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

  苏伶婉紧蹙着黛眉,在一阵撕裂的疼痛中醒来。

  昏暗的光线下,她视线所及,是一张如雕塑般,坚毅却也惊为天人的脸庞!

  这个男人,当真俊美绝伦!

  便是眼下光线昏暗,苏伶婉却仍觉一阵惊艳!

  换做旁时,见到如此极品,苏伶婉一定会欢呼尖叫一声,再曲起尾指放在嘴里吹上一个口哨!

  但是现在……

  那身下撕裂的痛楚和男人那阴鸷的表情,还有他那始终重复的动作,让她蓦地尖叫了一声,然后想也不想,直接条件反射的手握成拳,用尽了吃奶的力气,狠狠照着男人的眼窝打了过去!

  一击必中!

  谁能想到原本昏死的人,会忽然出手打人?

  原本正沉浸在怒气和欲望之中的男人,忽然被死鱼一样的女人,狠狠的打了一拳,震惊与疼痛双重夹击之下,他身下的动作猛地滞了滞!

  就在他一滞之间,苏伶婉火速伸出双手,想要将他从自己身上推离,却不想他坚实的身子如铁塔一般,纹丝未动。

  不止如此!

  只下一刻,他眉宇紧皱而起,整个人都如同猛兽一般,攫住苏伶婉的双腕,将她的双手用力压制在两侧,继续着他的掠夺!

  “该死!”

  苏伶婉咬牙切齿的低咒一声,用力扭动着自己的身子,可是女人的力气,跟男人的力气,根本就没办法相提并论!

  不管她如何激烈地反抗,却逃不出男人的禁锢与压制。

  她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忽然被眼前这个冷酷邪魅的男人,压在了身下?!

  心中的疑问,一个接着一个!

  男人的动作,也开始越来越大!

  真他妈的疼啊!

  苏伶婉如钻板上的鱼肉,眉心拧起了疙瘩,紧咬着牙关,看着男人那双充满了色欲和盛怒的双眸,疼得她眼泪直流,差点儿昏厥过去。

  男人将她压在身下攻城略地,毫无怜惜,粗暴地索取,粗重的喘息声,充斥在床第之间!

  妈的!

  剧痛之下,苏伶婉觉得,自己似是被车碾过一般,痛的撕心裂肺,她挣脱不掉,只能死死地咬着唇。

  “女人!”

  忽然,男人俯下身来,啃咬住苏伶婉的脖子,语带喘息,声音却格外清越冷冽:“敢对朕动手的,你是第一个!”

  “嘶——”

  苏伶婉被他啃的脖子疼,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闻声,男人哂然一笑,轻而易举的将她翻过身来!

  “该死的,混蛋!”

  苏伶婉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被死死压住,不由咬牙切齿,道:“老娘要把你碎尸万段!啊——”

  她的叫骂,没能阻止男人的掠夺,反而激起了男人征服的欲望……

  也不知,过了多久。

  久到,苏伶婉几次差点儿被折腾到昏厥过去。

  久到,她全身像被车轮碾过,如散了架一般,久到,她下面疼的龇牙咧嘴,以为自己就快死了,身上的男人,才放过了她!

  不过,得到满足后的男人,给她的并不是温言软语,而是意兴阑珊的的冷哼了一声,直接扣住她的皓腕,将她从榻上带起狠狠甩到了地上,然后语气冰冷无情的唤了声:“来人!掌灯!”

  随着他一语落地,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传来。

  灯光,随声而至。

  直到此时,衣衫不整,被摔了个嘴啃泥的苏伶婉,才撑着疼痛的身子坐起身来。

  每动一下身上都疼到龇牙咧嘴的她,看着那一地支离破碎的衣裙,随即紧蹙着黛眉,开始努力分辨着此刻自己身处的环境!

  这里,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宫殿。

  雍容,奢华。

  刚才她才躺过的那张床榻上绣有龙纹,一袭明黄之色,不止如此,即便是那榻前的帷幔都是明黄色的……还有她的身上,竟然穿着一身被撕到破碎的,大红色绣着凤凰图案的古色衣裙!

  这……是什么情况?

  苏伶婉瞪大了眼睛,震惊的视线,从自己身上,再到那躬着身子上前,然后看了那个顶着一只熊猫眼的极品男人之后,连忙惊呼一声,跪在他面前的那些个或是穿着太监服或是穿着宫女衣裳,高呼着皇上息怒的太监宫女们,一时间张大了嘴巴,脑袋里都是浆糊!

