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雪龙”号一路向北!

图为“雪龙”号。

嗨,

不知不觉,

今天已经是我跟随“雪龙”号科考船出发的第四天了,

我终于出来冒泡了。

有幸成为中国第八次北极科考队的一员,我乘坐“雪龙”号20日从上海出发,一路向东北方向航行,今天将驶出日本海域,再有一周左右就能到达白令海。

顺利的话,下周这个时候之后我应该就能看到冰了。走前很多朋友还以为我是在北京热得受不了说要去北极,以为是玩笑话。能有这样的机会“偷走”一个夏天确实难得。起航前和上海分社的同事们一起做了直播,“雪龙”号离开码头的那一刻,挥手道别,83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祖国放心,亲人再见”,科考队员在甲板列队自发喊出的话语,一遍遍在空中回响,还是没忍住有泪水在眼眶。

船上成员挥旗告别。

“雪龙”号驶出长江口。

出了长江口就没怎么有信号了,很多同事和朋友的信息都没有及时回复,在这儿想多说一句:大家的心意都收到,船上一切都好,谢谢关心,我会平安归来。

昨天中午,海上下雨了,“雪龙”号的甲板上、船边过道上都是积水,住舱的窗户也是一层水汽,雾蒙蒙的,明显感觉海面上的波浪较之前晴天的时候大了一些,虽然在常出海的人眼中看来这都算平静的。今天的室外温度只有20摄氏度。记得走前我看到手机推送上说上海22日开始温度要高达40摄氏度以上,估计北京也很热。从上海的酷热潮湿一下子转入凉爽的状态,在国内已经过了大暑节气,我在船上已经穿上了长袖外套。

感觉自己像是在拉仇恨。换个话题,经过这几天的熟悉适应,实践证明,我不晕船。从没长时间坐过船,何况还是这么长时间乘坐2万吨级的科考船。以前只在公园坐过脚踏船,坐过江上的摆渡船,在旅游景区的湖里坐过观光船,在海上坐船好像只有上学的时候出去旅游,从香港到澳门来回坐的海上巴士吧,当时一颠一颠的,感觉心脏也随着颠起来,阵阵头晕。听船上有经验的小伙伴和之前上过船的同事说,如果头两天没什么反应,就不会晕船啦。估计走前准备的四个字的晕船药也是用不上了。

海上生活经验几乎为零的我,这次也是一次挑战。虽然到目前为止,都还算风平浪静,海面不断泛起一朵朵白色的浪花,有鱼跃起,有鸟飞过,不过偶尔的一个涌浪还是在时刻展现大海的威力。我们正在大海中航行,上下楼梯要扶好扶手,自己的行李物品也要随时收好,以防船体晃动时摔倒或物品散落。船内干燥,要不断喝水、喝茶、补充维生素,不然会上火。

只有在海上,才能体会一种转瞬即逝的感觉吧,出发那天的傍晚,晚饭后我看到了美丽的海上晚霞,错过日落,想着后面还能看呢,但前天傍晚开始雾气上来了,日落自然没看成,晚霞的效果也差了很多。

雪龙”号上的晚霞。

今天早上我总感觉外面还在下雨,拉开窗帘一看,居然晴天了,海水格外蓝,天空有了白云,阳光很好,看来又错过了海上日出。不过这日出日落没及时看到,只看到了晚霞,也是真的美啊。玫瑰色的晚霞,镶着黑灰色的边,在近空展现着曼妙的身影,一会儿化身成空中的大鱼化石,能清晰看出头部和身体的骨骼。海水平静地泛着浪花,水的颜色也逐渐变得蔚蓝,咸咸的海风带着潮湿的味道,甲板上已经有一层水汽。

“雪龙”号在蓝天白云中航行。

在船上,时间过得好慢,而且也没有星期的概念,不觉已是周末了。想到出发前一天,在上海雪龙路100号的极地码头第一次见了“雪龙”号,到现在已经离开上海近2000千米,一切都有不真实的感觉。没有了网络和及时通讯,不用随时抱着手机联络,时间放慢了脚步,一切都慢了下来。出发前一位去过南极的同事前辈给我发信息,他说人生如梦,不是因为像梦一样虚幻,而是因为像梦一样真实。

面朝大海,这几天试着在船上的跑步机跑了几公里,如果每天都跑一下,加上来回近2万海里的航程,是否可以申请一个纪录?

还有近80天的航程,每天都是新鲜的。据说25号会有比较大的风浪。请跟我继续走,看后面的极致精彩。

图为记者郁琼源

据新华社“雪龙”号7月23日电

记者:郁琼源

编辑:叶昊鸣、胡喆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新华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