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头条为大家推荐好看的故事小说,内容较多分多篇发送,第一次阅读的亲请点下标题↓↓↓从头开始阅读:

小村医帮村花看病惹尴尬,村长上门来找事儿

故事简介:方十一是村里年轻但医术超群的小村医,帮寡妇解决尴尬,救了和自己不对付的村长女儿……小农民,大故事。(图文无关,图片来源网络)

14

鲜、嫩、汁液多。天啊!这到底是以什么样的方式种植出来的?天底下真的有那么可口的黄瓜么?

章台柳一口黄瓜咬下后,她彻底愣住了。总之一句话概括,此黄瓜的入口感,不可思议,人间都难得吃上几回啊。

方十一一挑眉目,无端发现了章台柳愣愣的模样,他眉目扬起,咧嘴笑道:“章小姐,怎么样?我这黄瓜的味道如何?”

美女当街吃黄瓜,此画面不能不叫人联想翩翩啊。

方十一饶有兴趣看着。

章台柳一晃神色而过,“嗯!你这黄瓜……味道很好。不瞒你说,是我吃过有史以来最好吃的瓜果之一。对了,我能冒昧问一句,你到底是怎么培植的?能说说吗?”

方十一马上笑着摇头:“那个啥,真不好意思。我只能说,此黄瓜跟西红柿,是我的试验品,当中培植的法子,我还真不能告诉你。”

“嗯!我知道,是我唐突了。”章台柳话语一转,立马说道,“我看这样吧,你这黄瓜跟西红柿我全部都要了,就依照你说的价钱,可以吗?”

面对着美女的如此迫切,方十一想也不想,马上就答应了,“那好吧!反正卖给你也是卖,我给你过秤一下。”

方十一的如此爽快,不由得让章台柳对他多瞅看了两眼。浓眉大眼,朴实的着装。穿着方面虽然是简单了些,可浑身上下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没有一丝糟蹋。

正当章台柳一边细微的打量着方十一,方十一已经是麻利的张罗完毕,“章小姐,我把价钱折合了一下,你给我500块就行了。”

“嗯!500块也不贵。”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方十一协助章台柳把两箩筐黄瓜跟西红柿放置入了车尾上。

忙完了,方十一待要离去时,章台柳却把他叫住了,“方先生,请留步。你看都忙乎了半宿,眼看也快中午了,不如我请你吃个便饭吧?你觉得怎么样?毕竟之前可是我把你的瓜果压坏了不少,我请你吃个饭也是应该的。”

“这个……方便吗?”其实,方十一的内心中,他早已经是乐开了花。

他的一番犹豫,不过是做个样子。美女邀请吃饭,此等美好的事情,他为什么不答应啊?他有什么理由来拒绝的?

“当然方便了,有什么不方便的?走吧,上车。”

章台柳的豪迈,身为女子没有意思娇柔,方十一更不用说了。美女邀约吃饭,那是秀色可餐,不吃也饱了。

……

江城银都酒店,奢侈,又是华丽。

不能不说,方十一还真的是第一次入到此富丽堂皇的酒店来吃饭。见过猪跑,没有吃过猪肉的,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可方十一忽然觉得,他跟这周边环境有些格格不入。

“哎,方先生,你怎么还不进去啊?走吧。”

“呃……那个啥,章小姐,你还是不要叫我先生了。我只是个……”

“呵!那你想让我称呼你什么啊?”

两人并着肩膀走着。方十一识趣,往后跟章台柳保持了一定距离。

“叫我方哥儿,或者十一都可以,他们都是那样叫我,我听着亲切。”

在此称呼上,方十一并没有想过要进一步拉近跟章台柳的距离。因为在马家村,所有的村民们都是这样称呼他的。一旦形成了习惯,忽而来个“方先生”的称谓,既是别扭,又是很不习惯。

“行,那以后我叫你十一吧。”

章台柳浅然一笑,瞬间竟是让方十一失了神。

“章总,您来了?请进。”

入酒店大门的时候,两门童一副讨好,态度又是无比恭敬给章台柳开了门。

章台柳微微一笑,走了进去。

至于落单在后面的方十一,他可没有那么好彩了。两门童一旦发现方十一的穿着如此寒酸,他们的热脸一下子就冷住,门也不开,两双眼睛都快翘上天了。

哼!真是以貌取人,狗眼看人低的货色。

方十一只能自己打开了门,他心中也不生气。社会上的风气,本就如此。有钱人跟穷人的待遇,本来就是天壤之别。

犯的着跟那样的货色置气么?倒是不至于。

落座后。

章台柳马上给方十一递过了菜单,“十一,你看看这菜单,有什么想吃的就尽管点。”

“其实,我这人对吃穿并没啥讲究,随意就好。”

话说如此,方十一还是接过了菜单,随便浏览着。价位上的昂贵,即使刚是售卖出两箩筐的黄瓜西红柿,好像能够勉强凑过一个菜肴的价钱吧?