  皇上?!

  这是……在拍古装电视剧吗?

  可是她不是演员,而且刚才那些可都是来真的……

  脑海中,浮现出刚才那香艳无比的一幕幕,想到自己保存多年的清白就这么没了不说,还被人丢下了床,苏伶婉心下那个怒火啊,噌噌的直往上蹿!

  就在她忍痛直起身来,想要为自己讨回公道的时候,那被她揍出一只熊猫眼的俊美男人,却在着了里衣之后,忽然踹开了跪在身前了太监,然后眸锋一扫,继而冷哼一声,气势汹汹的朝着她大步走来!

  见此情形,苏伶婉心头一紧,随即紧咬了牙关,可谓双目欲眦!

  心想着这个强~奸犯,真是够胆儿,她这个受害者还没怎么地呢,他倒先怒不可遏的!

  她把心一横,刚要忍着身上的疼痛,爬起来给他好看,却不期早前被男人踹开的太监,忽地扑身向前,抱住了男人的一条大腿,颤声着嗓音喊道:“皇上,您息怒啊!今儿是您的大婚之夜,纵然皇后娘娘有再大的错,她也是您今日才迎进宫门,祭拜过天地的皇后娘娘啊……”

  惊闻太监此言,苏伶婉心里咯噔一声脆响!

  以至于,她正要爬起的动作微微一滞,紧接着便因下身的疼痛,直接跪坐在了地上!

  如此看来,好像是要跪地求饶一般!

  不过,她现在可顾不得这些。

  现在,她只能怔怔的,望着那个眸光如刀,刀刀射向他的男人,脑海中则不停回响着那个太监刚才的话!

  他是皇上!

  而她,是皇后娘娘!

  且,今日他们两人才刚举行了大婚,祭拜过天地!

  这……这……是什么鬼?

  心,忽然之间,高高提起。

  苏伶婉视线仓惶的,左右看了看。

  但见这座宫殿之中,没有一丝现代的痕迹。

  她那颗本就跳的不甚安稳的心,猛地一顿,然后又于瞬间咚咚狂跳起来!

  擦!

  她不会是穿越了吧?!

  虽然不愿意相信,但是苏伶婉知道,她是真的穿越了。

  因为,那个刚才被皇上踹开的太监,不小心磕在了桌脚上,额头上不停的在流着血!

  那血,殷红鲜艳,是那么的刺目,那么的真实。

  真实到,即便现在她所身处的宫殿里,十分的暖和,她却觉得有凉意袭来,浑身瑟瑟发抖。

  糊里糊涂的失了身,也就罢了!

  可是……谁能告诉她,她现在这到底是在哪里啊!

  苍天!

  大地啊!

  别这么玩儿她好不好?

  她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干嘛这么玩儿她啊!

  她想要回家啊!

  “难得!你还知道怕!”

  对面,那气势汹汹的男人,在看到苏伶婉浑身瑟瑟发抖的样子时,忽地薄唇一勾,冷冷的嗤笑了一声:“女人,你现在才觉得怕,不觉得太晚了些吗?”

  “……”

  苏伶婉原本,只是觉得浑身疼的厉害,现在忽然之间,却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直接抖着身子,趴在了地上!

  她现在,好想昏死过去!

  死过去了,是不是就能回到自己的世界了?

  “哼!”

  见她如此模样,那男人……哦不,是皇上大人轻哼了一声,然后拂开了抱着自己一条腿的太监,缓缓来到苏伶婉面前,在她身前蹲下身来,然后伸手勾起了她小巧的下巴!

  若是方才,这个男人敢这么勾起苏伶婉的下巴,她第一定会毫不客气的啐他一脸唾沫星子!

  但是现在,她不敢!

  不要怪她贪生怕死!

  她现在,还没搞清楚,眼前到底是什么状况,即便是要死,也得弄明白了一切再去死,而不是糊里糊涂的死翘翘!

  所以,此时此刻,被这个刚才被侵犯自己,还被自己打成熊猫眼的男人勾着下巴,她能做的,便只有弯了弯嘴角!

  天地可鉴,她是想要对人家笑一笑的。

  可是这强颜欢笑,简直比哭还要难看几分!

  而彼时,勾着苏伶婉下巴的萧玄宸,第一次仔细打量着她。

  他本就是个极其挑剔之人!

  但是,在他看来,眼前的女人,五官精致明丽,眉眼如画一般,长的是真美。

  他从来喜欢明眸皓齿的女子,眼前的女子,便是如此,但是她却有着一双顾盼流转的眼睛!

