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守仁即王阳明,明朝杰出的思想家,是中国这样一个几无哲学家的国度中难得出现的潜心研究哲学的著名人物。近代以来,曾国藩以及蒋介石等人对其思想的大力推崇以及文化教育的提高,现当代不断有人挖掘出其思想的内在价值,越来越多的人将其“知行合一”、“致良知”等为基础的“阳明学”奉为圭臬。  



但对于王阳明的军事活动及谋略等,却流传不广,即使其门下众多弟子也多有不闻,或许是其哲学思想影响过大,或许是其军事谋略等即使被记载下来,其弟子也无机会施展。


透过清人编纂的《明史》对其军事能力的极高评价“王守仁始以直节著。比任疆事,提弱卒,从诸书生扫积年逋寇,平定孽籓。终明之世,文臣用兵制胜,未有如守仁者也”,可以发现王阳明是明朝乃至中国古代罕见的能以文士之躯而提兵建功显赫的士大夫。


后世对其哲学思想潜心著作颇多,而对于贯穿其重要的军事生涯却研究甚少,同时思想虚实之变、不便多言,笔者将叙述其指挥的主要战役,一同探究其军事思想及谋略。  


▲王守仁(1472年10月31日—1529年1月9日),汉族,别号阳明。浙江绍兴府余姚县(今属宁波余姚)人,因曾筑室于会稽山阳明洞,自号阳明子,学者称之为阳明先生,亦称王阳明。



剿平江西




正德十一年八月,王守仁受到时任兵部尚书王琼的赏识,将其提拔为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巡抚南安、赣州等地。此时,南中地带农民军四起,谢志山占领横水、左溪、桶冈,池仲容占领浰头,各自称王,与大庾的陈曰能、乐昌的高快马、郴州的龚福全等遥相呼应,攻占、剽掠各处府县。福建大帽山的盗贼詹师富等数万农民军,占据相湖山、长富村、水竹、大重坑等险要据点。  


正德十一年底,王守仁审时度势,决定从詹师富开始平叛之路,然而起初官军围剿行动并不顺利。农民军在大伞一带阻击大败从广东、福建调来的援军,同时又占据险要之地,官军兵力形势均处于下风。在这种不利的局面下,王阳明假令撤兵,扬言来年秋季率大军来剿。此时正处于冬季,官军又刚大败,因此农民军对于官军撤退消息深信不疑。王守仁利用农民军放下警惕,私下将所属兵力分为三路,全线出击,一举占据相湖山这一军事隘口,形势大转。官兵随后“连破四十余寨,俘斩七千有奇”,将大帽山之敌尽数剿灭。  


官军取得新胜,便着手解决盘踞在赣、湘、粤三省交界处的谢志山农民军。当时有人建议先取农民军的中心地带桶冈,守仁却说:“横水之敌,见我尚未集合兵力,以为战期还远,又以为我必先去桶冈,而心存观望,乘敌不备,急速出击,必可得志”,主张先攻横水。同时采取招抚策略稳住縳头等地农民军,避免其背后偷袭。


而后亲自率军驻扎在离横水三十里的南康,先派遣四百人埋伏在敌人营地附近,再派后军与敌对阵。农民军不知有计,见官军人少而大军尽出,与官军厮杀。而埋伏的部队趁机进入农民军营地,竖起官军大旗,农民军见状瞬间崩溃。此战谋略与韩信灭赵极其相似,都派遣伏兵直取敌营,趁敌人慌乱之时而取胜。而后又乘胜攻下左溪、桶冈,剿灭贼首谢志山、蓝廷凤等。  


经过这几次战斗,江西一带的农民军受到严重打击,只剩下縳头一处农民军,而縳头一战是王守仁率军镇压农民军各次战役中最为复杂、最为典型的战役。此前在攻打横水、左溪、桶冈时,守仁为避免背后受敌,给縳头农民军池仲容发去招降书,随附酒肉、布匹、银子等物表示诚意。


