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落幕布,占星师星之登场的时刻又到了!今天的主角巨蟹座有诗可证,所谓:

饕餮王孙应有酒,横行公子竟无肠。

它刚刚还在太阳宫,如今已经转去了别处,不过不妨碍我们星之大师鞭辟入理地揭它的黑历史——它真的很热情吗?它真的很内秀吗?它真的很够朋友吗?对于这个横介公子的真实面目呵呵呵呵大家自己看吧!

请输入标题     bcdef

星之老师其它文章系列

白羊座的上位史——从雇农到群星之巅

文史宴金牛座的黑历史:从苏美尔跑来的欲望之牛

双子座的千古奇冤——风流岂是侬本意

摩羯月谈历史上那些摩羯们——苦逼又辉煌的人生

水瓶座的黑历史——不走寻常路的水瓶座

迎春贺岁之际,你可知“岁”是一颗星?

双鱼座大分裂——一个是林妹妹一个是宝姐姐



这是迟到总比不到好的巨蟹篇。


在以前的星座黑历史里,我总要为星座正名平反,洗刷娱乐占星流行后给大众造成的刻板印象。


不过到了巨蟹座这里,首先要洗刷的是它的外在造型。


因为已经有不少巨蟹座在用观星APP查看过星图以后,都迷惘而气愤问过同一个问题:


到底是巨蟹座还是小龙虾座?


喏,这就是某知名观星APP上的巨蟹座。

莫非是技术开发人员和美工不负责任弄错了图?


非也。


相反,他们敬业又专业,所采用的星座形象来自著名的欧洲古典星图《赫维留斯星图》。


赫维留斯是17世纪著名的波兰天文学家。出身富裕,教养良好,又有出色的艺术天赋,还建立了自己的天文台。当年他自己创造了10个星座至今有7个还保留在现代国际天文学会确认的88星座里。


赫维留斯完全依靠自己的肉眼观测绘制出的星图,精度竟然超过一角分,可堪媲美现代技艺。而且造型优美生动,成为后世许多星图的范本。


在他笔下,巨蟹座就是一只栩栩如生的小龙虾(好吧学名应该是鳌虾)。


赫维留斯表示很冤枉:一百多年前,确切的说是1515年,德国画家丢勒完成了两幅木刻天宫图。其中北半球星象图里,双子座和狮子座中间不就是一只鳌虾吗?


丢勒也想喊冤:我只是个搞艺术的……要怪也该怪阿尔布马扎!


阿尔布马扎是生活在公元9世纪的阿拉伯占星学家,像同时代大多数占星学家一样,他钻研希腊占星术并发扬光大,被奉为先知和学术权威。


经过黑暗的中世纪,欧洲占星学元气大伤,反倒要从当年的“学生”和“敌人”那里学习。从12世纪开始,阿尔布马扎的著作陆续被翻译成拉丁文。其中有一本出版于1489年,书中把巨蟹座定义为一只鳌虾。

(在另一版本的阿拉伯星图里,巨蟹座的身材介于虾蟹之间……)


挂巨蟹卖龙虾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莫非古人外语不好,在翻译星座名称时弄错了?


嗯,这还真是翻译问题。


赫维留斯是波兰人,波兰语里rak就是个多义词。既可以是螃蟹,又可以是螯虾。类似如法语里,小龙虾écrevisse也有巨蟹座之意。


这种歧义至少从罗马人把希腊文的καρκίνος(蟹)翻译为拉丁文就开始了。巨蟹座/螃蟹的Cancer有个派生同义词Crab,意为蟹、鳌钳。


嗯,鳌虾也是有鳌钳的。


除了语言歧义,还有图像的误导。


古代星图都是手绘的,一般要么临摹前代作品,要么是根据文字描述来绘制。这就很考验绘图者的水平了。


试想一下,如果你不完全不知道上面这张星图中的这个黄色不明物体是“巨蟹座”,你会认为它是什么,又把它画成什么样子?


或者按照文字描述:甲壳,双鳌,八足,水生……没错啊这就是龙虾!


