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里没有“代”的概念,出场人物都是孩子,是男孩,少年,没有“生育性”,可说是“原型”的东西,是停止了的世界。

——Bernard  Faucon


[法] 贝尔纳·弗孔 | 摄影  徐淳刚 | 文



贝尔纳·弗孔是谁?这一点并不重要

无论他是构成摄影、观念摄影的先驱大师也好

或者热爱绘画与哲学的油漆工也罢

关键在于,他的作品有一种似曾相识、瞬间打动灵魂的力量


弗孔的摄影,横跨20年,系列繁多,给人印象最深刻的

莫过于一系列“少年”的形象——





























这些借助玩偶摆拍,或者通过真人拍摄

或者将玩偶和真人混搭在一起拍下的画面

包涵着时间中的创伤,美的记忆、成年的迷失或感伤

根本不需要注明标题和创作时间

它们仿佛停止在时间之外

在任何时候,你都能从中发现一个“自我”的形象

这个自我想留住童年、青春,或者向童年、青春告别

这个自我深知时间会摧毁一切

所以才有了彩色的、永不褪色的精神主题

而“少年”无疑是一个最生动、最为形象化的“自我





即使在这幅经典的照片中,图像纷乱的迷失之外

我们依然能看到一个少年的形象

他在翻找什么?童年?记忆?一段过往?

如果放大仔细看,都是这个少年“自我”的照片


少年=自我,自我是时间的玩偶


弗孔有4个最著名的系列:

1970年代至80年代初期:人偶与影像;1980年代中期:爱之屋金之屋;

1980年代末期:偶像与牺牲;1995年停止摄影创作之前:书写与形象。

爱之屋金之屋如梦如幻,书写与形象走向终极的缥缈




























而在“偶像与牺牲”系列中,弗孔企图将少年的形象神圣化

这些夺目的形象,弱化了场景式的时间与记忆

却多了一种宗教般的单纯和神秘

计划拍摄的十二位少年,对应耶稣的十二门徒

他们都有着耶稣基督般纯洁无瑕的身体


















可以说,弗孔的作品

几乎不需要任何阐释,就足以占据人心

这来自弗孔对光线、色彩的强烈感知以及诗性哲学的深刻思维

他拍摄的是梦境或理想,而非惨不忍睹的现实

他拍下的是美与欢乐,而非尘世的痛苦认识


但是,如果你以为这些作品都是构思好、布置好场景之后一次拍成的

那就大错特错

在构成摄影中,技术的环节相当关键

事实上,在正式拍摄之前,弗孔总会不断进行试拍

而在拍摄完成后,他会像毁掉精心搭建的布景那样

毁掉用宝丽来试拍的大量照片

……


很幸运,一次偶然的机会,一批珍贵的“草稿”得以幸存下来

《倖存者》一书收录了弗孔221张宝丽来照片

涵盖其自1979年至1992年创作鼎盛时期的作品

通过这些试拍的宝丽来影像,以及所讲述的故事

你会更加深入地了解杰作诞生的过程














(《倖存者》书影拍摄 by 徐淳刚


书中试拍的宝丽来照片小巧别致

和最终成形的作品相比,似乎并不起眼

但它们无疑是杰作的起点或泉源

需要你带着耐心去对比、品读

去发现贝尔纳·弗孔摄影生成的伟大秘密

……

以下是最终呈现的经典作品,选自《幸存者》一书



飞翔的孩子,1979年



纸片纷飞,1980年



火球,1981年



最后的晚餐,1981年




晾衣绳,1982年



爱之屋十六,1986年



爱之屋十九,1986年



偶像与牺牲,1989年



偶像与牺牲,1990年



偶像与牺牲,1990年



水池,1990年



没有人能打败时间

所以时间性的创伤是永恒的主题

少年”是纯洁,是阳光,是生命力

同样,也富有神性或神秘

少年如同圣子,他是理想世界的象征

而非指向现实的男或女

这一时有时无的精神形象始终是弗孔创作的内核
贝尔纳·弗孔用摄影告诉你

人类虽是时间的玩偶,却是艺术的幸存者

时间中有悠长的记忆,有梦幻般的家园

有虚无缥缈的文字,有转瞬即逝的美

愿你清澈如初,永远是少年

精装,294页,889mm×1194mm

两种型号:普通版+贝尔纳·弗孔限量签名收藏版

签名收藏版仅100套,编号:NO.201—300

印刷:雅昌文化(集团)有限公司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倖存者》一书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徐淳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