  一个女子的妩媚、可爱、纯真,往往就是从眼睛里表现的。

  他十分清楚的记得,这个女人,不久前在揍他的时候,那双漂亮的眸子里,满是光火,亮的惊人!

  可是现在,她的眼底,却满是楚楚可怜,乞求和讨好……

  莫不是,方才他眼花了?

  “皇上……”

  眼看着萧玄宸看着苏伶婉不作声,方才拦着他的太监元宝,顾不得自己额头上仍旧在流着血,小心翼翼的劝道:“太皇太后她老人家,方才还差了秋叶姑姑过来问呢……”

  闻听元宝此言,萧玄宸面色沉下,不禁冷冷一笑:“你方才也说了,今日是朕的大婚之日,而她是朕的皇后……你不必拿太皇太后来压朕,朕不会要她的命!”

  元宝听他这么说,十分识趣儿,立即噤声!

  而苏伶婉则在知道自己性命无忧之后,暗暗在心里松了口气!

  要知道,万恶的旧社会,生杀大权,全在圣意!

  虽然,刚才他确实该打!

  但是,他是皇上!

  打了皇上,那可是死罪!

  此刻,她为能够保住自己这条小命儿,而庆幸不已,也暗自在心里,记下了元宝的救命之恩!

  “苏伶婉,已故太师苏瑞的嫡女,自小伶俐温婉,因此而得名……”就在苏伶婉暗暗记下元宝救命之恩的之后,萧玄宸充满磁性的低沉嗓音徐徐传来,引的苏伶婉的心忍不住滞了滞!

  还好!

  她虽然穿越了,多了个已经死了的太师老爹,不过这名字却还跟以前一模一样

  “哼!”

  感觉到苏伶婉的僵滞,萧玄宸冷冷的哼了一声后,嗤笑着说道:“朕实在好奇,以苏太师的学识,如何能教养出一个在大婚之日逃婚,且胆敢对朕动手的皇后?”

  纳尼?

  逃婚?!

  惊闻萧玄宸所言,刚刚才暗自庆幸了一番的苏伶婉,忽地瞳眸一瞪,心理建设瞬间垮塌殆尽!

  本来,穿越到帝后大婚之夜的她就已经够悲催了,现在怎么又多了一条逃婚的罪名?

  她因为才刚刚穿越,并不知清楚早前原主身上发生了什么,虽然说有道是不知者不罪,不过即便她不知道,这个逃婚的黑锅,她却还是甩都甩不掉的!

  眼下的她,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她总不能跟人家皇帝陛下说……陛下啊!你眼前的皇后,已经换了芯子!

  见苏伶婉眼神游离,半晌不语,萧玄宸的眸色,瞬间更冷了几分:“自古以来,夫者为天,朕是皇上,是天子……到底有什么配不上你苏大小姐的?”

  “皇上……”

  苏伶婉觉得,自己再不做些什么,下巴就要被眼前这个男人给捏碎了!

  可是现在,她能做些什么呢?

  口中低低嘤咛着低唤了一声,那声音犹如天籁一般,出乎苏伶婉意料的好听!

  但是现在,她可顾不得在意自己的声音如何了!

  心思电转之际,她正对上萧玄宸那如玄冰一般冰冷无情的眸子,随即眉头一皱,双眼微微开阖,而后整个人瘫软在地!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她现在,逃不掉,走不了,只能退而求其次,来个假装昏倒了……

  萧玄宸没有想到,苏伶婉会忽然昏死过去。

  一愣之下,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今日逃婚过后,又打了他的小女人,已然瘫软在地!

  回过神来,他眉宇直立,不由轻唤了一声:“元宝!”

  “奴才在!”

  元宝闻声,忙不迭的上前,跪落在苏伶婉身侧。

  伸手探了探苏伶婉的鼻息之后,他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却是紧皱着眉头,转身对萧玄宸禀道:“启禀皇上,皇后娘娘……她昏死过去了!”

  “昏的还真是时候!”

  萧玄宸眼神冰冷的瞥了装昏的苏伶婉一眼,然后哂然冷道:“传朕旨意,皇后娘娘因身体孱弱,大婚之夜昏死在了龙榻上,朕实在心疼,自明日起开始搬入景阳宫休养,期间不用管理宫中事物,也不用行宫中之礼!”

  躺在地上装死的苏伶婉,听到萧玄宸的旨意,不由暗暗松了口气,但她身边的元宝心里却是咯噔一下,脸色变了几个来回。

  景阳宫!