最后还有一个可能是我私心揣测——自然界的螃蟹也不是一个模样啊。

上图这种人面蟹就和某些古典星图上的巨蟹非常相似。


不排除曾经有生活在这种螃蟹横行地区的占星学家,按照所熟悉的形象绘制了巨蟹座。生活在其他地方,从未见过这种螃蟹的另一群占星学家,按照自己的生活经验想当然把此形象理解为丰满一些的龙虾……


总之,一代代古人们以讹传讹,小龙虾就风靡了古典占星好几个世纪。甚至影响到塔罗牌。


神秘学组织“金色黎明”的A.E.韦特精通占星学。他在设计韦特塔罗牌(Rider-Waite)时,用“月亮”这张牌来对应占星学的巨蟹座,而牌面上就有一只小龙虾在搅动潜意识的水池。

有意思的是,所谓礼失求诸野,当古希腊的巨蟹形象湮灭于西方历史时,最好的证据却出现在遥远的东方。


西洋占星学随着亚历山大东征传入印度,被印度人民吸收融合后又在隋唐时期随着佛经传入中国。


隋朝开皇年间,印度高僧耶连提耶舍把《大乘大方等日藏经》翻译为中文。其中明确写道:“此四月时,蟹神主当其月”。


辽代宣化汉墓壁画,巨蟹形象非常清晰,也非常螃蟹。


想当年不空和尚翻译摩羯座时,因为中国没有类似的形象而煞费苦心。至今中国版摩羯座的形象离半鱼半羊原型还有相当差距,倒更像传说中的“鱼化龙”。


巨蟹座可就不一样了,中国本土神话里就有“大蟹”。“女丑有大蟹”、“大蟹在海中”(《山海经》)。


在日常生活中,中国人民对蟹的熟悉和热爱更是久经考验。距经5000多年的良渚文化遗址里就发现过大量蟹壳(不愧是爱吃蟹的江浙人民啊!)


《周礼》亦有记载:周天子的四时膳食里有一道“青州之蟹胥”。胥者,《尔雅释名》有专门的解释:取蟹藏之,使骨头解胥胥然也,就是一种螃蟹酱。青州是今天泰山以东到渤海这一片,看来周天子吃的是海蟹。


东晋名士毕卓说自己的人生理想就是“右手持酒杯,左手持蟹鳌,拍浮酒船中,便足了一生矣!”这种名士派头被李白、苏轼等各代文人继承,前仆后继把螃蟹吃出了文化,吃出了格调,吃出了境界。


宋代是一个文人士大夫既热爱吃螃蟹,又热爱西洋占星的一个高峰期。以至于有个叫傅肱的闲人专门写了一本《蟹谱》,是世界上第一部有关螃蟹的专类书。书中历数蟹的名称形貌品性,如何饲养如何捕捉如何食用,又有什么传说典故。在其中“天文”分类里,傅肱很认真地记下了:“十二星宫有巨蟹焉。”


直到明代的宝宁寺水陆绢画,黄道十二星座已经完全汉化,变成十二宫神君了。宝瓶座尊神抱了个宝瓶,巨蟹座神君呢,抱着一只青壳大螃蟹(喂,这是打算放出法宝馋死敌人么?)

以上故事告诉我们,真正的吃货是绝不会混淆虾蟹的!


另一类不会把巨蟹误作小龙虾的人是医学生。


有个巨蟹座朋友曾经抱怨说:巨蟹座的英文名太不吉利了,cancer就是癌症呀!


嗯,这又得说回古希腊了。


在占星学风靡希腊的年代,不精通占星术的医生不是好医生。


这可是堂堂希腊医神希波克拉底说的,他本人也经常用医疗占星为病人诊断。流传至今的人体星座对应体系据说就是他的研究成果。


医学词典中”癌症”一词,也来自希波克拉底。他把这种难以治愈的病症比喻为患者被螃蟹的钳子夹住了,无法摆脱,而体表肿瘤的形象也很像张牙舞爪的螃蟹。今天我们可以科学的说“癌组织具有侵润性生长的特性,肿块周围经常形成蟹足状突起”。


希波克拉底把这种病症命名为καρκίνος(螃蟹),后由罗马学者翻译为拉丁文cancer。至今巨蟹和癌症在英文中是同一个单词,首字母大写是星座,小写则是癌症。

(这是国际抗癌联盟的LOGO,与巨蟹座去死去死团无关)


时至今日,有科学素养的我们其实不必太计较。因为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螃蟹与鳌虾不仅是同纲同目的近亲,更可能有进化关系。动物学家认为,短尾亚目的螃蟹是从游泳亚目的虾进化来的,并把这种腹部缩短,甲壳变宽而平的转化过程称为”蟹化“(Carcinization)。


更何况,在星座演化史上,巨蟹座绝对是最幸运的一个。


看看隔壁双子座,虽然变来变去都是两个人的形象,但是性质却从纯洁的手足变成了风流男女。如今妹子们还动不动嫌弃“双子座的男生好花心哦~”


