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远读重洋」(ID:readabroad)   


普雷斯顿.布瑞奇斯(Preston Bridges),一位 16 岁的澳大利亚男孩。 


他有着女孩版长而厚的睫毛,以及一头松软亮眼的浓密金发,留着刘海,遮住了他的半边脸,这让他看起来比他的真实年龄还要小上个三四岁。 


离开学校的毕业舞会后,普雷斯顿和一群朋友转场到海岸边的酒店。海浪轻拍着海岸,海风送来不息的海鸥叫声和海水的腥味,墨绿色的海洋在酒店阳台的视野里显得格外深邃。 


大约凌晨 4 点过半,来了一个普雷斯顿并不熟悉的朋友,他声称带了一包“好东西”。 


“像 LSD(Lysergic Acid Diethylamide, 一种半人工致幻剂),你们懂的”,他说道,“来自遥远亚洲的化学实验室,一片抵六片”,这位略微陌生的少年得意地继续说道,“而且还很安全”。 



当晚的八个少年里有五个决定试一试这个玩意儿,普雷斯顿就是其中一个。然而他的身体反应非常大,大的超过了任何人的想象——在强烈的幻觉和痛苦的挣扎中,这位 16 岁的少年于第二天下午去世。 


现实证明,贩毒一定犯法,装逼致人死亡却可以毫无惩罚。 


“你是从哪里买到的这些毒品?”那个凌晨赶来的少年被问道。 


“丝绸之路(Silk Road)”。 



“丝绸之路”是世界上最大的黑市网站,和连接欧亚之间丝绸贸易的中国古代“丝绸之路”不同,这是一个你可以交易一切你想交易的东西的地方,除了毒品之外,武器、护照,甚至人体器官都是交易的标的。 


它被创建于 2011 年的一月底,这个黑暗的毒品帝国的背后统治者叫“恐怖海盗罗伯茨(Dread Pirate Roberts)”,人们叫他“DPR”,至于真实身份,没有人知道。 


人们只能从它公开的行为里——牢牢的控制网络毒品交易、追杀所有背叛和试图敲诈他的人、近乎疯狂地敛取财富——模糊的揣测他的形象:他也许有浓密的胡子,牙齿因为吸毒已经被腐蚀发黑,习惯随着带着枪,不一定身材高大因为不少毒枭都很矮小,但眼神一定凶狠地让人不敢对视。 




“丝绸之路”只能通过“暗网(Dark Web)”的通道进入。你可能没有意识到,我们平时所用的网站,其实是所有网站里的冰山一角,而那些不能使用超链接这个方式访问而无法被搜索引擎收录的网站,其实比表面网站大几个数量级,想进入“暗网”,你只能通过“洋葱浏览器(Tor Brower)”。最近在美国发生的章莹颖绑架案,凶手在作案之前就浏览过暗网里相关网站的“绑架入门” 小组的内容。


“丝绸之路”的用户量和交易量自创建以来以指数水平增长。上线一年以后,网站的每月交易量就超过了 50 万美金,到 2012 年的 3 月底,一周交易量就超过了 50 万美金,而每天网站的抽成平均就足足有 1 万美金。 


英国著名科幻作家、《银河系漫游指南》的作者道格拉斯.亚当斯(Douglas Adams)曾经这么评论过人们对科技的接受程度,“人们觉得,任何在我 35 岁之后诞生的科技都是违反自然规律要遭天谴的”,然而,无论毒贩是 20 岁还是 40 岁,都对“丝绸之路”表示热烈的欢迎。 


因此,利用网络的力量,“丝绸之路”完成了美国东北纽约布鲁克林街区最凶狠的毒贩大哥也做不到的交易额,它理所当然地引起了美国政府的注意。 


这位“恐怖海盗”和它的网站引起了一次豪华的注意。芝加哥的国土安全局(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 DHS)、巴尔的摩的美国缉毒局(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DEA)、纽约的联邦调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FBI),甚至美国国内税务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IRS)都参与到对罗斯的调查和缉捕中来。 



因为“洋葱浏览器”和比特币的匿名属性,不论是 DHS、DEA 还是 FBI、IRS 都花费了大量时间却对这个“Dread Pirate Robert”真实身份一无所获。 