  那可是东西六宫中最偏僻的宫殿,毗邻冷宫,且跟冷宫有得一拼!这皇后娘娘今日才刚大婚就要搬过去,这是明摆着被打入冷宫了吗?!

  半晌儿,不见元宝有所动作,萧玄宸不禁危险眯眸:“元宝?你还愣着干什么?”

  “呃?!”

  元宝心头一阵,连忙回过神来,朝着萧玄宸看了一眼,却在触及他青紫的左眼圈时,面色一变,连忙埋首应道:“奴才领旨!”

  虽然,早前太皇太后曾经传旨,苏老太师曾对她老人家有恩,让他多加看顾这位新鲜出炉的皇后娘娘。

  但是,今儿这皇后娘娘先是逃婚,后又对皇上动手……这简直是捅破了天了!

  以皇上的脾气,若非看在太皇太后的份儿上,只怕早就废了她,要了她的小命儿了。

  他元宝实在人微言轻,不敢保,也保不下她啊!

  “哼!”

  萧玄宸见元宝看向苏伶婉,不禁蓦地睁眼:“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差人把她给朕丢到景阳宫去?”

  “是!”

  元宝心头一颤,直觉头上的伤口,更疼了几分,再不敢耽搁,连忙爬起来,唤了几名手下进来,给苏伶婉裹了锦被,扛出了承乾宫。

  刚刚被破了处的苏伶婉,觉得自己浑身都疼!

  但是比起身上的疼痛,她的脑袋更疼!

  她绞尽脑汁,苦思冥想,却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无缘无故的穿越到了这里!

  如此,在头疼和身体上的疼痛夹击下,再被裹在锦被之中,一颠一颠的,原本在装昏的她直觉大脑缺氧,渐渐的模糊了意识。

  苏伶婉再次转醒的时候,已然是翌日黄昏日暮时。

  怔怔的凝视着古色生香的雕花床顶垂吊的青色棉帐,她的思绪,渐渐回笼,忆起自己昏睡前发生的那一幕幕,她顿觉浑身如散架一般,疼的厉害,忍不住哀嚎了一声!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她想要回家!

  “皇后娘娘,您终于醒了!”

  听到她的哀嚎声,帷帐外忽然传来一道惊喜的声音。

  紧接着,帷帐被从外面掀起,一张清秀的面庞,出现在苏伶婉的视线之中!

  那是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做宫女打扮!

  见苏伶婉紧皱着黛眉,怔怔的看着自己,她红唇一抿,瞬间便红了眼眶:“皇后娘娘,您可吓死了奴婢了!”

  “呃……”

  看着眼前红了眼眶,泫之若泣的小宫女,苏伶婉微微咂了咂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她穿越了,占用了人家皇后娘娘的身子。

  悲催的是,没得到人家皇后娘娘的记忆!

  思绪飞转之间,她脑海之中灵光一闪,然后忍着疼蜷缩起腿来,一脸胆怯的看着那小宫女:“你……你是谁?”

  刚才,她见识过了冷酷无情的皇上大人,这会儿被吓傻了,忘了以前的事情,应该不足为奇吧?

  见苏伶婉如此反应,小宫女神情一怔:“皇后娘娘!您不认识奴婢了吗?奴婢是小荷啊!”说着话,她便要凑上起来,却惹得苏伶婉脸色一变,再次往里面缩了缩。

  见状,小荷那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开始噼里啪啦的往下掉:“皇后娘娘,您别吓奴婢啊!”

  “我……我不认识你!”

  这句话,苏伶婉说的绝对是真话,只见她左右看了看,似是被吓到小鹿一般,满是惊惶的问道:“这里哪里?我……我又是谁?”

  “皇后娘娘!”

  小荷乍听苏伶婉说,不认识她的时候,脸色已经变的惨白一片了,这会儿听她问这是哪里,还不知她自己是谁,顿时一颗心沉到了谷底,“您……您别害怕,您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奴婢这就去请太医!”

  语落,小荷快步转身便出了景阳宫的寝殿。

  苏伶婉翘首张望了一眼,见小荷已经没了影子,不禁暗暗笑了下。

  微动了下身子,她刚想躺回榻上,却因身上的疼痛,忍不住轻嘶了一声,然后开始在心里骂娘!

  她糊里糊涂的穿越到了这里,还穿成了因为逃婚而惹怒皇上的皇后娘娘,直接被皇上给那啥了……这运气,也是够背的!