巨蟹座呢,恰好相反,是千变万化不离其宗。


在星座性格流行的今天,我们爱说巨蟹座的人特别具有“母性”,哪怕是个男人也会顾家体贴,我有个朋友就常用她的巨蟹座老爹来指代“好男人”。


古代希腊人也这么认为。他们甚至把黄道带上巨蟹座标志的这一片区域分配给月亮当“宫殿”,让月亮守护巨蟹座。而月亮,是东西方文化公认的“母神”形象。


巨蟹座之所以叫巨蟹座,和希腊神话中的另一位母神有关——天后赫拉

在奥林匹亚众神的时代,天地最高统治者为宙斯,而赫拉是他的同胞姐妹。


赫拉是宙斯的正妻,与他并坐神山的天后,却并非宙斯的原配,而是他的第七位妻子。


是的宙斯不仅到处撩妹还搞多妻制,娶妻的标准也挺混乱的,基本可以窥见原始的婚姻习俗。


比如他的原配墨提斯,是智慧女神雅典娜的亲妈,也是初代智慧女神。当年宙斯的兄弟姐妹被亲爹克洛诺斯吞食,宙斯逃命在外,多亏墨提斯献计,让宙斯给克洛诺斯服下呕吐药,宙斯才救出手足推翻兽父君临奥林匹斯山。反抗者坐稳宝座就会变成其反抗对象,宙斯掌权后惧怕被子女夺权,发现墨提斯怀孕就把她一口吞掉。万幸智慧不死,雅典娜在宙斯脑袋里折腾不止终于换来了自己的诞生。

(雕塑 雅典娜的诞生)


还有一位妻子是正义女神忒弥斯,如今欧美法院门口仍然塑有她手持利剑天枰的雕像。按辈分论她本是宙斯的姑母,具体故事我们等到天秤座时再说。


宙斯幼弟冥王哈迪斯之妻是春神泊瑟芬妮,泊瑟芬妮则是大地女神德墨忒尔与宙斯所生。德墨忒尔是宙斯的同胞姐妹,按上古时期血缘婚姻制度,她本应是宙斯正妻。但是很混乱的,她又与另一个兄弟海王波塞冬生了神马阿利翁,与宙斯的私生子伊阿西翁生了财富之神普卢托斯……好吧,一妻多夫VS一夫多妻也算上古平权。


除了德墨忒尔和忒弥斯,宙斯的妻子中就数赫拉血统最近,出身最高贵,其美貌令盲眼诗翁荷马赞颂不已。


这位骄傲的神界美人当年可没看上宙斯,是宙斯耍诈,变成鸟在风雨中投怀送抱求温暖,才先上车后买票娶做妻室。

(雕塑 宙斯与赫拉)


求婚时,宙斯允诺与赫拉分享自己的权力与尊荣。因此天后可不仅是头衔,赫拉拥有实际权威,出行时也常伴雷霆闪电(宙斯牌闪电防狼器你值得拥有),身边还有一大批神,特别是女神组成的小朝廷。


对希腊人和稍后的罗马人而言,赫拉(罗马名朱诺)是贞洁女神,也是婚姻和生育的女神,是妇女的最高保护者。


但是,妇女们也畏惧赫拉。


因为赫拉是嫉妒的化身。


她无法容忍宙斯无间断的外遇,却又对丈夫没辙,只能用各种手段残酷对待宙斯的情妇和私生子。


这些私生子中,最有名的一人名叫赫拉克勒斯,希腊罗马神话中最伟大的英雄。

(著名希腊励志传说,赫拉克勒斯选择生活道路,左边享乐,右边美德)


从名字就能看出来,赫拉(Ἡρα)赫拉克勒斯(Ηρακλής)。他们虽无血缘关系,彼此互为仇敌,却又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母子。


话说当年宙斯迷恋忒拜王后阿尔克墨涅的美貌,使其有孕,还洋洋得意到处发布神预言说自己这个私生子前途无量。


赫拉和宙斯只生了三个孩子,青春女神赫柏,暴躁的战神,和又跛足又丑陋火神赫淮斯托斯。


亲儿子都没这么夸过,怎么忍?