贾里德.德耶吉亚扬(Jared Der-Yeghiayan),国土安全局的资深普通科员,是最先注意到“丝绸之路”体制内人物。他为了找到这个神秘而装逼的 DPR,拦截了超过 3500 份内含毒品的包裹。并且找到了一个“丝绸之路”的女性志愿运营者,替代了她在网站里的身份“Cirrus”,这样可以对 DPR 的上线状态进行监控。



找了两年,比特币都崩溃了好几次,Jared 所掌握的距离抓到这个庞大帝国的背后统治者还很远很远。 


卡尔.佛斯(Carl Force),缉毒局的毒舌胖子。他选择用钓鱼执法的方式要引出网站背后的 DPR。他化身南美毒枭“Nob”,向 DPR 提出想要收购“丝绸之路”的想法,见识到这位网络毒枭的惊人财富之后,马上选择换边站,选择向 DPR 兜售政府内部调查他的情报以换取巨额的好处费。



克里斯.塔贝尔(Chris Tarbell),可能是联邦调查局里最懂计算机的,懂计算机里犯罪调查搞得最好的。他专注于网络犯罪的侦查和追踪,过往也抓到过非常有名的码农政治活动家,当然也犯过错误,比如拿到用于犯罪的电脑以后问不出开机密码是什么,只好用超级计算机跑了六个月才破解。 



Tarbell 是早早带了 Buff 的——他获得了查看“丝绸之路”的网站服务器文件的权限,并且获得了相当多有价值的信息——虽然仍然不足以完全找出 DPR,但是比已经皈依 DPR 的 Carl 之流还是要接近的多。 


盖瑞.阿尔弗德(Gary Alford),一个任何文字都要重复读三篇的黑人税务官员,肩宽体阔,表情一般呆若木鸡。 



美国伟大的政治家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曾经说过,“人生有两件事不可避免,死亡和缴税(Two things are inevitable in one’s life, death and tax)”。先哲的话过了三百年还是依然那么犀利,着急让 DPR 缴税的 Gary 是最先找到确切线索的办案官员。 


看来资本主义国家最高效的行政部门还是税务局。 


Gary 通过 Google 搜到了有关于“丝绸之路”的博文,然后找到了博主的 ID “Altoid”,发现这个名字绑定了另外一个 Email,而这个 Email,用的正是 DPR 的真名。 


同时,国土安全调查局的同志发现,有个人买了 9 个假身份证,一般毒贩都用不了这么多假身份证,这个人肯定有问题。确实,这个人不是一般毒贩,他是个超级大毒贩。 



实际上,如果一早把所有线索放到一起,所有团队通力合作共享信息,其实早该抓到 DPR 了。然而美利坚自有国情如此,直到司法部开了动员交流会,Jared 被 Tarbell 招安,信息流动起来,这个毒品帝国的统治者的身份才逐渐明了。 


Gary 发现,有个人曾在程序问答网站 Stackoverflow 上询问过有关于在洋葱浏览器上搭建网站的问题,它的帐号 ID 与国土安全调查局所调查的那个购买假身份证的人,所留下的联系信息是一致的。 


而且 Gary 回想起曾经找到的那篇博文 ID 的关联邮箱地址:RossUlbricht@gmail.com,这个人名也和其他证据对上了。 


接着他们在 Youtube 上搜到这个 Ross Ulbricht 的主页,发现他浏览了大量的自由主义视频,而且他的 Youtube ID 名称为“ohYeaRoss”,“yeah”这个单词去掉的字母“h”,而根据 Jared 与 DPR 的过往聊天记录,DPR 使用“yeah"这个单词时候,往往也是使用“yea”来表示肯定! 


另外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地方是,Tarbell 在“丝绸之路”服务器文件里发现了一个 IP 地址——是一个叫“Momi Toby’s”的咖啡厅的网络 IP 地址,而国土安全调查局所找到的假身份证买者的住处,就离这个咖啡厅只有一个街区的距离! 


谜底被解开了。 


毒品帝国的背后统治者 Dread Pirate Roberts 就是这个 Ross Ulbricht! 



