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照巨峰镇有个姓陈的老头。这老人家好吃懒做,占便宜没够,最大的爱好是喝酒,最经常干的事是借钱,最不要脸的是借了还不还。

陈老头有三个孙辈,其中两个男孩,一个女孩。物以稀为贵,陈老头将这个女孩视若掌上明珠,对女孩宠爱有加。随着女孩的逐渐长大,老头也渐渐老去,直至化为尘土,从有机物状态变为无机物状态。在儿女们哭天抢地的哀痛声中送别了逝者,老头欠下的债也随着他的入土,欠条变成了废纸,儿女们也没有想过去偿还这笔债务。

时间继续在指缝中流逝,往事在人们的唾液中淹没。那些无辜的债主们也在岁月的车轮下碾成了一堆白骨。

某日,陈老头的孙女忽然感觉到头痛,身体像扛着重物一样无法正常呼吸,这一状况持续了半年,让她没法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于是到了日照人民医院去看。人民医院在日照算是首屈一指的医院,昂贵的检查费用更是不在话下。可惜检查了很多指标,仍旧找不出问题,竟白白花掉了2万多块钱。

女孩无奈只能回家继续休养,后来又通过各种途径中医的,偏方的都试过,统统无效。女孩原本不信鬼神,可是往往人在无奈压抑的状态下,也不再坚持过去的偏执,甚至是高傲,而放下尊严。那女孩,都那样了,管他迷信不迷信,能把他治好,就算倾家荡产也认了。

后来女孩找到西湖大花崖的一个高人。那高人上香,然后搭女孩的脉。搭脉跟中医不太一样,据说通过脉象可以看出是仙还是鬼,如果是仙能看出是什么仙,因为不同的仙脉的走向会有区别。通过看香,烟的走向也可以看出端倪。

后来高人说她家老辈人生前欠债未还,债主死后修成了鬼道,需要钱,就来讨债了。之所以找到女孩,是因为债主就找受到家里重视的那个,让家人心疼,多花钱看病。后来高人让女孩的家人做5000个金元宝,5000个银元宝烧了给那些债主,女孩的病才彻底根除。

以上告诉我们两个道理:家里被当做宝的孩子未必是啥好事,哪怕疼也得疼在骨子里,别让外人知道;做人要讲道义,在道上要懂得道上的规矩,出来混迟早还是要还的。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