▲《传习录》,哲学著作,作者是中国明代哲学家、宋明理学中心学一派的代表人物王守仁(字伯安),世称阳明先生。此书记载了他的语录和论学书信。


而池仲容一手联系投降事宜,一手做好迎战准备。王守仁基于此便于春节期间宴请池仲容等人,王将众人“悉引入祥符宫,厚饮食之。贼大喜过望,益自安”,连续招待多日。守仁见农民军等人放下警惕,便“伏甲士于门,诸贼入,以次悉擒戮之”,将敌首一网打尽。


随后亲自率兵进攻縳头义军住地,上、中、下縳几处很快被攻破,擒斩二千有余。农民军余众败逃到九连山,据险固守,王阳明再选精干士兵七百人,换上农民军服奔至崖下,骗得义军信任后大肆屠杀,擒斩无疑。王阳明此战展现的毒辣之心可见一般,至此江西、贵州、福建一带叛军尽数被消灭,王阳明随后又采取一系列的安民举措,彻底解决当地常有的割据问题。  



平定宁王




此战也是王守仁指挥的规模最大、影响最深远、意义最大的一场战役。正德十四年,宁王发动叛乱的消息传至京师,鉴于王守仁在此前平叛江西的过程中展现出极其高明的军事能力,兵部尚书王琼相信守仁同样能够平定宁王之变。


这年六月,王守仁已经升任右副都御史,被派往勘察福建叛军。此时宁王生日将近且四处流传其密谋叛乱的消息,王守仁决议以贺寿之名取道南昌一探虚实。幸运的是“会大风,舟不得前。至丰城,知县顾佖变告,守仁大骇,遂弃官舟,取小艇,潜迹还赣”,宁王朱宸濠此时正以办寿为机,扣押了前去祝寿的大批地方官员,胁迫他们随他造反,王阳明在南昌以南百里的丰城得知宁王此举,便迅速逃离抵达吉安,与知府伍文定“征调兵食,治器械舟揖,传檄暴宸濠罪,俾守令各率吏士勤工”,迅速集结江西各地卫所兵士,但因为征集仓促,兵力不足。  


而宁王朱宸濠叛军势力浩大,准备长久,总兵力号称十万,敌我力量十分悬殊。“濠初反,即欲趋南京”这点也是王阳明最担心的,宁王势大不可阻挡,倘若拿下南京后长江以南形势将急剧恶化。


为延缓叛军直取南京,并给官军赢得兵力部署的宝贵时间,王阳明做出两项安排:


  • 一是不等朝廷来回传讯,伪造讨伐檄文发往各府县,称:“都督许泰、郄永将边兵,都督刘晖、桂勇将京兵,各四万,水陆并进。南赣王守仁、湖广秦金、两广杨旦各率所部合十六万,直捣南昌,所至有司缺供者,以军法论”。这个弥天大谎被叛军间谍截获后,果然引起朱宸濠担忧,敛兵而不敢贸行。

  • 二是分别给朱宸濠的两个军师李士实、刘养正密送蜡书一封,表述其“归国之诚”,令二人敦促朱宸濠早日攻取南京,随后又派遣间谍泄漏消息。“宸濠果疑。与士实、养正谋,则皆劝之疾趋南京即大位,宸濠益大疑”,朱宸濠就这样踌躇不前十来日,“乃悟守仁绐之”。朱宸濠恼羞成怒胁裹六万军力直取顺江东下,直取南京。  


而王守仁利用这一宝贵的时机,迅速集结起了约八万人、号称三十万的大军,并作好了相应的战斗准备。


七月初,朱宸濠率大军出南昌,攻下九江、南康等地,抵达安庆。王守仁获知宁王精锐尽出,南昌城内兵力较少,便迅速率军直取其大本营。“己酉次丰城,分兵为七,期各攻一门”,七月二十日,官军攻破南昌。