没有满脸的胡须,没有刀疤,没有随身携带的手枪,他甚至是一个自己都很少吸毒的忧郁宅男。


Ross 中产出身,在德克萨斯奥斯汀市长大,拿到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的物理学学士学位以后,他决定去宾州州立大学读一个 PhD 项目,主要方向是材料科学和工程。 


读 PhD 的过程很曲折,他挂了博士候选人考试,兴趣也从物理转向了经济学,被奥地利学派的几位经济和政治学者的理论所折服,尤其是路德维希.冯.米赛斯(Ludwig Von Mises)和穆瑞.罗斯巴德(Murry Rothbard),从而成为了自由主义的虔诚门徒。 



他逐渐形成了一套基于自由主义的价值观,认为自由是人的最高价值和权利。任何政府都没有权利去干涉个人处理私有财产的自由——包括怎么处置自己身体的自由。 


比如,Ross 认为吸毒是天赋人权,而且毒品合法化能够减少在贩毒过程中发生的暴力行为——合法的毒品使得毒贩不必采用非法的行为来保证自身安全以及获得超额利润。 


到2010年,Ross 已经完全脱离了原来物理学的世界,他决定打造一个世俗政府的“法外之地”,以让人们能够在脱离监管和法律的情况自由地进行交易。 



“为了自由,为了改变世界”,毫无疑问,Ross 认为自己的行为是崇高无比的。他很推崇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更推崇米赛斯和“古典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Adam Smith)。 


Ross 的“创业思路”非常清晰:搭建用于毒品交易的“丝绸之路”网站,只允许使用保证匿名性的“洋葱浏览器”来浏览,同时使用比特币来进行交易,一切都为了保证匿名从而躲避政府的管制,以达到最终的目的:完全的自由市场。 



而且在“运营策略”上想的也很明白,这种供不应求的卖方市场缺的是卖家,而谁将成为第一个卖家?他决定自己种植有致幻效果的迷幻蘑菇(Magic Mushroom)来促成“丝绸之路”的第一笔交易。 


种植迷幻蘑菇的过程并不顺利,因为漏水问题他差点被房东发现。 


不过幸运的是,蘑菇为 Ross 带来了第一桶金,也开启了一个横跨全球的庞大毒品帝国的历史。几个月后,这个联合 DEA、FBI、DHS、IRS 的追捕调查行动也拉开了帷幕。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2013 年 10 月 1 日,中国的国庆节,毒品帝国的覆灭之日。Ross 在公共图书馆被 FBI 特工抓捕。两个特工假扮争吵的情侣,在 Ross 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到这场不知原因何在的争吵中时,另外一个埋伏在一边的特工抢走了 Ross 开着的电脑,网站左上角的 Logo——绿色的骆驼和裹着头巾的人显得格外显眼。 


他们很难相信,在国土安全调查局调查假身份证而得到的报告里这个文质彬彬,在三藩住着 1200 美金一个月公寓,没有计算机科学背景的年轻人,竟然是身价近 1 亿美金的暗网毒枭。 


这就好比你发现隔壁班连续一个月没洗头吃辣条的小哥居然是制作了微博上最火的美妆视频,同时在知乎上开了“如何学会品尝顶级美食”的 Live 的网红:吃惊中带有一丝人生无常的感觉。 


当然,要是那么容易想到,也不会花上了几年的时间吧。 


罗斯最后被判终生监禁。 



完整的故事由尼克.比尔顿(Nick Bilton)在 2017 年 5 月份在新书《American Kingpin: The Epic Hunt for the Criminal Mastermind Behind the Silk Road(美国金平:追捕“丝绸之路”的背后毒枭)》中有详细的叙说,故事跌宕起伏,引人入胜,每读一章都要陷入这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抑或追求自由的悲歌的思考中去。 

罗斯大学卧室书架上那些书里,扉页里写着这么一句话,“愿意放弃自由来换取保障的人,既得不到自由,也得不到保障”,可也许他并不是最勤奋的学徒,另外一页里还有一句话,“一个人如果不需要服从任何人,只服从法律,那么他就是自由的”。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分析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