方十一马上合拢上菜单,扯了一抹不自然的笑脸,“章小姐,我看我们就随意吃点就好,不必浪费。”

章台柳无非就是压坏了他少许的黄瓜跟西红柿,值不了几个银子。若是为了吃一顿饭,想必章台柳的花费最好也得上千块。

即使对方是老总,并不缺钱,可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何必铺张浪费呢。

“其实,你不必跟我客气什么的。说实在话,我只想请你吃顿饭,然后我们也成了朋友,至于不是陌生人。看来……”

“哟!这不是章总章小姐么?呵!今天怎么有如此雅兴在此吃饭了?”

蓦然出现的男子,有些突兀。

章台柳见到此人,面色微微一愣,她抿唇一笑,“原来是唐少啊?这么巧?你也在这里吃饭么?”

男子面色忽然变得有些严肃,他目光盯着章台柳,显然是有些生气,“台柳,你能告诉我,我每次约你吃饭,你为何总是推脱说忙,没有时间呢?可是人在怎么忙,也得抽空吃个饭不是?呵!我现在才明白,不是你忙,而是你身边有小白脸赔着,一起风花雪月呢。”

“唐国云,我请你说话的时候放尊重一些。我跟你不是很熟悉,而且我跟谁交往,那是我的个人自由,请问跟你有什么关系吗?”章台柳面色一沉而下。

那叫唐国云的男子,他并没有把章台柳的话放在心上,他将目光落在了方十一脸上,瞅看了两眼后,他忽而一声冷哼:“嘿!不能说,台柳你的口味还真不是一般的重口味。这就是你要找的男人么?好像跟小白脸还差距着很远呢。我怎么好像嗅觉到了一股浓烈的土地味道啊?哎,他该不会是农民工吧?穿着打扮这么孤寒。啧啧,真的是……啊……你干什么?”

谁也想不到,正当唐国云一边对着方十一嘲讽奚落,方十一瞬间端起了桌子上的凉白开,一扣手就对着唐国云泼洒了过去。

惹得唐国云一边跳开,一边叫骂,夹着几许狼狈不堪,“你个混账小子,你居然敢拿开水泼我?麻辣隔壁的,你知道我是谁吗?说出我的身份来,你个狗日的连给我体鞋子都不配。”

“呵!狗还需要穿鞋子吗?我还真没有见识过,请问你们见过有给狗穿鞋子的吗?那不是多此一举?可笑。”

方十一手中持着水杯,上下一覆翻,稳固的扣在了桌子上。

“什么?你居然敢骂我是狗?我去你妈的……”

唐国云想必真的是气急攻心了,怒不可及的他一拳头对着方十一轮了过去。

方十一咧嘴一笑,露出了一抹轻蔑神色,探手一扣上了唐国云的手腕,将他的人顺势往前一带,紧接着,只能听到一声“砰”的撞击声。

只见唐国云无比狼狈被摔在了地板上,看他一副咧嘴扯牙的仰八叉,的确是有些可怜了。

嗷……

身为江城第一首富家的公子哥,不能不说,有史以来,此举可是唐国云受到最严重的羞辱了。他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给摔在地上,而且是没有一丝反抗的能力。

深深的耻辱。

挣扎了好一会儿,唐国云半是踉跄站了起来,他怒瞪着方十一,“你个狗杂的,你给我等着。你小子招惹了我,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麻痹的,你好好给我等着,你小子若是有种的话。”

威胁么?一个臭屁而已。方十一根本就没有把唐国云的话放在心上,“嘿!我可是个男人耶,我怎么会没种呢?莫非你是个太监?没种吗?”

“你……我艹你。”

早已经被方十一恼怒得气急败坏的唐国云,他失去了理智,并没有意识到方十一的厉害。径直冲了上去,想要把方十一给撕烂了去。

还来?真真是不自量力。

方十一也是不客气,他径直一脚踹出,对着一冲而来的唐国云,一脚狠狠对着他的小肚子踹下。

砰声倒地,人影连续翻滚了几圈后,姓唐那斯直接蜷缩在地上,一边痛苦呻吟着,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十一!不要在打了。他可是……”

章台柳万万想不到的是,请人吃个饭,怎么能够闹出这般事故来?而且方十一殴打的人,对方的身份可是不简单。

唐国云身为唐家少爷公子哥,尤其是他老子唐青山,可是江城的第一首富。不管是财务,还是势力,唐家人在江城中,绝对是属于上流身份。

方十一一顿对唐国云的抽打下来,这不是好比引发了一枚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将他轰炸得血肉模糊么?

