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图书馆不再只是知识的保存地和信息素养、批判性思维的“讲师”,它也参与了知识创造。只是与过去相比,现在的它创造的知识能够以不同的方式被访问和分享。

 

近日,川大96岁的周应德教授在四川图书馆阅读照走火网络,据悉,虽已过鲐背之年,但暑假期间,周老先生基本上每天都来图书馆的古籍阅览室读书,网友们为老先生执着的精神所触动,也有不少网友反思,在炫目多彩的数字时代,顶着烈日依然按时到图书馆潜心阅读的恐怕也只有周教授这样的老学者了。那么,在数字时代,图书馆要怎么才能吸引像周教授这样的“死忠粉”呢?

 

▲周应德教授

 

更少图书,更多空间


图书馆是大学必备的基础硬件。随着时代的发展,师生对图书馆的需求也逐渐变化。21世纪大学图书馆重新改造的核心就是更少图书,更多空间。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最新改造的本科图书馆莫菲特图书馆便遵循了这一“法则”,从“陈旧”“落伍”摇身变为“现代”“秩序井然”。现在,它顶部的楼层配备着低矮的沙发和未来派的小憩舱,还有可以书写文字的玻璃幕墙及拥有可移动彩色沙发的会议空间。该图书馆甚至废弃了禁止携带食物和饮品进入本楼层的规定,因为这层楼不再含有任何可能被损坏或者污损的书籍。莫菲特图书馆作为加州最古老的公立大学图书馆,改造过程中它已将13.5万本书籍搬出,馆中大部分书籍已经被运到其他地方,以为学生学习、充电和小组合作项目创造更多空间。

 

大学的图书馆已经有近4000年历史,而数字革命正在显著地改变着大学图书馆的使用方式。从美国东海岸到西海岸,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到哈佛大学,大学的图书馆正在拆除一排排书架,将图书搬到校园的其他地方,丢弃重复的书籍,为开放的学习空间腾出位置。这个改变一度受阻,但它确实让许多学生受益。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是图书馆改造的领导者。2011年,该校率先在查尔斯·E.青年研究图书馆重新配置了一层楼,为开放式座位、小组学习室及配备有液晶显示器的PPT展示室腾出了空间。该图书馆近1.8万本纸质书籍被搬到了别处。

 

尽管图书馆“革命”在进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图书馆管理员杰弗里·麦凯-梅森说,该校仍是全美拥有最大藏书量的大学之一,24个图书馆共有1200万册流动藏书。这些印刷制品包括原始的莎士比亚对开本、约翰·威克里夫14世纪的圣经译本副本,以及北美最大的古埃及莎草纸碎片。

 

“世界上大多数信息仍然以纸质形式存在。”麦凯-梅森指出。在线资源主要以英语和其他几种语言广泛存在。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是世界上最大的公立研究型大学,藏有囊括200种语言的书籍。“因此,未来发展是件棘手的事情,”麦凯-梅森说,“我们需要革新图书馆,而且需要积极行动,但我们不能破坏我们所依赖的东西。”

 

莫菲特图书馆的健康养生室有小憩舱,顶部可以翻转以营造黑暗和私密的空间

 

莫菲特图书馆提供独立的学习小隔断间,还有台灯和电源

 

据负责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图书馆改造的Gensler建筑设计事务所的亚伦·豪-科尼利森介绍,这栋五层楼的混凝土图书馆的野兽派建筑风格在上世纪60年代很受欢迎,但被学生们认为是“不友好的”。该公司在改造中将该图书馆顶层设计成一个时尚仓库式空间,带有更大的窗户、透明的墙壁和更高的天花板,另外还有外露的通风管道。新改造的图书馆第四层是叫作“Buzz”的协作空间,学生可以在这里自由地聊天,进行头脑风暴和演示练习。而被称作“Hush”的第五层是一个更安静的学习空间,设有宽大的桌子和独立的学习隔间,配备台灯和插座,更有弱化噪音的三维几何墙艺术。这里还有躺椅和供小憩的休息舱,学生在使用休息舱时只需翻转其顶部,就可以创造出黑暗和私密的空间。

 

泰德·肖是一名电子工程和计算机科学专业的毕业生,十分喜欢焕然一新的莫菲特图书馆。“莫菲特过去太陈旧和过时了”,肖说,他去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去过。现在他经常来,虽然来这里的初衷并非借书。“我从来不需要使用实体书,”肖说,“我从来没有从这里借过书,坦白讲我甚至不知道怎么样借书。”

 