就和那些宅斗小说里那些怒火攻心的嫡母一样,赫拉利用自己掌握生育的特权故意延长阿尔克墨涅的分娩时间。


未来的英雄没有死于难产。


阿尔克墨涅畏惧赫拉的怒火,把新生儿用篮子装起来丢到郊外(后来这里被称为赫拉克勒斯的田野)。


远古神话里很多大人物都被生母抛弃荒野,又总是会有奇迹降临证明他们是多么与众不同。比如《诗经·大雅·生民》里所记的后稷,丢到路上牛马自动绕行,丢到冰上群鸟自动暖身……


在田野里,未来的赫拉克勒斯正嗷嗷待哺呢,两位女天神散步路过。


一位是雅典娜,一位是赫拉。


赫拉没有认出私生子,反而觉得这弃婴又可爱又可怜,在雅典娜的劝说下给孩子喂奶。


弃婴饿急了,吃奶时咬痛了赫拉。女神的乳汁喷溅而出,化成了天上的银河。


于是就有了后世著名的油画题材“银河的诞生”。

(丁托列托的油画《银河的诞生》,描述了另一个版本的神话,宙斯派神使抱私生子让赫拉哺乳,真是厚脸皮啊……)


至今英文中的银河仍是“the Milky Way”(乳之路),或者是“Galaxy”(来自于希腊语乳汁)。


雅典娜同情弃婴,就近抱到忒拜城交给王后阿尔克墨涅抚养。


阿尔克墨涅又惊又喜,不仅欢喜母子团聚,更喜孩子因祸得福,吃了赫拉的奶水居然脱了凡胎,婴儿期就力大无比。


可想而知,赫拉知道后会多么愤怒。


从此她就和这个自己赐予神力的孩子卯上了。


一开始是派去毒蛇,谁知道怪力婴儿随随便便就把蛇拿来当玩具。

(罗马出土雕像,婴儿赫拉克勒斯杀蛇)


后来又借凡人国王之手布置了十二项艰难的任务,赫拉克勒斯正是因为完成这些任务而成为人神共敬的英雄。


其中一项任务是要他除去九头蛇许德拉(对,漫威宇宙中的反派组织就是以它为名)。


神话说得很简单。


赫拉克勒斯去与九头蛇许德拉战斗,地面上的所有生灵都站在英雄这一边。


只有一只与许德拉同住沼泽的大螃蟹,居然悄悄爬出来用大螯钳制住赫拉克勒斯的踝关节。


螃蟹夹人是很痛啊,但是赫拉克勒斯不是阿基琉斯,没有那么脆弱的脚踝。他直接一脚踩碎了螃蟹壳,又杀死了许德拉。

(赫拉克勒斯战许德拉,注意左脚下方物体)


巨蟹座是十二星座中最黯淡的一个,其中鬼星团模模糊糊,屈指可数的亮星也看不出螃蟹形状——都怪赫拉克勒斯呀。


如此不堪一击,巨蟹座也就有了”脆弱“的特质。


赫拉怜悯巨蟹,于是将升为天上星座。巨蟹拼死救助的老邻居九头蛇许德拉也一起上天,就是巨蟹座旁边的长蛇座。


(巨蟹长蛇好基友)


赫拉继续刁难,赫拉克勒斯继续打怪闯关。


赫拉憎恨他,束缚他,也成就了他。赫拉克勒斯本名叫阿尔咯得斯,却以“赫拉克勒斯”(赫拉的荣耀)之名誉而满希腊,也真是讽刺。


最后,一代英雄没有死在母神手上,却因妻子的愚蠢与小人的奸诈而中毒,在痛苦中投火自尽。


英雄升为天神,母神与他和解,并把亲生女儿赫柏许配为妻。


现代占星学家特别喜欢用这对“母子”原型来解释巨蟹座的人生课题——我们的生命有其来源,却必须脱离母胎才能真正成为自己;自我追求与传统束缚才能真正和解……


白羊是本能,金牛是欲望,双子是感知,而巨蟹,是灵魂。


巨蟹所掌管的第四宫是根基,是本源,是潜意识,是最隐秘的感受,是最根本的内在需求。在世俗占星中对应我们的原生家庭、祖先和不动产。


等等,巨蟹座为什么要叫巨蟹座,并被赋予以上重要原型?


不觉得很奇怪么?


这故事里的螃蟹明明是个偷袭未遂的反派小人,有什么资格升为星座?希腊神话中能提拔上天的要么是英雄(人马座、猎户座)美人(处女座、水瓶座),要么是有贡献的动物(白羊座、金牛座),要么是不幸到神都怜悯的倒霉蛋(大熊座、小熊座)。


于是有的传说的版本变为,啊,这巨蟹其实是赫拉派去的打手。


可是,赫拉对付私生子的神话众多,赫拉克勒斯的神话也有许多更加精彩之处。为什么单单抽出其中一个片段中的小配角来升华为如此重要的星座?