15

唐国云被方十一一顿胖揍的惨被模样,章台柳心中却是有些担心了。毕竟唐国云的身可是不简单,尤其是像他这般富豪级别的家庭,更加是不简单了。

“云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男子的出现,很突兀。此男子见着板寸头,一身中山装,为人看起来很严肃。

方十一故而猜测,莫非此人是唐国云的贴身保镖么?

据说,一般有钱人,身边总会跟随着几个狗腿子,形同古代社会的大少爷一样,狗奴才样样不会缺少,这是一种身份象征。

男子一把搀扶蜷缩在地上的唐国云,他目光无比犀利落在了方十一脸上,“云少,是不是那人打了你?”

“昆布,你来了?嘿!好得很。”唐国云阴沉冷笑,“就是那混账小子把我打成这番模样的。昆布,你得好好给我去教训那小子,一定要把他揍个半死,留下半条命就好。”

“唐少,我看这事情可能有些误会,不如我们……”

“误会?哼!”唐国云一抹犀利目光对着欲要解释的章台柳,“嘿嘿!章总,你身边这小白脸果真是有些能耐啊!连我也敢打?麻痹的!也不问问我唐国云在江城中是什么身份,可不是随随便便的阿猫阿狗都能够欺侮的。昆布,去,赶紧去把那狗日的给我修理了。”

嗖!

风声一动。

只见一道人影,形同一鬼魅急速,朝着方十一一抓而上。

不会吧?此人竟然是地玄气劲高手?方十一面色愣了一下。正当昆布一挑抓上他肩膀时,方十一忽而身子一矮下,巧妙避开了昆布的袭击。

昆布面色随之一愣,心下大惊。想他刚才那一抓,倘若是一般的普通人,他们的下场只能束手就擒,根本没有那个能力躲避。

可在看看方十一,他居然能够瞬间巧妙避开了去。而且看样子,一点也不费力气。这般说来,此人也是个练家子了?

“原来你小子懂武?”昆布眸子一闪,目光将方十一给锁住,上下打量着。

方十一也不矫情,双手一探开,如实说:“嗯!懂得那么一点点,不多。但,可以让我自保了。”

自从意外继承了鬼谷子的一脉绝技,每天只要有空闲,方十一对“五禽戏”,炼气二层次的“枯木逢春”,“鬼门十三针”等的练习,他从不停歇。至于他的修为达到了何种层次,方十一并不晓得。

“嘿!有点意思。”

昆布上下将方十一打量了一番后,咧嘴一笑,“既是如此,那就看你小子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落下一句话,昆布身子一展,二度对着方十一展开了拳脚上的攻击。

好事不过三。

人家都欺负上门了,依照方十一的脾气,他是没有必要继续隐忍下去。人,都是有脾气的。何况还是一个血腥方钢的年轻人。

昆布呼啸一拳头罩上了方十一的门面,此拳头气劲雄厚。瞬间,方十一便能够感觉出来。

因此,当昆布一拳头呼啸打来,而这一次,方十一再也没有选择避开,覆手一翻,直接扣上了昆布的手腕。

电光火石之间,方十一跟昆布的过招,已经切上了五六个回合。

两人的拳脚打得飞快,肉眼几乎都看不清楚。

惹得章台柳吃惊连连,“哎,你们不要在打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说?非得闹个你死我活?”

可惜章台柳的话,瞬间就被淹没在激烈的拳脚之下,荡不起一丝波浪。

“哈哈……痛快!”

昆布一声暴喝,一记飞腿直径踹下了方十一的下盘。昆布的飞腿踹出,正中了方十一的下盘。下盘可是男人的致命之处。

只要一个稍微的躲闪不及,很有可能被击中了命根,零件报废了,成了太监。那么男人这辈子也就断子绝孙了。

方十一顷刻间就意识到了那股威胁的逼迫,他心中甚是恼怒。昆布这斯鸟人,出手果然够毒辣,手下一点都不留情。

居然如此,何须在给他面子?抽他丫的就是了。

方十一一探手,稳固一把抓上了昆布踹来的勾腿,然后以雷霆之势一掌拍在了昆布的小腹肚子下。

啪的一声脆响。

嗷!

昆布顿时面色大变,他身子往后一倒下,双手紧紧的捂住了肚子,面色惨变,目光死死盯着方十一,“你居然……好个狠毒的小子……哇……”

昆布一句话尚未说完,直接一口鲜红的血液喷了出来。空气中马上蔓延着一股无比浓烈的血腥味,叫人作呕。

“昆布?你……没事吧?”