  不过,她现在不知道怎么才能回去,只能既来之则安之,先走一步看一步,多多从小荷嘴里套些话,先搞清了状况才说!

  打定了主意,她长长吁了口气,慢悠悠的躺回了榻上!

  时候不长,小荷带着太医进了门!

  在仔细为苏伶婉诊治过后,太医给出诊断结果:“皇后娘娘因受到巨大刺激,神思失调,失去了记忆!”

  不久,这个消息传遍了六宫。

  窗外,淅淅沥沥下起了雨。

  御书房中,正在批阅奏折的萧玄宸听闻此消息,握着朱笔的手,微微顿了顿,却是薄唇邪肆一勾,冷冷声道:“她倒是聪明!”

  失忆了,便可以将逃婚和打他的罪名一笔勾销?

  想到她在自己身下,先前紧蹙黛眉,努力隐忍,后来却忽然出手,打了他个措手不及的一幕,他顿觉自己的左眼窝,疼的厉害!

  随即,眸光微冷,幽幽嗤笑了一声!

  想的倒是美!

  十分随意的,将手里的朱笔丢在一边,他伸手轻揉了揉自己的左眼窝,凤眸危险眯起:“你刚刚说,皇后因受到巨大刺激,所以失去了记忆?”

  “是!”

  元宝莫名所以的看着自家主子,用力点了点头。

  刚才,他已经禀报的很清楚了!

  “既是如此……”

  萧玄宸垂眸,从龙椅上站起身来,然后适当的舒展了下双臂,微沉了眸子,绕过桌案快步向外走去:“朕应该去探望一番才是!”

  元宝愣了一愣,反应过来的时候,萧玄宸已经出了御书房,“皇上,您等等奴才!”

  景阳宫,虽然毗邻冷宫,却并非冷宫。

  加之苏伶婉说到底还是大周朝新晋的皇后娘娘,伺候她的太监和宫人,该有的那也还是有的。

  原本,苏伶婉在小荷安抚下,刚刚坐在了膳桌前,准备用晚膳,却不想她这才刚刚拿起筷子,门外便响起了元宝的唱报之声:“皇上驾到——”

  元宝的一声皇上驾到,惊得苏伶婉瞬间瞪大了眸子,也吓的小荷啪嗒一声,掉了手里的筷子!

  声落之时,门外响起一串轻缓的脚步声。

  膳桌前的苏伶婉,就像是受惊的兔子一般,噌的一下站起身来,然后跟小荷一起上前几步,朝着殿门处福下身来,柔柔出声:“臣妾……参见皇上!”

  殿外,还在落着雨。

  萧玄宸的身上,也带着雨水的湿意。

  今日的他,一袭明白色云锦常服,玉冠束发,从一侧望过去干净利落,风光霁月!

  一路,自门口而入,在苏伶婉身前停下脚步,他微凉的视线,扫过膳桌上的晚膳,微皱了下眉宇,“朕来的还真是时候,竟赶上皇后的晚膳了!”

  “是!”

  苏伶婉应声的时候,仍旧保持着福身的动作,她昨夜才刚破了身子,如今维持福身的姿势,难免有些吃力,虽然她极力隐忍着,却还是忍不住轻晃了下身子。

  见她如此柔弱,萧玄宸眸色一凛,却并没有让她起身,而是缓缓倾身,逼视着灯光下,她越发柔美的容颜:“正好朕也还没用晚膳,皇后不介意,服侍朕用膳吧!”

  萧玄宸所言,是让苏伶婉,服侍他用膳,而不是跟他一起用膳!

  这,着实让苏伶婉咬牙切齿!

  但是,看着眼前,顶着一只熊猫眼的皇上大人,她就算咬碎了满嘴的银牙,到最后还是从齿缝里,挤出了三个字:“不介意……”

  谁让,人家是皇上呢!

  这万恶的封建社会!

  接下来,元宝试了毒,萧玄宸竟真的老神在在的让苏伶婉俯视着他用起晚膳来。

  可怜见的,浑身酸疼的苏伶婉自己都还饿着肚子呢!

  一顿晚膳,萧玄宸用的慢条斯理,十分惬意,苏伶婉被指挥的怨念丛生,恨不得去打他的脸!

  但是,她也就想想而已,实在不敢!

  也不知过了多久,皇上大人终于进食的差不多了,这才十分大度的斜睇了苏伶婉一眼:“皇后也饿了吧?赶紧用膳吧!”

  苏伶婉知道,他是故意的。

  他们……明明可以一起用膳的!