从这个片段里,也很难找到符合星座特质的元素,除了螃蟹参战是为了“守护”九头蛇。反倒是赫拉更贴近“母性”和“源头”,尽管是阻碍和破坏型的。


嗯,这就牵涉到一些几乎已被人类遗忘的洪荒记忆了。


追本溯源,希腊人的巨蟹也是辗转改造后的产物。


7000多年前的苏美尔人才是在西方占星术的源头。当时巨蟹座所在的那片星区被称为”MUL.AL.LUL“,一种已不可考的生物,生于水中也可以活于陆上。


我们唯一能找到的,是稍晚些时代的巴比伦界石。


在这块界石中间一层长蛇座,狮子座和天蝎座的形象清晰可辨。


而最上方有一轮弯月,月下那个圆身四足的生物,正代表着当时的巨蟹座。


没错,一只龟。


不只这一块界石,目前所有出土的巴比伦占星相关遗迹中,完全没有蟹的痕迹,只有乌龟或玳瑁的形象经常出现。


当然是龟!


必然是龟!


因为在神话中,龟是苏美尔人所信奉的天神恩基(又名埃亚)的灵物,而恩基正是”生命的起源“。


尽管,他是个男性……

(恩基浮雕上常有两条水流挂在肩头,一条幼发拉底河,一条底格里斯河)


苏美尔人是多神崇拜,牛也有神谷穗也有神。不过真正占据统治地位的是七位主神。


恩基是七主神之一,神王安之长子,也是第一个降临到凡间的天神。其名enki,en是苏美尔语中高级祭司、王者的称号,ki是大地,因此也被翻译为“大地之主”。


泥版《恩基与世界秩序》里是这样赞颂他的:


  192.  苏美尔,伟大之山,天地之疆, 

  193.  流光溢彩,日升日落,圣me泽被世人, 

  194.  你的me之为圣me,不可触; 

  195.  你的心七窍玲珑,人难测, 

  196.  一如上苍,你卓绝的意志,群神得诞,无可及。 

  

恩基上半身是男人的样貌,下半身却是蛇身鱼尾。巧得很,他的妻子宁荷莎(Ninhursag)也是蛇尾女神。


如果有谁要联想到伏羲女娲……请随意。

(某种恩基形象)


恩基的象征物总是与水有关,山羊和鱼(半鱼半羊的摩羯座就是他的一个化身),蛇与龟……另一些传说里,他是蛇尾,妻子则是龟身。


这龟神合体的造型我们也绝不会陌生。


北方有神名玄武,为龟蛇合体,主水。《左传》:“玄武在北方也。龟、蛇二虫共为玄武,故蛇是玄武之宿,虚危之星也。”(好巧,虚危所在的水瓶座在苏美尔时代也和恩基有关)


印度的偏入天也是水神,常卧蛇上,蛇又蟠于巨龟背上。墨西哥也有与龟神相伴之神……


这些龟和蛇还身系世界安危,从北欧到南亚的许多神话中蛇和龟都负有支撑大地的重任,地震海啸就是它们的问题。北美印第安人甚至有个主管地震的羽毛蛇大神帕罗罗空……


神话学家告诉我们,这些是水生型创世神话的特征之一。


所谓水生型创世神话,就是我们祖先逐水而居,在水源附近开启文明的记忆。


苏美尔人说,世界的最初形态是“原初之海”。恩基降临在这片混沌的水域中,祭祀他的神庙叫“é-engur-a”(é=房屋,engur=深,a=水,深水之屋)。


这个传说后来演变成《旧约创世纪》的第一节:


Gen 1:1 起初神创造天地。

Gen 1:2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Gen 1:3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恩基与妻子宁荷莎(Ninhursag)生下女儿宁莎(Ninsar,sar= 绿色),又与宁莎生下了宁古拉(Ninkurra,kurra=丰饶),之后又和宁古拉生下了乌杜(Uttu,蜘蛛)……这么乱伦下去终于让宁荷莎愤怒了,把恩基的“水”播入土中,生长出有毒的植物。恩基吃了植物的果实就被毒倒了。后来宁荷莎选择原谅他,遂把恩基的“水”放入自己体内,生出宁蒂(生命女神)来治疗恩基。


