学生还缺乏深入有效的生涯规划教育,以至于有学生错误地把独立学院认为是母体学校的一个下属学院,失误填报才导致了部分独立学院专业的投档分数“虚高”。


  今年浙江高考除了实行全新的文理不分科、3+3科目组合之外,高考填报志愿还取消所有录取批次,实行分段专业平行志愿。所有考生按高考成绩排位被分为三段:前20%、前60%、前90%,第一段前20%学生先填志愿,可以从所有本科、高职专业中自由选择80个专业。因此,一个专业在三段都有招生是完全有可能的。某个独立学院的一个专业投档分很高,但很可能不是这个专业完成招生计划的最低投档分,而是在第一段投档进这个专业的考生的分数情况。比如,同济大学浙江学院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招80人,很可能在第一段只有一两个学生填报,这一两个学生的分数就是最低投档分数,但是还有78个招生计划未招满,要在第二段继续由考生填报。


  有人认为,如果某些高分学生报考独立学院是充分考虑、完全自愿的结果,这体现了改革的进步,可以鼓励普通学校办出优质专业吸引考生。然而,这更可能是高分考生误报志愿的结果——把独立学院认为是母体学校的一个下级学院了。出现这样的误报,首要责任当然在考生自己,没有搞清母体校和独立学院的差别,但同时也暴露出了诸多问题。


  其一,针对新高考改革,教育部门要求各高中必须进行生涯规划教育,让学生在高中选科时就基本确定大学和专业目标。目前看来,生涯规划教育在一些高中学校并没有落实到位,学生连母体校和独立学院也分不清。其二,独立学院由于冠母体学校名,确实会令考生,尤其是来自农村的考生,产生混淆。在分批次、实行院校平行志愿时,这一问题不存在;而在取消批次,实行专业平行志愿后,问题就会凸显出来。加之浙江的高考志愿填报系统,是把母体校、独立学院、母体校的高职专业的计划列在一起由考生选择,考生在填报80个专业时,很可能会把独立学院的一个专业和母体学校的专业混在一起。


  高考改革的重要方向是扩大学生的选择权,但选择不是考生盲目选择。取消批次的改革,具有很大进步意义,但不能无视学生志愿填报失误的问题。针对浙江新高考第一年高考录取出现的新现象,要意识到改革会带来高校招生格局的大变革。但要让变革不出现乱象,需要做好改革配套工作,以及进一步深化其他领域的改革。


  一方面,应当切实重视学生生涯规划教育,不能浮于表面;同时还要完善志愿填报工作,为学生选择学校、专业提供更充分的信息。另一方面,要推进独立学校与母体校的脱离与更名工作,这也是让所有学校平等竞争,让独立学校独立办出特色的必然选择。



(熊丙奇曾在东方讲坛·思想点亮未来系列讲座上做题为“高考改革与青年素养发展”的演讲,本文摘自熊丙奇在《北京青年报》上发表的文章。图片选自网络)


作者简介



熊丙奇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上海交通大学博士。著有《教育的挑战》、《教育公平》、《谁来改变教育?》、《教育熊视》等, 2011年获评央广网十大教育改革杰出人物奖,2014年获评央广网中国教育变革人物奖。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东方讲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