  不过,便是知道,她却是敢怒而不敢言,只等赶紧谢了恩,乖乖坐下来,礼仪得宜的夹了菜,送到了自己嘴巴里!

  正在此时,萧玄宸忽然幽声问道:“朕听说,你失忆了?”

  “咳咳……”

  因萧玄宸忽然的问题,苏伶婉华丽丽的被自己刚送进嘴巴里的菜给呛到了!

  萧玄宸蹙眉,眸色幽幽地伸出手来,骨节分明的大手,十分用力地,一下下的,拍打着苏伶婉单薄的背脊,看似在替她顺着气儿,“皇后,你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苏伶婉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给眼前这个可恶的男人给拍碎了!

  面色青白的站起身来,也籍此躲过了萧玄宸的如来神掌,她怯怯的凝望了他一眼,便再次低垂了眸华,诚惶诚恐的朝着他福下身来:“皇上明鉴,太医说臣妾是受了巨大刺激,神思失调,如此才会暂时……失去记忆!”

  “哦……”

  听苏伶婉这么说,萧玄宸不由长长的,带着几分了然的轻哦了一声,不过很快他便眸色一身,扶着苏伶婉单薄的肩膀,强迫她凑上前来,然后在她耳边,充满禁欲与诱惑的,醇醇出声:“是不是……朕昨夜实在太过狂野,吓到了皇后?”

  萧玄宸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苏伶婉被他那温热的呼吸缓缓吹拂的耳畔,直觉酥酥麻麻!

  这男人,真他么……不要脸!

  暗暗的,在心里骂了一声,苏伶婉猛地抬起头来,不期望进他那幽深如海的双眸之中!

  他的眼睛,此刻如黑曜石一般,荧光闪闪,熠熠生辉,且还倒映着她脸颊似火的娇俏模样!

  这男人的眼神,实在太有侵略性!

  意识到这一点,苏伶婉作势便要摆脱他扣住自己肩膀的大手,却不期他薄唇倏地一扬,将然长臂一伸,轻而易举的将她抱在了怀里,声若地狱阎罗一般:“也许,再来一次,好好刺激刺激,皇后就会想起以前的事情,也不一定!”

  闻言,苏伶婉脸色骤变!

  “皇……皇上……”眼看着萧玄宸直接抱住她,开始上下其手,她不由颤抖着嗓音喊了一声,然后以极快的速度说道:“臣妾还没用晚膳呢!”

  “呵呵……”

  萧玄宸呵呵一笑,邪魅睨视着她:“朕觉得等你恢复了记忆,再来用膳,滋味会更美妙!”

  语落,他大手攫住她的下颔,直接俯首,狠狠吻住苏伶婉的红唇,并惩罚性的,啃咬着她的唇角。

  见此情形,元宝不着痕迹的,拿手里的拂尘,捅了下怔愣在旁的小荷。

  小荷回过神来,看了元宝一眼,直接被元宝拉了出去。

  如此,膳厅之中,便只剩下了萧玄宸和苏伶婉两人。

  苏伶婉反应过来,挣扎着想要脱开萧玄宸的吻,奈何他实在太过霸道,无论她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耳边,哗啦一声脆响。

  膳桌上的碗碟菜肴,悉数被挥落在地!

  被萧玄宸吻到七荤八素,小脸儿绯红的苏伶婉,被他毫不怜惜的抱起,直接压在了膳桌之上……

  此刻,饿到前胸贴后背,且还被男人压在膳桌上的苏伶婉好想咬人有没有?

  可是,想到咬人之后,可能面临的后果,浑身紧绷的她直接认怂了!

  尼玛,反正上一次是上,再上一次,又能怎么样?

  萧玄宸感觉到苏伶婉骤然紧绷的娇躯,抵在她的双腿之间,居高临下的凝望了她片刻,然后不无嘲讽的问道:“皇后觉得,这样刺激不刺激?”

  刺激你个大头鬼!

  心中,狠狠如是啐了一声!

  苏伶婉双眸半眯,眸华流转之间,竟尽是风情无限:“妾身……还求皇上怜惜……”

  此刻,凝着苏伶婉眸光流转的俏丽明眸,萧玄宸眼前所浮现的,却是昨夜她奋起痛打自己一拳时,那亮到耀眼的眸光!

  心道,他倒要看看,这个小狐狸,能装到什么时候,他薄而优雅的唇角,勾起嗜血的冷意,再次吻住她的同时,直接大手一挥,扯开了她身上的襦裙……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点击“阅读原文”开启精彩序章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教子手册