数字时代,图书去哪儿


然而,不是所有大学的图书馆革新都一帆风顺,一些大学面临着来自师生的阻力。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在搬走该校科学与工程图书馆8万本书籍时就在校内引起轩然大波。逾60名教职员工因此给大学图书馆馆长M.伊丽莎白·科威尔写信,控诉图书馆革新未得到充分认可,关于哪些书籍应该被扔掉、哪些应该被保存也并未向他们征询意见。对此,科威尔回复称该事情她与院长和管理者进行了协商,也在图书馆主页上面发布了通知,只是并未引起足够的关注。她说,所有的书籍要么被挪走要么被销毁,因为约有60%的资料使用并不频繁且能够上网查到,或者可以通过加州大学内部图书馆借阅。

 

2016年秋季,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新增730名学生。该校的发言人史考特·赫尔南德斯-杰森说,为了设置更多教室,也为了解决学生迫切的学习空间需求,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科学与工程图书馆将本馆第三层的全部图书搬了出来。尽管事出有因且目的明确,2016年11月,学术评议会还是通过一项决议,对“印刷制品的急剧减少”及对“书本的破坏”表示谴责。

 

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的数学教授理查德·蒙哥马利说:“网络入口和馆际互借对那些明确知道自己所需的人很好,但是我们需要的是寻找想法。”“你走进一个曾经是图书馆但现在处于空置状态的空间,”他说,“很恐怖,跟死了一样。”

 

哈佛大学的教职员工也成功地阻止了撤掉卡伯特科学图书馆90%的书籍和纸质材料的计划,使其比例大幅下降。哈佛大学数学教授柯蒂斯·T.麦克马伦说他竭力保住许多数学书籍,因为这些书籍将帮他钻研许多研究性问题。而且这些书籍有很长的使用“寿命”。例如《欧氏几何学》,它拥有2000多年的历史。最终,该校管理者同意在图书馆地下室保留5万本书籍。尽管“抗争”取得了胜利,麦克马伦还是承认纸质书籍已经过时了。“数字化学习是未来的潮流,”麦克马伦说,“与网络搜索相比,在图书馆做研究的想法变得很陈旧。通过谷歌搜索可能并不能获得最佳信息,但是人们已经习惯于在网络上搜索信息。”

 

为了应对数字化学习浪潮,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在未来几年内甚至计划花费“超过1亿美元”来修复和重新定位该校图书馆,这是迄今为止该校最清晰地思考图书馆要如何适应未来发展的一次。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也看到了许多其他大学正在改造图书馆,因为他们看到了对电子资源使用需求的增长和对咖啡馆、多媒体教室、制造者空间、写作中心和其他用于教学、学习和研究的空间的需求增加。2014年10月,该校聘请曾担任乔治城大学教务长的古典学者詹姆斯·J.奥多尼尔,领导本校图书馆改造工作。在一次采访中,奥多尼尔直言,接受这份工作以来,他的首要任务之一就是弄清楚图书馆中450万件物品的处理办法。

 

而今,该校的图书馆革新计划已提上日程。为了提高人们对图书馆革新以实现与亚马逊的比较的认知,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建立了一个信息网站。它说,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师生依然可以通过与亚马逊Prime服务类似的加速交付选项获取图书。该校校长迈克·M.克罗直言“大学图书馆从未如此重要”,他对图书馆改造信心满满,“我希望在所有图书送达当日我们都可以获得。”

 

对大学图书馆来说,离线存储已经成为拆除书架释放空间的一种流行的方式。例如,佐治亚理工学院正在进行的图书馆改造项目,计划将几乎所有实体书移入与临近的埃默里大学共享的一处设施内(但管理员2016年表示,该校还会保留一些图书作为“视觉线索”)。

 

艾琳·M.H.赫罗尔德是大学和研究图书馆协会的主席,她在一次采访中也说,离线存储是大学图书馆的功能正在改变的一个例子。“我们的关注点是图书馆一直以来所处的位置,”赫罗尔德说,她同时也是夏威夷大学的大学图书管理员。“大学图书馆不再只是知识的保存地和信息素养、批判性思维的‘讲师’,它也参与了知识创造。只是与过去相比,现在的它创造的知识能够以不同的方式被访问和分享。”

 

对于改造后的大学图书馆,负责领导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图书馆改造工作的奥多尼尔满怀期待,他说在2019年重新开放的时候,海登图书馆将会是一个“舒适、温馨、受欢迎”的地方,鼓励并帮助学生在学业上取得成功。改造后的图书馆将摒弃传统的单一入口,取而代之的是多个入口和出口,并利用其在校园的中心位置,为学生提供一些食物选择。奥多尼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阐释了他翻修图书馆的设想:“我想要的图书馆既是一个可以展现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学术和成就的‘名胜地’,又是一个展示图书馆宝贵资源、体现师生成就的‘展示地’,同时也是一个用户可以了解和学习如何使用信息资源以达成学术目标的地方。”


推荐阅读:

大学图书馆贴心到这个地步也是没Sei了 | 案例


声明: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麦可思研究编辑部(微信搜索MyCOS_editor或18602824882)。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麦可思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