这个充满隐喻的故事告诉我们,水真的是生命之源啊……


但同时,水在神话里也是死亡的象征。


恩基的深水之屋也被称为é-Abzu(冥界之屋)。


无论东西神话,冥府几乎总是黑暗、潮湿,与水流相关的,比如”黄泉”、”忘川”。北方玄武为黑帝,掌管幽冥。


呃,这就大概是所谓的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吧……


在中国,我们有一套也相当古老的二十八宿占星系统。巨蟹座那一块,对应我们的鬼宿和柳宿。其中有一团著名的鬼宿星团(又名蜂窝星团)。在古人肉眼观天的时代,只见一团如云非云,如星非星的白色粉絮,就像堆积的尸体上飘忽的磷火,于是取名为”积尸气”,又名天尸。听名字就知道与死亡、丧祠有关。


(泥板拓片图,蛇形的恩基)


恩基的一大功绩是创造了人类。


在泥板《恩基与宁玛赫》中清晰记录了造人过程。


那时候天神们“阿努纳奇”是需要劳动的,大神监工小神干活。繁重的劳动导致小神们怨声载道要闹罢工。


母神纳穆带着劳动人民的眼泪,唤醒了智慧的恩基,希望他想办法解决问题。


恩基找来医学和生育女神宁玛赫抟土造人,然而前几批人类总有各种残缺,最后恩基以自己的形象为蓝本,注入了自己的血脉才造出了可用的人类。稍后恩基又设法让世上有了稻谷和牛羊,以满足人类的生存需要。从此后人类代替天神劳动,成为神的仆役。


另一块泥板记录了恩基喜悦人类女子的美貌,与之生下完美之子阿达帕(Adapa)兄妹,并赐以智慧,使之作为人类的典范和始祖繁衍生息。


顺提一句,参与造人的宁玛赫女神也是蛇尾。


事实上在许多神话里,蛇都和生命力有关,至今医学标志仍是“蛇杖”。"衔尾蛇"则是 ∞(无穷),具有生死循环不息之意。

(苏美尔描绘的天神造人过程,左上为双蛇权杖图案,右上两神之间环形十字架符号近似古埃及的Ankh(安卡架),象征生命)


恩基的另一大功绩是传播me。


me这个词很有趣,同时包含了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以及一些在现代人看来不文明的东西……


恩基在幼发拉底河流入波斯湾的低地上兴建了据说人类第一座城市埃利都,并着手安排世界的命运和具体建设,包括水利、农耕、畜牧、渔猎、建筑……考古发现表明,埃利都遗址种恰好包含了农耕、渔猎和畜牧三种生产生活方式。


此后其他地方的文明都是由恩基传播的me而成。泥板上甚至有女神伊南娜找恩基抱大腿求“me”的传说。


恩基赐给伊南娜me包括:


从王冠、权杖到羊圈、淡酒等数十种物品;


祭司、书写、木工、建筑、编席子、唱歌等数十种技能;


智慧、判断、战斗、正义、邪恶、恐惧、出入冥府等数十种能力……


众神之中唯独恩基对人类友善,是他教导人类文明。


恩基同父异母的弟弟,另一位主神恩利尔觉得地上太吵,打算用洪水、干旱和瘟疫消灭人类。恩基却传授人类如何灌溉,如何储存食物和医药知识,人类因此而存活。


后来众神打算用巨大的洪水灭世时,恩基想方设法通知了贤者乌塔那匹兹姆(Utnapishtim)搭船避难,留下了人类的血脉。后来又与恩利尔辩论,说服众神相信不应该灭绝人类。


许多文明都有大洪水传说,最广为人知的当然是圣经里的诺亚方舟。不过苏美尔人的故事却是目前已知的最古老版本。

(大洪水泥板,现藏大英博物馆,今年巡展到了中国有机会好想去看……)


在这些传说中,很容易找到巨蟹座的各种特质,包括生命的本源、根基、爱与守护,甚至巨蟹座男性经常被诟病的“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


因为与恩基有关,所以也很好理解为什么巨蟹座是阴性的水象星座。事实上它是黄道上第一个水象星座,也被称为“水中之水”。贝罗索斯信誓旦旦:如果行星齐聚巨蟹座,那么必然会有大洪水。


因为有恩基造人的神话,所以早在迦勒底时代,古典占星学家就把巨蟹座所在的天底称为“人之门”,灵魂必须经过此门投胎成人。


在他们看来,每年夏至时,太阳进入巨蟹座来到天空中的至高点,然后就一点点朝地平线下移,这分明就是神灵从天降落人间的写照。与之对应的是冬至点在摩羯座的天顶,被称为神之门,灵魂从此处开始攀登天堂……


从“人之门”到“神之门”的循环,恰如人之生死。

(尼罗河西岸丹德拉星座石板拓片图,左下为巨蟹座……)


这种概念来到古埃及后,巨蟹座就由乌龟造型变成了古埃及人的生命图腾——圣甲虫。


可不要嫌弃这种学名蜣螂,俗称屎壳郎的小虫子。在古埃及它们极享尊荣,被做成各种护身符。


看啊,蜣螂推动的粪球如此浑圆,像不像太阳?