正如守仁所料“贼闻南昌破,必解围自救。逆击之湖中,蔑不胜矣”,朱宸濠听闻大本营南昌失守,果然自安庆回兵救南昌,在黄家渡两军相遇。王守仁令知府伍文定率一军正面应敌,装作败逃,叛军紧紧追之。赣州知府邢珣等率伏兵突然从叛军背后杀来,另两支军在两翼包抄,伍文定则掉头反击,致使敌船队大乱,叛军溃退到八字脑。  


朱宸濠无奈,将驻守南康、九江的兵力调来助战,王守仁随即令抚州知府陈槐等部趁势收复南康、九江。二十五日,官军与叛军舰船在鄱阳湖上麈战持平。次日再战,官军用小船满载柴草,乘风纵火大败叛军。朱宸濠主舟搁浅,换船逃跑时被官军拿下。整个战役中,包括朱宸濠世子、郡王、王妃、军师李士实、刘养正等均被活捉,“斩擒贼党三千余级,溺水死伤者三万。弃其衣甲器杖财物,与浮尸积聚,横亘若洲”。




巡抚两广




平定宁王之乱后不久,明武宗病死,明世宗继位后对王守仁有过一段短暂的赏识,提拔其为南京兵部尚书。但不久,其父王华于嘉靖元年辞世,守仁辞官回乡守孝多年,直至嘉靖六年,思恩、田州的地方土酋起兵造反,朝廷焦虑之际才想起屡战屡胜而赋闲在家的王阳明,下诏其官复原职,总督两广兼巡抚。守仁十二月一到南宁,起义军首领卢苏、王受惧怕其威名,立即自缚迎降。  


另一股盘踞在八寨、藤峡的农民军,兵力数万且长期在大西南崇山峻岭中,危害周围郡县数十年,官军和当地土酋军多次围剿不胜。守仁率军前来,农民军早已听闻其名声,退入深险丛林之地备战。守仁吸取此前官军不胜的经验,下令解散军队,转而在当地建设民生基础设施。待农民军松弛麻痹之后,王阳明率领官军和已经归降的卢苏、王受,偃旗息鼓分道进山,逐营逐山的清剿,彻底肃清叛军。  


虚实相生,真假相依,王守仁深得此用兵诡道,因此留下“多诈”的名声。兵书《唐太宗李卫公问对》中说道:“善用兵者,先为不可测”,对这点守仁理解十分深刻,剿灭江西叛军时采取先易后难、招抚麻痹敌人的策略,随即出其不意一击制敌;消灭宁王之时先用假诏书迷惑朱宸濠,待大军云集后将其引至鄱阳湖上血战生擒;巡抚两广后吸取经验,假意解散军队迷惑叛军,顺势一击解决袭扰多年的叛军。  



守仁用兵之诡,在文人将兵中实属罕见,可惜受权臣倾轧,建功颇多而遭受怀疑,多次被推举为兵部尚书、三边总督等要职而被打压阻拦。军事活动主要针对内部农民叛乱以及未开化的少数民族割据势力,除平灭宁王反叛一战外,指挥的战斗均规模较小,有心报国而无处伸张,未能有决战漠北、封狼居胥的施展机会,颇为遗憾。  


王守仁之伟大在于全面,打破了人们对于哲学理论家的长久以来的书呆子印象,真正的圣贤本应六艺俱精,而非无凭空想出一些莫名其妙的所谓真理。


王守仁思想觉悟之高可称圣贤,军功谋略之显堪称名将,行事机变,谋略布局,诡计捭阖各方面都非同凡响。更难得是行伍之间练就一身本领,在平定宁王后权臣张忠、许泰恨其功高,轻其文人不知武,不料守仁举弓三发皆中,全军哗然称贺。能真正做到“知行合一”,也只有如同“暗室一炬”的王守仁了。

来自历史大学堂(id:oldmanno)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历史百家争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