唐国云彻底被震住了。昆布的身手,他在很早以前就见识过了,拳脚快如闪电。据说昆布的修为已经是地玄气劲了。

可是为什么?他昆布连一个小小的方十一也能耐不了?到了最后,居然惨败被修理。

昆布一张面色无比惨白,他挣扎站了起来,对着方十一问道:“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将我的丹田气劲之气给爆废了?”

方十一抹着鼻子,眉目高高扬起,“我就知道你会这么问。好吧,我就告诉你。居然你都说了跟我无冤无仇,那为何在刚才,你招招都是要取我的性命呢?之前,我已经说了,为了自保,我只能如此。因为我很年轻,有着大好的人生。所以我不想被你废了,为此,我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你……好手段。我告诉你小子,你会后悔这么做的。”昆布面色一片死灰,“小子,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方十一马上摇头,笑着说道:“很抱歉,我对你的身份一点也不感兴趣。居然我有这个能力将你的武技给废了,我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们都知道,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做了都做了,只要我问心无愧就好。”

“哼!好个问心无愧!小子,你的好日子很快就到头了。我会让你……”

“你们这里到底怎么回事?”

一个女人的到来,让双方的紧张气氛有了一丝缓解。

这女人,方十一可是认识的。便是上次他进城来购药,跟个小年轻发生了冲突,最后那个小年轻惨被方十一一顿暴揍后,给他们上了一次“政治课”的江南云。

“咦?怎么又是你?方十一?”

再度见到方十一,而且还是以相同的方式。江南云面色愣了一下,接着马上说道,“我刚才接到举报说,这里有人在打架斗殴。呵!方十一?怎么又是你?”

“呃……江警官,我们又见面了。”方十一抹着鼻子,灿灿一笑。

“哼!你还好意思笑得出来?”江南云马上一记白眼撇了过去,“说说看,你们为何要打架?”

“我们可没有在打架,是他把我们给打了。”

唐国云心中无比气闷,他原本以为昆布能够将方十一一顿狠狠修理。哪里曾想到,反被修理的人竟然是他们,简直日了狗。

“哟!这场面还这是壮观啊!江城第一首富,江城第一纨绔大少唐家大少?哦!江城的美女企业家章总也在啊?呵呵,我该不会是走错了场地吧?”

江南云的一番自嘲,让章台柳面子有些挂不住了,她有心帮着方十一说话,“那个……江警官,真是不好意思了。我想这是一场误会,他们只是……”

“章总,真的是很抱歉了。你看看这场地闹得这般混乱,这可是银都酒店啊,可不是你们家吧?都不好意思,肇事人都得跟我回警察局一趟,把这发生的事情陈述清楚之后,谁是谁非,我自然不会为难你们大家的。”

“什么?你要把我们都给羁押回警局?”

一听这话,唐国云马上心中不爽了,他一声冷笑:“哼!江南云,我知道你只是个小小的副支队长。我可没有犯法,请问你有什么资格要将我给羁押?”

“不凭什么!就凭我身上穿着的这一套公安制服。所以,各位,抱歉了,只能耽误你们一点时间了。如果你们当中有谁不愿意合作的,很好,我也不会为难你们。但,我可得把丑话说在前头,恣意闹事,等于是破坏公安安全。我想你们都是读过书的人,也懂得什么是法律。好了,我话就说这么多,有请各位跟我走一趟吧。”

“你……混账!”唐国云一脸气急败坏。

“唐少,我们还是跟她回一趟警局吧。”

昆布倒是看得很开。只是他的心,已经颓废了。刚刚被方十一爆了他的丹田,从此以后,他跟一般的普通人没啥区别,形同是个废人。

“十一,我们走吧。真是很抱歉,原本想请你吃饭的,谁能想到,居然会闹出这样的事端来。”章台柳一声叹息。

“章姐,这话说得严重了。这事情是他们挑起来的,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等下回到警局,你什么都不要说,我自然会把所有责任都揽过来。”方十一话说得很轻松。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啥大不了的。

“哼!我看你们两人还是挺般配的嘛。”

江南云一挑眉目,发现方十一跟章台柳两人正低低的说着话,像是一对亲密的情侣一样,忽而让江南云心中有些不舒服,“都赶紧走吧,我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这女人的置气,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瞧着江南云的黑脸,方十一跟章台柳只能面面相觑,竟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本文《神级大村医》,如需阅读更多,请进入本头条号主页后,点击底部“小说全文”(PS:点击页面顶部头像即可进入主页)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