它们勤勤恳恳的堆粪推屎,就象阿吞(Aton)神每天推着太阳从天上经过。太阳升起又落下,不正如人的生和死?


它们生活在粪土之中,一场暴雨后原本没有生命的粪土居然冒出了无数小屎壳郎,真是生命的奇迹!


怀着以上淳朴的想法,古埃及人认为圣甲虫象征生死,也掌管生死循环之力。他们亲切地称蜣螂为“Khephri”(从地底而出)。制作木乃伊时,总会在心脏的上方放一个圣甲虫来守护死者,希望死者也能像太阳一样,凭借圣甲虫的推动复活。


了解这些之后,现在我们再来说希腊人的螃蟹。


历史渺如烟云,仍有一些痕迹表明:希腊和罗马时代残留有过一段时间螃蟹崇拜


螃蟹曾是希腊罗马沿海地区的重要经济产物。古希腊城邦阿克拉嘉斯以螃蟹为城市徽记。当地出土了大量公元前5世纪的货币上就刻着长牙舞爪的螃蟹。

(西西里岛出土,公元前400年银币的背面,正面是太阳神阿波罗头像)


古罗马的历史学家普鲁塔克则记载过这样一件趣闻:公元一世纪时,西诺波利斯人吃掉了一只螃蟹,奥克拉契德人便拿狗来献祭并吃掉狗肉,由此爆发了血腥的战争。这两个地方都是罗马帝国的行省,分别以狗和螃蟹为城市的保护神。帝国统治者严惩了双方并终止了战争。


很多原始崇拜中都有螃蟹的身影。


就像龟蛇CP一样,也有很多地方的传说里是螃蟹与蛇,螃蟹与鳗鱼等各种CP,总之就是一个外形上看秤不离砣的组合。


菲律宾的曼达亚族说鳗鱼支撑大地,螃蟹是日月所生的水神,和鳗鱼打架就引发地震。


马来西亚神话里有一个大螃蟹,住在世界之树下,吞吐潮汐。


黎族和很多东南亚少数民族神话里,螃蟹总是会引发洪水。


不过还有很多的神话里,螃蟹却是善良的,帮助人类,并与人类繁衍有关。


凉山彝族神话里有洪水灭世,仅剩一个男人在白发老人的帮助下与天女成亲。夫妻两种下种子,结了一个大葫芦。一只螃蟹破开葫芦,从中走出各族祖先。(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56个瓜……)


台湾原住民神话说,曾经有大蛇堵塞河道引发洪水滔天,有只螃蟹夹断大蛇身体,洪水流走露出土地。另一个版本则是古时洪水泛滥,螃蟹夹痛大蛇,让大蛇张开嘴吸掉洪水。


不知道希腊神话里的螃蟹和九头蛇许德拉是不是也曾是这样相爱相杀一对?在那个时代,它们强大无比,绝非一个神话片段就能打发的配角。


螃蟹在生长过程中会有好几次脱壳,这就像熊冬眠、蛇蜕皮、蜣螂滚粪球一样,被古人赋予了再生的神圣性。


古埃及神话比较直白:文明的赐予者奥西里斯神被塞特杀掉后,分尸14块丢弃。伊西丝女神只找到13块,生殖器被螃蟹(一说为鱼)吃掉了……所以奥西里斯成了冥界之主,还具有干旱时死去,丰水时复生的神奇特效。

朋友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所摄12王朝时期奥西里斯浮雕石板,圣甲虫、太阳、Ankh(安卡架)象征着奥西里斯的死而复生


说起来奥西里斯与恩基有不少相似之处。


都是长子,曾经占据TOP位。


都被弟弟迫害。恩基被恩利尔夺权流放,奥西里斯被塞特杀害。


都与水有关,恩基是水神和智慧之神,奥西里斯是水、土地与丰饶之神。


都与生殖有关,恩基造人,奥西里斯是生育之神。


都与死亡有关,恩基也掌管死亡,奥西里斯后来成为阴间之神。


都赐福人类,恩基建城开启苏美尔文明,奥西里斯教埃及人种田酿酒。


都有奇特的外貌,恩基蛇尾,奥西里斯以人形出现但是两腿不分明。


在古希腊神话里,在那些比施瓦布、赫西俄德更早一些的版本里,也曾有这样一个很倒霉的长子。


就像太阳神曾经是赫利俄斯而非阿波罗一样,早期的海神不是波塞冬而是俄刻阿诺斯(Ὠκεανός)。

(石雕 俄刻阿诺斯像)


俄刻阿诺斯,十二泰坦神之长,大洋与河流之神,是环绕宇宙而转动的液体腰带。他和妻子泰西斯为一切神之始祖,创造了世界。


世代更替,记忆消磨,到了赫西俄德修《神谱》时,俄刻阿诺斯已降为邪恶泰坦,是地母盖亚与天神乌拉诺斯之子,因为支持了宙斯推翻泰坦而成为唯一在奥林匹斯山上享用权力的泰坦。他的女儿墨提斯是初代智慧女神(还记得之前说的那个被宙斯吞掉的原配么?)


因宙斯对为人类盗火传播文明的普罗米修斯发怒,他还试图从中调解。


作为沿海国家,希腊神话中有多位不同世代和来源的海神,包括俄刻阿诺斯、涅柔斯、蓬托斯、普罗透斯、格劳刻、荷马语焉不详的海洋老人等等。他们的共同点除了水,还都是有预知能力的智者,且能变形……有学者指出这些海神都指向同一个已不可考的古老原型。


如果把目光放得更广阔些,我们会发现还有更多历经岁月风化的神话碎片。它们彼此共鸣,最终指向一个悲剧原型——被“谋杀”的古老神祗,就像终将被我们离弃的母胎和家长……

(苏奴帕—维拉科查神像,注意,这位的造型也是长蛇不离身的)


南美洲有苏奴帕—维拉科查,身为创世神,爱护人类传播文明却被流放暗害,尸体抛入河流终归大海……


中国神话几经整理改造,水神共工已被定性为毫无大局观的乱臣贼子。他与颛顼争帝怒撞不周山,使天柱折,地维绝,与苏美尔人的恩基与恩利尔两派的斗争导致凡间劫难的故事何其相似。放逐也是他们共同的结局。


共工有臣相柳氏,按山海经的说法是一个“九首”,所过之处“厥为泽溪”的水怪,死后流血非常腥臭,沾染的土地无法耕种,不得不修高台镇压。


类似的水怪在后羿故事里也出现过。《淮南子》有载尧帝时,北狄有凶水,中有名叫九婴的水火之怪,有九个脑袋,声如婴儿,作害人间被后羿射杀。


还有一个有趣的巧合,九婴的头可以不断再生,希腊神话中的许德拉也是。在稍晚一些时代的民间传说里,斗争过程变得更加丰富,后羿和赫拉克勒斯为了胜利都动了一番脑筋。后羿九箭齐发阻断再生,赫拉克勒斯砍下中间的“再生源头”,用巨石压在路边,也是阻断再生。

(注意赫拉克勒斯脚下已经变成了鳌虾,所以我们可以推测这幅画不太可能早于15世纪。)


就这样,古老的洪荒之神被新时代英雄消灭。


备受尊崇的蛇形神灵,被扭曲为诱人堕落的魔鬼化身。


神话也好,历史也好,从来健忘又善变。


唯有巨蟹座在层层变化的外壳下,深藏更古不变的本质。


这种本质就是水的本质——在不同的环境中变化形态,水始终是水。


因为巨蟹的能量来源于内心。


现代心理学里有一个术语来自古希腊的某个海神,叫做普罗透斯效应(Proteus effect),意思是现实世界中的人不但可以把自我投射到虚拟世界中去,还能因为虚拟世界中的自我变化而影响到现实中的自己。


这意思差不多就是YY王道,一个倒霉的loser玩游戏玩到了服务器第一,游戏中的虚拟成功能带给现实中的他更多自信,从而推动他改善现实生活。


自我暗示和代入感,诞生于巨蟹柔软的内心,却能形成坚硬的的壳来抵抗外在压力。


古典占星还是现代占星学有一个共同观点:无论一个人的太阳或上升星座是不是巨蟹,巨蟹座所守护的第四宫都非常重要。如果此处落入吉星,或星体相位良好,那么此人会一生平顺,也更容易拥有安宁的内心。反之即使高官厚禄,也难免患得患失。总而言之,巨蟹宫(心灵)的安稳最重要。


“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


这一点,也真的是非常巨蟹呢。


星之的公众号,可以占星哦

当然,也不要忘了文史宴:)

欢迎关注文史宴

长按二维码关注

专业之中最通俗,通俗之中最专业

熟悉历史陌生化,陌生历史普及化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文史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